吃吃我的奶尖儿-按着高耸的肚子

竟用这种法子叫她去?她若是答应了,就才奇了怪了!

苏婉婉轻轻瞥了一眼,轻讽出声,“你们泰安酒楼的手段当真是龌龊,怪不得现在酒楼已经凉快得很,一个客人都见不着。”

说罢,苏婉婉将手移过去,手中的针轻轻一弹,抵在腰间的匕首便顷刻间断裂。

“你用的什么妖术!”那掌柜惊呆,瞪大了眼睛,拿着匕首的手指颤抖了起来。

“不是我用妖术,是你的匕首,太劣质了!也不用好一点儿的材料,坏了怨我做甚?”苏婉婉冷笑着当下便走,那掌柜不敢阻拦,一旁的店小二也手足无措着。

“姑娘且慢!”一个身穿白色绸缎下人模样的小哥儿下来了,手中拿着一个托盘,跑去苏婉婉前面,微笑着掀开托盘上的红布,笑道:“姑娘,我们家公子邀您详谈,您若去了,不论结果如何,这一百两银子便是您的了。”

这样的邀请方式……她喜欢!

苏婉婉点头,冷冷道:“带路。”

那掌柜在后边碎碎念道:“小小年纪如此爱钱!俗艳!”

“哦?”苏婉婉停下脚步,瞥了一眼,眼如刀子,掌柜赶紧捂住嘴巴不敢再说,却听苏婉婉讽笑道:“老成这样还敢动兵器,当真是不怕到阎王爷不要你。”

“你……”掌柜忍不住出声,那小哥儿瞪了一眼,掌柜只能闭嘴,也不敢再跟上。

苏婉婉和小哥儿去了三楼包厢,推开门便见一个带着半边镂空雕着莲花银面具的男子悠哉悠哉地靠在椅子上,手摇折扇,两边躺着的是两个浓妆艳抹、香肩半露的女子,真是好不风流快活!

见苏婉婉来了,那男子道:“滚。”

“公子……”那两个女子便站起来走了,临走时还瞪了苏婉婉一眼,仿佛苏婉婉是抢他们男人一样。

苏婉婉无耸肩,听到脚步渐远后在一旁坐了下来,直奔主题道:“不知公子要同我谈些什么?”

那公子坐正,轻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冷冷道:“泰安酒楼是我的,而你,抢了我们泰安酒楼的生意!你说,我能找你谈些什么?”

怎么?还不主动说,难道要让她慌张而后服软?她可不是那种服软的人!苏婉婉轻笑出声,“不好意思,既然你找我谈不了什么,便罢了,后会无期。”

说罢,苏婉婉站起来便走,那公子冷冷拍了一下桌子,道:“苏姑娘,你不给在下一个薄面么?”

苏婉婉缓缓回头,靠在墙上,不屑一笑,“你是谁?我们熟么?你凭什么要求我给你面子?”

“你说呢?我们不熟?”说罢,那公子将面具摘下,苏婉婉顿时惊呆,那副面孔和唐生长得一模一样!若不是同唐生有过几次交集,苏婉婉觉得自己可能不会看出来。

“苏姑娘,话可不是如此说的,给你赚钱的机会怎么还不要?“那公子站了起来,让一旁的小哥儿取出笔墨纸砚,道:“实不相瞒,绝色酒楼的幕后东家唐公子是我胞弟,而泰安酒楼是我的,你若是帮我将绝色酒楼打压下去,我便立即同你签下合约,给你一千两银子为酬,如何?”

这信息量真是大!他竟和唐生是胞弟,这酒楼背后的争夺怕是和家产有关。

苏婉婉托腮沉思,笑道:“一千两银子我还看不上,若是能给出一万两黄金的价格,我可能会答应。”

一万两黄金?这女人疯了!竟敢狮子大开口!那公子蹙眉,嘲讽一笑,拍了拍掌,门外立即冲出六个彪形大汉,“你以为我是跟你交谈?我只是命令你罢了。你若是不答应,不仅没有一千两银子,连命都没有!”

这是撕破脸皮了?苏婉婉冷笑,“唐公子,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罢了,你哪里看出我有那个本事能够带你们酒楼发达起来?”

她没有法子,他可不信!他早已将幕后的事调查得清清楚楚!苏婉婉不仅将绝色酒楼的利润提上来,还帮忙让唐生将玉生烟玉器铺子打响了名声。

那男子猛地抬手拍在桌上,门口的五个大汉立即冲过将苏婉婉团团围住,腰间的佩刀皆拔出半截,刀上寒光映射出苏婉婉清冷的背影。

那男子面露阴鸷之色,“敬酒不吃吃罚酒!”

怎么?要杀她?苏婉婉眸中寒光一闪,掏出空间中备好的银针要动手,突然门再次被破开,掌柜气喘吁吁冲进来,叫道:“公子!不好了!官府的人来查咱们酒楼了!”

“慌张做甚!”那男子示意了一眼,那五个彪形大汉便将刀插回去,而后带着一行人出去,倒是门口被顺便带上,而后传来上锁声,苏婉婉冷笑,听到声音渐行渐远,而后将窗户纸捅破,瞧向一楼大堂。

大堂下一群捕快,为首的乃是眼熟的白元酥,白元酥冷着脸指使一群捕快进入大堂和厨房检查,似乎在查卫生。

那掌柜冲下楼,拦住进厨房的人,“我们酒楼可没有不干净!官爷还是去别家罢!”

“可是方才有人告你们,称从你们的饭菜中吃出老鼠,你们不让查,便是坐实了这饭菜不实之罪。”白元酥说着,又示意人进去,掌柜不敢再拦,倒是那公子缓缓下楼,似有阻拦之意。

泰安酒楼想要她的命,她怎么能不送他们点大礼呢?

苏婉婉想了想,看向了桌上,拿走他们方才放着说赠予她的一百两银子放进空间,而后掏出一根铁丝在门口捣鼓一下,门前的锁便松了,苏婉婉踏出去,让空间中的几只小狐狸抓老鼠过来,而后四处找寻客人所在之处,而后实在觉得客人清冷,便四处放了老鼠。

老鼠刚从小狐狸手里逃出来,慌得很,立即四处乱跑,还有老鼠从三楼窜着掉到了一楼,好巧不巧砸在酒楼小二的身上,那店小二尖叫起来,“啊!有老鼠!”

那公子的脸顿时黑了,瞪着小二,眼中出现杀意。

苏婉婉嫌事不大,正要使诈,忽然一个包厢内传出一个尖叫声,“啊!死人了!”

她放出的老鼠还能致死不成?

苏婉婉去包厢旁贴耳一听,听到一人道:“你装好点儿!赢了咱们去绝色酒楼找苏姑娘要银子!”

这事怎么还和她挂钩了?苏婉婉蹙眉,分外不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