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小说-老师求你快进来里面好难受

那团血雾甚是妖艳,呈浓稠的云朵状,在金光中上下腾挪,像是在躲避着什么,只是那‘人’字绽放的金芒犹如天网一样,密密麻麻,将之裹了一个风雨不透。

过了片刻,只听血雾中传来一声凄厉“我好恨啊,我不甘心,我要以巫妖之灵诅咒天地,乾坤破碎,天河倒逆,诅咒巫妖两族不死不休,烟消云散,我不会消亡,一定还会回来的”

语声落罢,只见那血雾骤然变大,黏糊的表面缓缓蠕动着。

“不好,这厮要破牢而出”苏聿见之大骇,本能般将身体挡在锦素身前,只听砰然一声,整个身体不自觉飘飞而出,顿时陷入了黑暗中。

锦素因苏聿挡去了冲击,只是跌倒在地,还来不及起身,只见那原本破裂的血雾,如是漫天的雨点汇聚成一道小溪,快似闪电,仅是眨眼之际,竟钻入了锦素的眉心,脑海中霎时昏沉欲裂,片刻便失去了知觉。

遥远的天空之上,白云悠悠一望无际,一位老者端坐于青牛脊背,屹立云端,深深地俯瞰着。

他抚着洁白的长髯叹息一声道“人道碑现,人族当出啊,女娲娘娘终是修的了圣人之位,至此逍遥了”

青牛旁一位青年恭而敬之,闻此感叹后不由发问道“那师傅您呢?”

老者点头而笑,望着变化莫测的云花,或卷或舒,甚为自在,嘴角喃喃“快了,快了,只是不知他们可曾寻到这一线之机,否则,恐怕终究难逃这浩劫啊”

青年抚摸着青牛,为之一震,不解道“师傅何故对那两位如此眷顾?不仅指点明路还牵挂如斯?”

老者感怀而叹“说到底他们俱是可怜之士,奈何却成为了大劫的关键,可怜,可叹啊”说完后骑着青牛径直而去了。

是谁?在轻声的呼唤,呢喃着细语如三月的柳絮划过眼眸,是谁?在如痴的期盼,漫长的记忆如陈酿的美酒醉在心头。

夙心湖地穴之内,已是一片静谧,神秘的黑袍早已烟消云散,只剩那湛清色的石碑,庄严而挺拔,石碑上徐徐渗透而出的光色,将整个空间都点亮了,陷入了一片微醺。

此刻,在石碑前凭空悬浮着两具身体,如是两尾轻柔的羽毛,一动不动,就那样横陈在空中,奇怪的是周围被乳黄色的光泽紧紧包裹着,像极了欲破茧而出的蛹壳,静静地等待着,等待衍生出飞翔的翅膀。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片刻,许是经年,那蛹壳啪啪作响,裂开了无数的缝隙,自然而然脱落在地上,就在此时,那两道身影缓缓落下,四目凝望,却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意味,是惊诧?是欢喜?是爱恋?是痴缠?

“苏哥哥,我们竟然还活着,是真的活着”原来这竟然是锦素和苏聿二人,此时的锦素喜极而泣般的呼唤着。

“是啊,奇怪的是身体内完好无损,那些精血竟然还在?难道是一场梦”苏聿观察锦素和自己的身体却也陷入了迷蒙中,似乎那黑袍从未出现过一样。

“莫管其他了,能活着总是好的,我记得是这石碑最后的一击才将黑袍制服,为何现在还是这普通模样”经过了失而复得逢凶化吉之后,锦素心情轻松了几分。

这样一说,苏聿也回想了起来,便几步走近石碑,平坦的碑面上除了泛着丝丝光华外,就只有那个‘人’字了,近前观来,这‘人’字虽然简了,竟透着伟岸,单单两笔已是顶天立地。

看到这里,苏聿抬起手指,顺着‘人’字的笔画,庄重地临摹了一次,笔指坚硬,犹如苍松俊柏,将将落罢,乍见那‘人’字骤然变亮,刺目三分,硬是把两人逼退了几步。

光照苍穹,下达九幽。

随着光华毕露,那‘人’字碑竟然平地旋转,直直挪移了一圈后方才停歇,原本伫立石碑的地方裸露在外,那是一方数尺的地下暗格。

苏聿二人移步观览,只见暗格中放置着一面素黄色的小旗,那旗帜面质华丽,云朵簇簇,星辰点点,隐隐然似有龙腾虎跃,声声起宛若风雷其鸣。

锦素双目顾盼,流波斐然,惊切道“好一个漂亮的旗子,看起来不似凡物啊”

苏聿手中暗力施展,瞬息间把旗子吸入手中,展开之际氤氲遍地,一派异香笼罩,他按捺惊诧道“这难道是先天至宝素色云界旗?”

锦素出自巫族,见明不广,地位浅薄,自是不识,只是见苏聿神色迥异,远没有了素日里一副岿然之态,不由问道“这旗子叫素色云界旗么?名字倒是中听,快说说这东西是何来历?”

苏聿一手细细摸过了旗面,昂扬道“传闻盘古开天辟地后,洪荒初诞,天地不稳,遂做五方旗以守四方,这五方旗妙用无边,威力莫测,包括东方青莲宝色旗,西方素色云界旗,南方离地陷光旗,北方玄元控水旗,还有一面中央戊己杏黄旗,这素色云界旗若论防守可谓第一,穿云逐月,乘风御雷,天地大可驰骋,只是为何出现在这里?”

锦素笑语颜颜道“这般看来,我们虽死里逃生,倒是值得了,苏哥哥以后有了这面旗子我也放心不少”

苏聿闻声脸色一怔,郑重道“不,这素色云界旗你须时刻留在身边,说实话,此番前来我们乃是得天之巧,洪荒大地浩劫并起,你巫术尚浅,而我又怕不能兼顾于你,所以,你要时时护好自己”说着便将素色云界旗塞进锦素手里。

锦素握着沉甸甸的旗子,心中五味陈杂,似有万般重力压在其上。一来是苏聿的关爱呵护润物无声,随心而来。二则自己只是巫族低贱之女,身份使然,往往如鲠在喉,此番又有黑袍的前车之鉴,如果真到那一步……

想到此处,锦素顿觉心如刀削,骨若研磨,握着旗子的玉手惶然一抖,险些跌落到地上。

苏聿何等聪慧,望表及里,观浅知深,锦素眼眸中的一抹死寂自然逃不过双眼,那是一种绝境求生却又无力逆转的心伤,那是明知天地不容却又不惜生死的决然。

他一步踏出,紧紧执着锦素双手,阵阵暖意自心底流淌而出,温暖着对方,言辞凿凿铮铮如铁道“务须多想,我们之事自有天定,这青天白日大道堂皇,自会留有一线生机,就像这次一般,只要坚持不懈不屈真心,就算天地再硬也会为我们软上三分,相信我”

苏聿眼如天空,眸若星辰,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总是能燃起希望,使之不知觉沉醉其中。

锦素稍稍定神,故作欢颜,强笑盈盈道“那就暂时收在我这里吧,也不知我们进来多少时日了,那些人还在不在这里”

见锦素收下,苏聿心中的不安放下了不少,随口答道“我们也该出去了,本想赴完夸父大哥之约后便寻个清净之地,放歌载酒,抚琴弄舟,不管这天大地大,谁兴谁亡,不曾想在这里耽搁了许久”

锦素怅怅舒了一口气道“是啊,但愿这一天快些到来,走吧”

两人执手相牵,仿佛是两只比翼之雁,双飞振翅不离不弃。

就在他们离去不久,那青色的石碑上绚丽的‘人’字竟然化作了一点点粉末,精光闪闪脱落而下,平滑无痕的碑面上赫然显现了几行密密麻麻的字体“天地之初,巫妖始出,遂争不怠,命数杳无。杀巫祭剑,邢台刮骨,天作难合,血溅祖巫。忘情花诅,三生石枯,人族当兴,生机有路。”

夙心湖上,烟雨蒙蒙,尽皆笼罩在一片灰色之中,如泣如诉缠绵哀怨。

岸边影踪晃动,接连不断地从湖中涌出,奇怪的是并没有相继离去,只是静立其边,像是等候着什么。

就在这时,湖中洞穴射出两道身影,踏波而出,男的一身素洁长衫,卓尔不群;女的紫衣俏丽,纤纤合度,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赞叹三分,好一对神仙眷侣,不是苏聿二人是谁?

就在二人即将离去之刻,一声暴喝遥空传来“站住,你们好大的胆子,没有我巫族的允许谁敢私自离去?”随即数十人围拢而来,正是早些时候出来的巫族。

苏聿眉毛一掀,冷笑涟涟道“就凭你们也配命令于本公子?哼,今日我不想动手,滚”

“咯咯咯,他们确实不配,不曾想在这里能遇到苏公子的真容,小妹真是三生有幸啊,不知苏公子何时再为商某弹上一曲呢”声若空谷黄鹂嘤嘤切切,正是妖族的商羊及其下属到了这里。

此刻的妖族是苏聿最不愿意碰到的,所以一出夙心湖他才迫不及待的离去,可惜啊,神算不如天算,就是被巫族阻挡了片刻,局面已然大变。

那巫族数十人脸色阴沉,望着苏聿不依不饶道“原来你是妖族的,那个女子呢?这么急切的离去,莫不是得了宝物要急着回去?”

苏聿冷哼一声,轻蔑之意不言而喻,却也懒得回答,只是在寻思着要离去。

商羊身姿轻摇倍现妩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要激怒对方,应声道“真是一群白痴,就算得了宝物也是我妖族之福,哪轮得到你们这些蛮夷多管闲事,至于那女子么?咯咯咯,越看越像是巫族之人,难不成是苏公子收的女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