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闺蜜老公一晚上搞我13次

距离过年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郑小檬白天忙着上班,晚上回家还忙着到实验楼啃书研究薄情给她的药丸,生活充实到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陆沐擎当然也是一样,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不是忙应酬就是忙公司的各种结算工作,每天总有堆积如山的签不完的文件等着他。

两人都很忙,忙到很少有交集,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能在一起,但有时候,陆沐擎从书房回来的时候,郑小檬已经累到睡着了,而第二天早晨,陆沐擎醒来,郑小檬已经先离开了。

这天,蔷薇苑的电话响了,是资历有些老的佣人许妈接到的,而打电话来的人正是陆沐擎的母亲费青书。

“老实告诉我,沐擎跟那个女人最近关系如何?”费青书开门见山。

许妈本是牡丹苑的佣人,对费青书唯命是从,她听出了夫人对郑小檬的讨厌,便说:“先生跟太太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两人基本不怎么说话,以前两人很早就回房了,在房间里腻腻歪歪的动静很大,最近先生却在书房工作到深夜才回房。”

“还有呢?”

“以前两人都是一起出门,先生先把太太送去医院自己才去公司,下午也是一起回家,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不仅没一起上班,就连下班也不一起回来了,每天都是太太先回来,也不等先生吃饭,自己吃完就跑去实验楼里,至少都要到夜里十点才出来。哎,本来还好好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变成了这样,两人跟陌生人差不多。”

听了许妈的话,费青书连话都没说就砸了电话,把一旁看报纸的陆珣吓得差点连报纸都给扔了。

“夫人,你这是做什么?大清早的谁又惹你了?”陆珣拿掉鼻梁上的老花镜。

“还能是谁惹了我!除了那个女人,谁能惹我!当初沐擎把她领回家的时候我就说不同意,你非得当什么狗屁的和事佬什么都不管,现在好了,你知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欺人都欺负到你儿子头上去了,你儿子还当宝一样天天护着她。”

“又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费青书气得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怎么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儿子又不跟我说,反正那个女人生的孩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家沐擎遇上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好了好了,不开心的事不要再提,那个女人是那个女人,小檬是小檬,小檬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们身体里都流着同样的血,有着相似的基因和长相,怎么可能没关系!不行,一想起来我就来气,我倒要去医院里看看她整天都在做些什么,顺便好好的问问她为什么要冷落我们家沐擎。”

说着,费青书就站起了身来,穿上鞋子拿了包就往外冲。

陆珣拗不过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陪着她一起出了门,叫上司机,风风火火的往帝都中心医院的急诊科赶去。

大哥将这姑娘救回来便安置在这间很久未住的房间里,筱儿也未来得细看。此时筱儿如此进距离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见她生得一双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高挺的鼻,精致的鹅蛋脸虽然苍白,却丝毫不影响整个美观。只是这美人的头发却十分奇特,居然是金黄色而且是卷曲的。筱儿虽身在山中,却也时常借阅隔壁一老伯当年留下的一些破书籍看,却从未看到书中有提过这样的人。

不过筱儿想想也就作罢,想必自己定是孤陋寡闻了吧。

正当筱儿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美人时,一双锐利的目光忽的射向筱儿,令其不觉一寒。

“你是谁?”

忽如其来的冰冷质问让筱儿一愣,呆呆着盯着眼前这个清醒过来的女子。

黑曜石般的双眸深不见底,敏锐的目光游走在眼前的筱儿身上,神色中夹杂着一丝疑问和警惕。

见筱儿没反应,女子疑惑的打量着自己眼前的场景,破烂的暗屋是用木头而筑,昏暗的屋内除了一张破床破凳子桌子便再无其他陈设。而这些陈设的造型也颇为奇特,虽是破烂却看得出它的样式古典。

眼前的小姑娘穿着也十分怪异,洗的发白的灰色衣袍类似于汉服,一头乌黑的头发用一根木簪子简单的挽着。一手端着个粗糙的土陶杯子,而另一只手正扶着自己的脑袋。看着情景,想必刚才迷糊中给自己喂水的正是此人。这小姑娘似乎不像坏人。

“咳咳——”看这小姑娘一脸茫然,女子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善也对方带来了困扰,“不好意思,刚才失态了。小妹子,我没有恶意。”

“呃…”愣住的筱儿木讷的点了点头,长这么大从来没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盯过,的确有些不自在。不过很快也便反应过来,整理了下表情,甜甜的对女子回道:“这位姐姐,昨日我大哥发现你孤身一人晕倒在后山的树林里,便将你带了回来。”

“哦?什么树林?”

女子疑惑的望着筱儿,一双明眸中闪烁着不知的情绪。

“姐姐难道不记得了?”筱儿也十分诧异,偷偷瞄了瞄眼前的女子,这王家村本来就地处亦国边境仓木山下,与尘国相邻。这样偏远的地方,除了少数的本地人,极少有人会到这荒山野岭来。这女子穿衣打扮都不像亦国尘国之人,晕倒在后山已够奇怪,怎么连自己在哪都不知?

女子见状,眉头微锁,平静的闭上双眸,脑袋中回想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幕幕,心中也渐明白了几分。

缓缓睁开双眸,静静盯着眼前这个小妹子,“现在是什么朝代?”

“嗯?亦德十三年。”筱儿更加疑惑,这女子也太奇怪了点。

亦德十三年…亦德十三年…虽是心中明了了几分,但经证实事情的真相时,叶茉的心中仍激起了不小的浪花。想不到这么离奇的事儿还让自己给遇上了,车祸大难不死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

“姐姐…姐姐…有什么问题吗?”

见叶茉又开始出神,筱儿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

“额…”叶茉恍然,努力的扯了扯嘴角,勉强对筱儿笑了笑,“没什么,多谢小姑娘和你哥哥的救命之恩。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王筱儿,箭竹筱,姐姐叫我筱儿就可以了。”筱儿笑答道,又问,“姐姐呢?”

“叶茉。”

“叶姐姐!”

“……嗯。”叶茉点了点头,“筱儿,你说是你哥哥救的我,那么你哥哥现在人呢?我想当面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不管自己的到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首要的任务是先明白自己的处境,一切再从长计议。

“哥哥刚出去,叶姐姐你稍等,我这就去找他。”说着筱儿便轻轻将手抬起,将叶茉安置好转身便准备出去。

“没关系,筱儿,你扶我下床吧,我跟你一块儿出去。”昏睡了一天一夜,叶茉感觉整个身子都不是很舒服,出去走走也好,顺便探探有没什么线索。

“唉…叶姐姐快躺下。”见叶茉要起身,筱儿赶紧倒了回来一把扶住叶茉,圆圆的杏眼儿中闪过一丝慌张,“你还是躺在床上休息吧,我去把哥哥叫来便是。”

微末的细节却被叶茉尽收眼底:“躺久了挺难受的,我就是出去走走。”

“额…额…叶姐姐…”筱儿见叶茉执意要起来,一时间也不知如何解释,只得一把按住叶茉,阻止了她起身,“你不能出去!”

“嗯?为何?”

“这…”

“是否有什么为难之处?”

“额…没…没什么。”筱儿支支吾吾了半天,见叶茉只是静静的盯着她不做声,但那锐利的目光却让筱儿有种说不出的压力,无奈之下,筱儿小声道来,“叶姐姐,你要是出去被星辉使者发现了,我和哥哥都会没命的。”

“星辉使者?”

叶茉一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