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ush什么意思-重生皇帝悔过宠皇后

黎月儿气笑了,“哦?你倒是说说,红菱的什么关系?”

小兰支支吾吾言,“她们,她们都说,红菱是王爷看中的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只能顺从着……”

“好!很好!”黎月儿沉下脸,这个红菱,还真是无法无天。

“小诗,王爷在哪?”

“王妃,王爷出去了!”

“四大暗卫可在?”

“除了则天跟王爷出去了,其他三人应该在。”

黎月儿点了点头,“叫陈管家叫上所有后院的下人,和三个暗卫到后院来,对了,这几个打人的人,红菱的人,给我绑了!”

“是!”

没过多久,后院里站了一群丫鬟和奴才,陈管家站在一边,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抚摸着一头黑狼的王妃,再看到旁边三大暗卫,就觉得事情不对劲。

他上前一步走,“王妃,后院里的下人都在这儿了。”

黎月儿点了点头,扫了一眼一边的红菱,开口道:“这件事我本来不想管,但事发突然,又想到王爷让我管理王府大小事务,我觉得这不像小事,所以把你们都叫过来。”

说罢,她招了招手,两个下人押着那几个打人的丫鬟走出去,推到地上。

“这几个抢人钱财不说,还打人。”黎月儿指着她们,“刚好被我看到了,陈管家,本妃一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打架闹事,抢人钱财和那些强盗有什么两样,你说,该怎么处理?”

“回王妃,这几个都是从奴隶市场买回来的,既然手脚不干净,老奴这就给她们送回去,重新挑几个回来。”

几个下人一听,全都白了脸,纷纷磕头求饶,“不要,王妃,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在也不敢了!”

黎月儿疑惑的看向小诗,“不就是送回去而已,有这么恐怖吗?”

小诗低声解释言,“回王妃,据奴婢所知,从奴隶市场买回来的下人,三月内,主人要是不满意,都有退回的权利,重新择选下人,但是听说被退回去的下人都会收到很严重的惩罚。”

黎月儿了然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些规定,但是她又不是神,顾不了太多的人,挥了挥手,“罢了,你们几个抢钱和打人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管家,你把他们送回去吧!”

“不要啊,王妃,奴婢们真的知道错了,我们不想回去,回去会被打死的,王妃,我们知道错了!”奴婢一边磕头一边求饶,见黎月儿无动于衷,又看像红菱,喊道:“红菱姐姐,救救我们啊!”

“红菱姐姐,救救我们!”

红菱有些于心不忍,这些确实是他在后院比较熟的。

“王妃,我不同意把他们送回去。”她开口言。

“哦?那你说说原因,说服得了我,我就让她们留下,说服不了,她们走定了。”她看也不看红菱一眼,轻轻抚摸青鸾的毛发,青鸾和其他狼不一样,毛多又密,又长又有关泽,体型也有平常狼的两倍大。

红菱抿了抿嘴,有些生气,“你没听到她们说会被打死吗?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因你而死?”

“好一个因我而死!”黎月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站起来,来到小兰面前,伸手挑起她的脸,道:“这几个人,抢钱不说,还动手打人,怎么?本妃不该罚吗?对于这种人,据说仗着某个人在府邸里耀武扬威,你说,留得还是留不得?”

“对了,这几个人是你管着的吧?”黎月儿扫了一眼红菱,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你放任她们几个在后院作乱,到处欺负下人,散播谣言,说说吧,你想做什么?”

红菱有些心虚,眼睛躲闪,“我没有,我不知道这件事。”

“是吗?红菱,你敢说你没有?你手底下管着的人也不少,我一问就知道,你身为高一点的下人,放任你收下的人胡作非为,今日起,这王府里的大小事务你不必再管了,由小诗接手,你可有意见?”

“凭什么?我的权利是主子给我的,你凭什么说拿走就拿走,还给一个小丫头!”

“就凭我是你主子的正牌王妃!”黎月儿挑了挑眉。

“你……”红菱捏紧拳,嫉妒心让她直接拔了鞭子。

“红菱,不可!”江流下意识阻止,可他轻功没有红菱的好,已经来不及了,她的鞭子就要落到黎月儿的身上。

“放肆!”一声厉喝传来,紧接着,红菱被一掌击飞,黎月儿随之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抬头,正好墨锦城低下头,“有没有受伤?”

黎月儿摇了摇头,“我没事,有青鸾在呢,她不会那么轻易就伤到我!”

“它速度慢了!”

墨锦城不屑瞥了一眼朝红菱飞奔而去的青鸾,红菱被一掌击倒在地,捂住胸口吐出一口血来,眼睁睁的看着青鸾朝自己扑过来,无力躲开。

她闭上眼睛,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只听见闷哼一声,有人帮她挡了青鸾的伤害,睁开眼,是赶过来的则天。

则天把她扶起来,对着黎月儿和墨锦城跪下来,“主子恕罪,红菱并非有意。”

青鸾想再度动手,黎月儿唤了她一声,“青鸾,回来!”

“嗷!”青鸾不甘心的吼了红菱一声,返回黎月儿身边。

“红菱,你好大的胆子!”

“王爷息怒!”满院的下人纷纷跪下来。

面对墨锦城的怒火,红菱脸色惨白,单膝跪地,捂着胸口,满腔的怒火化为伤心和难过,“主子,我……”

墨锦城冷厉的看着她,薄唇轻启动,冰冷的话语自口中吐出,“是本王对你太纵容了让你连本王的女人也敢伤,自己下去领一百鞭子。”

则天一怔,连忙开口,“王爷,红菱受了伤,又是个女人,受不了一百鞭,属下请求这一百鞭代为受过。”

“随你!即日起,红菱前往江南看守盐运,三个月不许回来。”

说罢,他就带着黎月儿离开。

“等等!”黎月儿开口言,挣开墨锦城怀抱,转身看向红菱,道:“红菱,我不管你在墨锦城身边待了多久,你对他而言就和则天他们一样,墨锦城现在是我的男人,他当我男人一天,我就绝对不会允许他身边出现第二个女人,我一向眼里容不得沙子,你若是执意不回头,日后,你要是跟我抢男人,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你若是安分守己,我自会像带则天他们一般对你。”

说完,她不再多看红菱一眼,转身看向墨锦城,“我们走吧!”

墨锦城勾唇一笑,牵起她的手,迈步离开。

黎月儿跟着他身边,就算她现在还没有喜欢上墨锦城,只是对他有些好感而已,可是他们名面上也是夫妻,把着二十一世纪一夫一妻制的思想,在她和墨锦城还是夫妻的时候,她是绝对不允许有什么小三小四出现的,她的男人就不允许有任何人染指,不管和墨锦城关系有多好也不行。

再说了,墨锦城对红菱下手那么狠,肯定是不喜欢她的,红菱再怎么喜欢下去也无果,反而惹得自己不痛快,还不如趁早放弃。

红菱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愣神,一句话也说不出,满心酸涩堵在喉间。

小诗看了一眼则天,咬了咬唇也跟着离开了。

“红菱,你没事吧,来,我扶你起来!”

红菱回过神,甩开则天的手,“我说了,我不用你管!”

说罢,她捂着胸口转身,决然离去。

则天叹了口气,江流见状,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她心里没有你!”

则天苦笑一声,“你们都知道了?”

“我们都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红菱对主子……”

则天叹了口气,“我费尽心思帮她隐瞒,护她周全,这一天还是来了,罢了,我得去领罚,你们帮我去看看红菱吧。”

江流和与一对视一下,相继点头。

另一边,墨锦城带着黎月儿回了房间,嘴角挂着抑制不住的笑,王府里的下人个个心惊胆战的,方才王爷还发了好大的火,怎么这会儿心情这般好?

黎月儿也也注意到了,疑惑的看了他几眼,抿了抿嘴,“你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嗯,还不错!”

为什么好她也不说,黎月儿想不出什么所以然,径直来到书桌上构思自己的草图。

墨锦城走到她身边,扫了一眼她画上的四不像,“你画的是什么?”

“首饰啊,看不出来吗?”

墨锦城摇了摇头。

黎月儿指着图上的东西,道:“这是簪子,这是耳环,这是手镯。”

墨锦城低笑一声,“娘子的丹青之术,为夫佩服!”

闻言,黎月儿拿起纸张,“是吧,我也觉得挺好!”这些可都是她看了好多首饰后自己设计的。

墨锦城笑而不语。

看破不说破,他还是不要打击的好。

不一会儿,黎月儿问道:“墨锦城,你名下的产业里有没有药草和香薰之内的?”

“有,怎么了?”

“那就好,晚点我再告诉你!”黎月儿笑开,心里打起了小注意。

墨锦城也不强逼着她说,伸手挑起她的碎发别在耳后,“好,你若是想要什么,就吩咐江流去取。”

黎月儿点了点头,想起则天来,不由得问,“墨锦城,你真的要打则天吗,一百鞭子应该很疼的吧。”

“嗯,很疼,伤经动骨一百天,起码要十天半个月下不来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