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是指哪三个人—妈妈奶好大啊

回到家,顾珂先上楼去换衣服,礼服虽然合身,但到底是约束。

等顾珂换完衣服下楼,才到客厅里,就闻到了从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她才要走过去看看,就见秋宁端着两只碗从厨房里出来了。

顾珂赶紧要去接,秋宁没让,说:“你先去洗手。”

秋宁不让,顾珂也没辙,只能乖乖点头,先去洗了手。

洗完手回来,顾珂往餐桌那儿走,却没看见碗,就扬声问道:“阿宁,你把碗端到哪里去啦?”

秋宁在那边回道:“这里,过来吃饭吧。”

顾珂只好朝那边走过去,看了看已经在茶几上摆好的碗筷,又看看已然在旁边坐好了正在拿着遥控器开电视的秋宁,边坐下边问道:“陈姨呢?她今天不在吗?”

秋宁开了电视就把遥控器放到了一边,说:“嗯,明天过节,我就给她放假了。”

哦,对了,明天要过节了。

点点头,顾珂刚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就听见秋宁问:“这样,像不像我们以前念书的时候?”

顾珂顿了下,抬眼看向正望着自己的秋宁,愣了好一会儿,才笑笑,开口回说:“像……”

秋宁就跟着她笑了一下,说:“好了,吃饭吧。”

顾珂握着筷子:“嗯。”

确实是很像。

从前她们在一起念书的时候,就是陈姨做好饭菜留下,等她们放学回来了,她或者秋宁,把饭菜拿去热一下,然后就像是现在这样,两个人坐在茶几旁,开着电视,一边听声音一边吃饭。

就是没想到,秋宁会主动提起来。

顾珂捏着筷子,吃了两口饭,又想起来晚上江云逸说的那些话,顿时只觉得嘴巴里发苦,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

秋宁肯定不知道,高中的时候,她突然提出的交往并不是突然。

是她在暗地里蓄谋已久。

高一下学期,四五月份的天,已经热了起来。

下了早操,顾珂就是站在泱泱的人群里,还是一样的显眼,更何况身边还围着一群女孩,是跟着她一道走的,但里面没有秋宁。

顾珂状似不经意地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结果却看见了不想看到的——永远是一个人的秋宁,今天身后竟然跟了一个人,顾珂顿时皱了下眉,不过很快又平了回去,但视线却久久没移开。

她周围的女孩儿注意到,就问:“阿珂,你在看什么呢?”

顾珂收回了视线,似毫不在意般地说:“没什么,就是有一只蜜蜂,烦人。”

女孩儿们顿时有点害怕:“蜜蜂?!在哪呢?会不会飞过来蛰到我们啊?!”

顾珂就又向着那边望了一眼,看见秋宁一个人上了楼,就弯了下嘴角,说:“不会,已经飞走了。”

女孩儿们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我最害怕蜜蜂了!”

顾珂想,她倒是不怕,就是讨厌。

不过偶尔飞来一次,她也可以当做没看见,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太小心眼的人。

结果,第二天下早操的时候,蜜蜂又出现了。

顾珂看着那个方向,眼底压的很沉,皱着眉,没松开。

她周围的女孩儿们就跟着一起望过去,茫然问道:“阿珂,你在看什么啊?”

顾珂收回视线,冷冷道:“有蜜蜂。”

女孩儿们顿时被吓的叫了起来,四散着跑开了,周围还没走完的同学都往这里看。远处的秋宁也注意到了,顺着往这边看了过来,没看见别人,就只看见了顾珂,撞上顾珂的眼睛,很漂亮。

秋宁心里一动,想过去,但后面跟着的人还在说话,嗡嗡的,烦的很,压了下唇角,不客气道:“能不能别总跟着我了,你就没自己的事吗。”

江云逸不走:“我就跟着你,又不干什么啊……”

秋宁不想搭理她了,转头就走。江云逸还要再跟上去,恰巧打铃了,等她犹豫过再抬头,就已经没了秋宁的身影,只好转头走了。

顾珂看见,松了眉,神情平和。

被蜜蜂吓到一边去的女孩儿们叫道:“阿珂,走啦!快要上课啦!”

顾珂微笑着走过去:“嗯。”

蜜蜂出现了两次,顾珂就上了心,结果不观察还好,一看才知道,那只蜜蜂不止是下早操的时候围着秋宁转,只要秋宁不在教室,十次里能有七次,顾珂看见江云逸尾在秋宁后面。

也不用秋宁搭理,就跟在后面,闲不住就一个人说说话。

顾珂就远远地在后面看着。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临近期末的时候,顾珂也是偶然听见的,她周围的女孩儿们凑在一起小声叽叽喳喳地说话,突然冒出来两个人名,神经就被挑了起来,绷住了。

“你们说谁?秋宁……和谁?”

女孩儿们见顾珂难得搭一次话,就很热情地给顾珂解释道:“江云逸呀,就是那个十六班的女生,她不是总爱跟在三班的秋宁后面吗。”

“昨天秋宁在球场打球呢,江云逸还要凑上去,就被球砸了。”

顾珂握着钢笔的手顿了一下,纸上立刻就洇了墨:“被球砸了?”

女孩儿们点点头:“嗯,听说她还流血了,被送到医院去了呢。”

顾珂抬起手,垂眼看着纸上的墨团:“哦。”

球场事件过后,又过了一阵,就到了期末考试。

考了三天,每一场结束的时候,顾珂都看见江云逸又跟在秋宁的后面了,秋宁也没有再一直冷着脸,偶尔会笑一下,还会搭理江云逸说的话。

顾珂抿着嘴角,靠着墙,往后磕了下,不重。

她在考虑一件事情。

考虑的结果就是,放假的那天,在江云逸过来找秋宁之前,顾珂先一步拉着秋宁走了。

秋宁什么也没问,就由着顾珂拉着自己走,心情特别好。

平时顾珂总离她远远的,就是住在一起,也一直都没有多亲近,说的话也一点不比跟在学校里的其他同学说的多。

今天顾珂竟然会来找自己,还拉着她的手,简直比做梦还像做梦。

两人在一片角落里的树荫下站定,顾珂松开秋宁的手,又把自己的握成拳,问她:“你要和我谈恋爱吗?”

一点铺垫没有,就这么问了出来,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而秋宁听见这么突兀的问话,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怀疑,不是惊讶,而是看着顾珂的脸,过了几秒,才想起来点头,说:“行……行啊……”

顾珂得到答案,就松了拳头,展平了,伸向秋宁。

秋宁看着递到自己面前来的手,没犹豫,立刻就握住了,握在了手心里,笑起来,和对别人的不一样:“小珂……”

“小珂……”

回忆里的和耳边的声音重叠,顾珂晃了一瞬,立刻回过神,握着筷子的手紧了下,问:“怎么了?”

秋宁昂了昂下巴,示意她看电视,问:“你拍的,这个?”

顾珂不明所以地看过去,然后就看见了电视里蹦蹦跳跳一身亮粉装嫩扮萌特别弱智的……她自己。

完了……

顾珂想,全完了,毁灭打击,一击毙命,完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