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玉带玉势惩罚-浊白顺着大腿

胡湘不以为然。

虽然这种方法俗气,但确实引来了好多人。就算他们不买,他们看了小玲子后估计也会时常想到锦衣坊有个仙女,一传十,十传百,这样自然就有人来了。

但是这衣裳真的是只有富人才穿的起啊,所以对于这些平民百姓来说也只有看一看的份儿了。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胡湘,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陈夫人,穿上它,真能变仙女?”

发问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中年妇女,长得一般般。虽然说留仙裙很仙气飘飘,但也要看是穿在哪个人身上。

胡湘也不敢保证,她们穿上都变仙女,但是还是很违心的说了一句:“留仙裙,穿上它自然是能变仙女啊。”

为了掩饰自己说的很心虚,胡湘笑得很灿烂。

人群外,有两个独特的存在,衣着华丽,四眼惊讶的看着锦衣坊门前跟老百姓聊得火热的胡湘。

女子最先开口说道:“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湘姐姐,她怎么会在锦衣坊出现?她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啊?”

男子顺着女子的视线看去,猜出女子说的是谁,问了一句:“你认识那个女子?”

祝青依怎么会跟胡湘认识?

“还记得跟你说过的事吗?就是湘姐姐帮了我。”女子回答道。

“哦。”男子点了点头,然后眼神一亮,把抱在胸前的刀拿了下来:“你不是好奇她到底在干嘛吗?我们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们还有任务在身。”

“就一小会儿,走吧。”

在男子的怂恿下,和好奇心的驱使下,女子还是朝着锦衣坊的方向走去,挤过了重重人群的包围。

胡湘忽然看到人群中出现两道熟悉的身影,有些惊讶,叶锦华怎么会跟祝青依在一起?但转念一想,或许叶锦华在祝家军手底下当过差也说不一定。

笑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还想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都是有娃的人了,还到处乱跑,不好好养胎,陈文俊知道你又跑出来了吗?”

叶锦华略带些责备的语气说道。

这女人都已经过上了安逸的生活了,还到处乱跑,心真是够大的。

“不必担心,这不是还有春杏陪着我嘛。”

胡湘说着指了一旁的春杏,春杏是个懂礼数的,叶锦华经常去府上转悠,自然也认识他:“叶少将,你不必担心,我可是寸步不离的盯着夫人呢。”

“那你可要盯好了,若是你家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是你家大人不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叶锦华警告道。

那么多人关心自家的夫人,说实话春杏还是挺高兴的。

但若是夫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事,那她肯定也活不了了。

春杏可怜巴巴的看着胡湘:“夫人,你可听到了,你可要听奴婢的劝,不然叶少将肯定要把奴婢挫骨扬灰了的。”

“行了,我肯定是会没事的。”胡湘拍着胸脯保证道。

想到了自己的正事,正好奇祝青依怎么不见了,就听见旁边祝青依的声音:“哇,这裙子甚是好看。”

然后胡湘就看到了祝青依拉着小玲子身上的留仙裙,摸了又摸,两眼发光。

生意来了。

胡湘眨了一下眼睛,女汉子一般的女子也期望穿上漂亮的仙女裙,走到了祝青依的前面:“这可是最新样式的留仙裙,只要三百两银子,祝小姐要不要来一套啊?”

“别说是二百两,就是一千两,看在湘姐姐的份上我都会买的。”

该说祝青依败家呢,还是说出手阔绰呢?

祝青依说做就做,没有丝毫犹豫,胡湘就喜欢这种出手阔绰的大家小姐。叶锦华很是无语,他就上来打听一下而已,这祝大小姐还真来了兴趣。

祝大小姐在店里量了衣服尺寸,坐了好一会儿才出去。叶锦华在外面等的脸都黑了:“我说祝大小姐,咱们可还有要紧事要办,你可快些吧。”

至于什么要紧事,叶锦华没说,胡湘也没问。

等两人走后,胡湘也不打算守在外面。而店铺里的活计胡湘也帮不上什么忙,韩夕琉念着胡湘的身子,不愿意让她劳累。

一直劝说她歇着。

干坐在店里也不是,胡湘想了一想,决定去药铺里转一圈。她好像好久没有去了,药铺里的情况都是从小竹那里听来的。

“夫人,我们还是快紧回家吧,就别在街上瞎转悠了。”

春杏劝道,她家夫人明明跟她说好了要回去府上的,而这条路明明不是回府的路。

胡湘仰头看了一下蓝天,说了一句:“天色尚早,我带你顺道去看看小竹。”

这是顺道吗?这明明就是绕了好大一节路。

春杏有气不能出,她家夫人倔的很:“夫人,你就听奴婢一句劝,我们还是回府上安安稳稳的坐着,躺着不好吗?”

“不好。”胡湘直接回绝了。

有大好的时光,青春年华,干嘛要躺在床上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别的不说,就说这阳春三月大好的天。她要是没有肚里这个,她都打算出去遛马。

过了冬季,感冒吃药的人少了好多,因此药铺的生意完全没有了冬季时的那般火爆。

但即是这样,今日的店铺门前还是围了一些人。这次不是什么平民百姓了,而是身穿制服,整整齐齐的一队人马。

胡湘就想不通了,这些人怎么闲着没事就喜欢往她的药铺里跑呢?

幸好她今日想起来药铺转一转,不然那还得了,虽说小竹也能独挡一面了,但毕竟是在京城,权势滔天的地方。

快步的朝着自家的药铺走去,还没到店门口呢,就有两人握着刀挡住了胡湘的去路:“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自家店铺都不让进了,这还得了。

胡湘耐着性子,手按在面前的刀上:“哎,再怎么说我也是这药铺里的掌柜的,你们不让我进去算是怎么回事嘛。”

“大人吩咐过,任何人不许入内。”男子又重复了一遍。

“进去跟你家大人禀告一声,就说药香堂掌柜的要见他。”

回自己家药铺还不让人进,真的是很憋屈的一件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