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翁息肉欲—用道具辣文

“咔嚓!”一条裂纹出现在蓝色宝石表面,苏明月停止施法,将法杖扔回空间。查看不了状态属性,她也不清楚小朱雀、水麒麟以及小沃身上能量波动比以前增强了多少,只记得增幅维持时间是三十分钟。半个小时,刷一个BOSS差不多足够。

库洛洛仍静立原地,没有偷袭的意思。苏明月忍不住感慨,团长就是厚道,这要换了游戏里,哪有这许多时间给你准备,切磋倒计时一开始,隐身偷袭冲击放陷阱,比的就是手快!不过他既然说了想看看自己的能力,自然不会打断自己的准备工作。

那就好好看着吧!

苏明月屏息凝神,精神力越过三兽,再往库洛洛站立之处蔓延时,却如陷沼泽,黏滞重重。这是什么?竟然可以阻碍精神力?苏明月将精神力汇聚成线,再向前伸展,阻力小了许多,不多时接触到对方身上,一层淡紫色的微光覆盖着他全身。精神力绕了一圈,却没查看到灵魂之力散发的光芒。奇怪,伊尔迷的灵魂能量都那么强大,按说库洛洛不比他差才对,怎么会找不到呢?毕竟能从流星街爬出来的,都是意志强大之人。管他的,不管他灵魂之力强还是弱,总之对着冲击就是,一次不成两次,只要控制力度,不让反弹能量伤害过大,总能让他先倒下!

苏明月忽然想起当初玩剑三的时候,最后一关挑战重楼,怎么打也打不过,死了上百次后干脆去网上下了个作弊器,把属性参数全部改成999,才终于通关,之后又回档把楼哥□□了好几回,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如今回魔套装在身,苏明月感觉自己同样用了作弊器,10%的回魔,只要精神力耗损不大,很快就能得到回复。这也是她敢于发出挑战的根本原因。凝聚起一大股精神力,她朝着对方头部位置狠狠冲击过去!就在她闭目凝神的瞬间,众兽也动了!魔兽森林的群殴生涯早已培养出相应的默契,无需言语,一个眼神便已足够。

“永恒之凝!”小沃碧绿的大眼睛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铅灰,空洞,无边,漠然地看着库洛洛。一只不小心飞进视线的飞蛾猛然间僵住了翅膀,凝在了空中。

“火焰魔龙!”小朱雀见状,火焰魔龙从嘴里窜了出来,瞬间缠绕上了静立不动的团长大人,一团人形火焰蹭地升腾起来!

“锁定成功!”小朱雀开心地扑扇几下翅膀,唧唧喳喳地叫唤着。经过增幅,火焰魔龙缠绕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焰心竟然隐隐泛着蓝色,难道是地狱业火?“看来没救了。”小朱雀默默看着燃烧的人形,“地狱业火可以焚尽一切,你安西(安心归西)吧!”

小沃施展永恒之凝后,小脸上一片惨白,眼里的灰色慢慢褪去,恢复了原本的碧绿色。低级对高级施展技能,本来就很吃力,多亏有了增幅,否则很容易就MISS了。

“团长!”躺在地上的窝金原本不以为意,此刻看到库洛洛变作一个火人,忍不住担心地叫了一声。苏明月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看到眼前场景也吓了一大跳, “小朱雀,快快!把火焰魔龙收回去!”

“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唧唧喳喳……”

“快点收回去!!”

“母亲,小朱雀说这火焰魔龙经过增幅变成了地狱业火,它收不了。”小沃虚弱地笑了笑,帮忙翻译。

“水麒麟!赶快给他治疗!”

“嗷嗷~”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人早就被烧得只剩一半了,还治疗什么啊!小沃拍了拍水麒麟的脖子,“母亲,他一点呼声都没有,应该早在我的永恒之凝下就断气了。”

看那团火人慢慢委顿,苏明月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不会的,不会的!怎么这么轻易就挂了?别吓我……”

女人要死不活的样子吓了小朱雀一跳,它抖了抖翅膀,窜到一边跟水麒麟面面相觑:什么情况?

“去死!!”窝金终于可以动弹,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眼神凶猛地盯着苏明月,超破坏拳攒足力气砸了过去!

“母亲!”小沃惊叫一声, “永恒之凝”!无奈上次施法魔力还没恢复,这次使出的永恒之凝只堪堪让窝金的拳头停滞了半秒而已。半秒,若换成妮科,早已逃之夭夭,而苏明月显然不行,更主要的,她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失神地看着渐渐矮下来的火焰,一动不动。几乎可以预见,那颗美丽的小脑袋马上会如西瓜一般四开五裂!

拳头带起的气流扬起她的发丝,水麒麟的回复术已经喷洒在了头顶,就在那硕大的拳头即将触及她的脑袋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轻轻地插入二者中间,截住了这只极具破坏性的拳头,熟悉带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可以了,窝金。”

“团、团长?”窝金伸出去的拳头恍如打在一堆棉花上,上面的念能量迅速被消融掉。

“库洛洛?”苏明月不能置信地瞬间转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一瞬间,刚才的担心和恐惧化作委屈,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库洛洛合上另一只手上的《盗贼的极意》,让它消失在空气中。“明月,”他蹲下来,手指沾了沾她脸上的眼泪,“你难过吗?”

苏明月只是默默委屈着,不说话。

“不要跟我赌气,”他把她拖过来,脑袋按在自己怀里,“我也会生气的。”

“女人心,海底针!”水麒麟看着治愈之光消隐在两人身上,感叹地摇了摇头。

只有小沃,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一下正慢慢熄灭的火焰,又看了看搂着苏明月的库洛洛,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细嫩的手指一指库洛洛,“你!怎么没死!”语气之汹,大有“没死的话让你再死一次”的威势。

“孩子,咱上当了,”苏明月从库洛洛怀里抬起头来,顺势在他衬衣上擦了把眼泪鼻涕,“被火烧的那个是假的。”难怪当时精神力探测不到他的灵魂之力,那根本就是个人偶傀儡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团长是什么时候发动替身傀儡的念能力的,不过也幸好有这个能力,若不然的话……苏明月不肯想下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