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是禽兽&总裁开会时在桌下面帮他口

淑妃听到这话,扑哧一下就笑了,今天的郁气也一扫而光,跟着附和道:“就是啊,如果德妃妹妹喜欢吃的话,姐姐保证倾囊相授,也用不着做一些下作手段,省得污了名声!”

德妃气得脸色涨红,很想反驳一句,老子才不屑吃你的燕窝呢,我拿你的东西主要是想给你气受。

“行了行了,误会说清楚就行了,本宫不希望下次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你们都下去吧!”琳琅挥了挥手,开始赶人了。

德妃和淑妃互相看了看对方,一就是看对方不满意,把脸撇过一边,发出了一声冷哼。

“这皇后娘娘可真是厉害呀,三言两语就把两位娘娘说的连话都不敢说了,也不敢在娘娘面前闹出来,哈哈哈……听说两位娘娘现在收敛了一些,根本不敢像以前那样互相针对了!”大太监笑嘻嘻的向着唐礼说道。

唐礼听到这话,放下毛笔,“嗯,她确实很厉害,也担得起皇后这个名声,只可惜……”

只可惜不是大唐人,如果是大唐的女子,唐礼可以放心的宠着琳琅,放心的和琳琅在一起,可惜……

时间荏苒,一晃就是10年过去了,琳琅依旧当她的好皇后,虽然没有姿色,但是后宫从来没有妃嫔能够撼动她的地位。

至于淑妃和德妃,两个皇子长大之后,越发的不对付,不过他们可没有拿到明面上来,一方面是因为琳琅原来的那些手段,另外一方面,两个皇子是要争夺大位,他们身为母妃,可不敢拉后腿。

“听闻二皇子和淑妃昨天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了,母妃,虽然母后贤惠体贴,不让你们去给她请安,但她总归是一国之母,希望你闲来无事的时候去给皇后请安,顺便去套套近乎!”三皇子对着德妃说道。

德妃听到这话,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皇后那边有什么好套近乎的,只是一个西凉的公主罢了,能嫁到大唐朝当皇后就已经是他们家祖坟烧了高香了,我这些年对他俯首称臣,已经受委屈了,你还想让母妃去讨好她,这不是往母妃身上扎刀子吗?”

三皇子皱着眉头,“母妃,你怎么能这么想,母后虽然只是新娘公主,但是却代表了两国的和平,如果能够争取到母后的好感,就相当于争取到西凉的好感,对我以后登基大位,也有好处!”

听到这话,德妃恍然大悟,“瞧我这脑子,这才闲了几年呀,就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儿子,你说的对,皇后娘娘必须拉拢过来,就算不能拉拢过来,也绝对不能让淑妃母子得逞!”

三皇子对着德妃点了点头,想到前几天发生的事情,眼睛里闪过几许郁气,“昨天父皇又夸赞二皇兄了,说他的功课做得好,还说等他加冠之后,就让他去朝堂上历练……母妃,如果咱们再不加紧点,那二皇兄说不定就是……唉,这些年下来我和二皇兄针锋相对,母妃你和淑妃那也是水火不容,如果真让淑妃母子得逞,那咱们……”

德妃害怕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是,等皇上来我这边了,我多和他说说你的事情!”

三皇子听到这话眉开眼笑,接连说了几句奉承话给德妃。

这边,琳琅发现淑妃还有德妃母子来的越来越勤了,而且变着法的讨好自己,想着他们两个人的儿子都大了,琳琅什么都明白了,直接闭门谢客。

“听完这段日子你身体不舒服?可找太医看过了?”唐礼坐在贵妃椅上,关心的问道。

琳琅躺在矮炕上,手上就拿着一本话本,听到这话,白了一眼,“陛下,臣妾为什么不舒服你心里面明白,何必要问出来呢?”

唐礼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朕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把主意打到你的身上……”

琳琅放下话本,“有些事情臣妾不应该说,但是臣妾还是想说皇上听听也就算了,不想听也就当了耳旁风!

两个皇子都大了,皇上放任他们互相争斗,臣妾也明白是什么意思,无非是相互制约,可是这样做不好,容易引起党派之争,更容易劳民伤财!

皇上是明君,希望陛下多做一些利国利民的事儿……”

唐礼沉默了好久突然就笑了,“也只有在你这里才能听到真心话,其实朕做这些事情,只要静下心来都能看明白,可是他们都被富贵迷了眼睛,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你说的对,朕有心磨砺他们,却不应该拿子民开玩笑……”

看来唐礼真是一个好皇帝,懂得为百姓着想,“陛下正年轻,也不用着急立储的事情,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着,谁也说不准未来会发生什么!”

唐礼点了点头,一歪身子,跟着躺着椅子上,“也只有在你这儿,朕才能享受一份安逸时光!”

琳琅发出了一声嗤笑,毫不客气的说道:“还不是皇上把他们的心都养大了,以至于皇上都不敢去他们那边了!”

唐礼打着哈哈笑了几声。

紧接着,二皇子和三皇子无缘无故遭到了皇上的斥责,那那些本来跟风的臣子一个个都按捺着不敢动,皇上又把一些贪污的大臣全部押入大牢,择日处斩,朝堂上的风气为之一振。

“父皇这是什么意思,明明说好了让我去朝堂上观摩,怎么突然就……难不成老三在父皇耳边说什么呢?”二皇子在大殿里走来走去,着急的说道。

淑妃坐在一旁,皱着眉头,“你的心急了,要静下来!”

三皇子不满意的撇了撇嘴,“这火都烧到眉头上来了,怎么静下来?”

淑妃安静的喝了一盏茶,“俗话说爱之深,责之切,你父皇责备你,那是因为喜欢你!

你也别因为一点小小的责备就跟没头的苍蝇似的到处乱撞,既然你父皇说你不好,那你就安安静静的读书的日子长了,你父皇自然就知道你的好了!”

“母妃,这……而曾怀疑是那些人搞鬼?”三皇子抬了抬下巴,指了指德妃那边的方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