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好爽&巨兽撑到极致的稚嫩

公和我做好爽&巨兽撑到极致的稚嫩

“走吧!”

眼见杀破雕急不可耐的样子,江枫微微一笑。

三人按照先前判断出来的路线,动身前往下一站,在遥远的前方,那里屹立有一座巨大的宫殿,不同于先前两处宫殿的破败,这一座宫殿相对而言却显得更为完整。

虽然这座宫殿同样透着极其古朴的气息,它的建造应该也有数万年岁月,但这里似乎并没有经受过战斗的摧残,就这么孤零零的屹立于荒漠当中,反而显得越发神秘,让人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没过多久之后,三人便顺利抵达了这里,随即一个个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座宫殿,为何是完整的?难道还没有人来过?”杀破雕疑惑道。

“即便没有人来过,也不该如此。这里的宫殿皆建于数万年前,是九帝所居之地,九帝追随太虚天帝,遭强者追杀,这里的宫殿完整,只能说明当时在这里没有爆发过大战。事出反常必有妖,走,我们进去看看。”

江枫心中同样疑惑,不过既然到了这里,断没有就此离开的道理,想要解开心中困惑,进去一探便知。

“嗯!”

杀破雕点了点头,三道人影快速掠至宫殿门前,一同推开了宫殿的大门。

宫殿内极为安静,灯火昏暗,随着大门打开,一抹阳光倾洒进来,使得殿内有了一丝光亮。

大殿内空无一物,满是灰尘,里面透着古朴神秘的气息,不过却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毫无丁点死寂之气。

“江枫,你们看那里!”杀破雕突然惊呼道。

随着他这一声惊呼,江枫、叶清影的目光同时顺着杀破雕手指方向看去。

在大殿的正前方,屹立着一尊雕像,不过当三人见到这尊雕像的时候,一个个再次疑惑起来。

这尊雕像居然是跪着的!

仿佛是在忏悔!

雕像跪地叩首,其面朝方向正是大殿的正门,同样是太虚天帝主墓室所在。

三人心中疑惑,忍不住朝这尊跪服着的雕像走去,待他们走近之后才发现,在雕像身后还立有一块半人高的石碑。

石碑虽有一些岁月的痕迹,但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见。

“破风战帝,忘天帝之深恩,犯上不忠,负九帝之大义,离经叛道,永生永世俯首跪地于此,供后人唾弃!”

一串字符映入眼帘,令三人一愣。

三人相视一眼,心中浮现浓浓骇然之色。

这尊跪着的雕像居然是太虚天帝座下,九帝之一的破风战帝,同样是一尊半帝。

字里行间不难看出,破风战帝背叛了太虚天帝,或许也是因为破风战帝的背叛,才招来追杀,导致众帝陨落于此。

“破风战帝居然背叛了太虚天帝,那他在这里会不会留下帝兵?”

纵然杀破雕再傻,也看的懂石碑上所描述的意思,某种程度上而言

,破风战帝也是害死他先祖的元凶。

不过,相比于过往的这些仇怨,杀破雕更关心破风战帝会不会留下帝兵。

“我想应该不会!”

叶清影开口道,“九帝留下帝兵,是不甘自己一身本事就此埋没,想要寻找传承者。虽不知这破风战帝背叛太虚天帝后是否还活着,但他肯定不会留下什么传承,所以不该会有帝兵存在。”

“先祖留给我的话里说过,要打开太虚天帝的主墓室,需要九大帝兵为钥匙,少了破风天帝这一件,还如何打开太虚天帝主墓室?”杀破雕一阵挠头,头疼说着。

“难道?”

突然间江枫好似想到什么,眉头微蹙。

“怎么?”

见江枫好似知道什么,杀破雕和叶清影目光同时看来。

“没什么。”

江枫深锁着眉头,此刻他有一个大胆猜测,关于这破风战帝所留帝兵的猜测。

不过,猜测终究只是猜测,暂时还无法得到证实,但想要证实,用不了多久。

“此地,不会有帝兵的,我们走吧!”心中一定,江枫对两人说道,说罢便打算离开宫殿。

同一时候,在秘境的另一个方位,一道人影徐徐从一座破败的宫殿当中走出,漠视的眼神瞥了眼门口两侧的几具狼狈尸体。

此人乃星河宗领袖,曾在秘境外协助江枫破开城门之阵的洛天河。

此刻,洛天河的手中托着一方棋盘,棋盘散发着星辰之光璀璨夺目,其上不断有着星辰之力流转。

当洛天河走出宫殿大门几步过后,突然回身对着宫殿躬身一拜,“能得前辈传承,实乃晚辈万幸,我洛天河在此承诺,定完成前辈遗愿,以谢前辈传承之恩!”

言毕。

洛天河手托棋盘,心中一动,顿时间棋盘上星光流转,笼罩了整座破败的宫殿,在星辰之力的镇压下,大地开裂,只是片刻,地面上的整座宫殿便沉入地下,永世长眠。

洛天河手中的棋盘名为天地棋盘,同样是一件帝兵,属星罗战帝所留。

洛天河所获得的传承,即为星罗战帝所留的传承。

不同于其他几帝,星罗战帝的战力在九帝当中排名最次,但他却有占卜之能,临死之前便预料到危机将至,将有一死。

只不过星罗战帝执念于命数,知道在劫难逃,并没有将事情告诉其他人,只是暗中留下传承,并在留下神念于万年后指引后人。

太虚天帝与九帝陨落于数万年前,在这其后数万年间,不止一批天才进入其中,但只有这一次,九帝宫殿相继被人挖掘,九帝传承相继浮现,各自得到传承之人。

这一切,本就是命数,为星罗战帝所知。

而如今,这些命数,又尽数掌握于洛天河之手。

当洛天河离开这座宫殿,脑海中一直回想着一个名字,这个人不

是星罗战帝,而是造就这一切命数之人——江枫。

随着九帝宫殿相继被人所发现,这个时候,虚空之上,有星光流转越来越耀眼,九道星光划过天际,分别朝着九个方向坠落过去。

这九个方向,正是九帝宫殿所在。

整片虚空,由九条虚无缥缈的光束交织,在九道星光汇聚之地,突然出现了一座虚影。

虚影所现似乎是一座瑰丽的宫殿,浩瀚、威严,直冲寰宇,带着无上威势、带着唯我独尊之气,同时也指引着秘境内的所有人。

“你们看!”

杀破雕身处荒漠,抬头望天。

江枫也注意到了这虚空当中的宫殿虚影,他知道,那里是太虚天帝主墓室所在。

“看来九帝的其他宫殿都被找到了,九大帝兵皆已有主人,只是不知道破风战帝所留帝兵的主人是谁。”叶清影细语道。

“去主墓室,很快就会知道。”

江枫眼神变得无比凝重,一言语毕,立刻闪身朝着虚影所指引的方向而去。

同一时间,秘境各处,江州十三宗弟子,不论是否获得过九帝传承,是否拥有帝兵,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动作,哪怕还是在交战,也都纷纷罢手,随后很有默契的朝着同一个方向汇聚过去。

众人都明白,那个方向定是太虚天帝主墓室所在,宫殿虚影高挂,看起来很近,但似乎有很遥远。

越来越多的人影汇聚,在江枫三人抵达这片空间,来到宫殿虚影地下的时候,这里已汇聚了不少人。

当最后一波人赶到,顿时间狂风四起,风沙开始肆虐起来,大地剧烈的颤抖,虚空仿佛即将撕裂,此地的众人迷失于风沙当中,一个个身形难支。

“好恐怖的力量,是天帝之墓,要出世了吗?”江枫沉声暗道。

不少人脸色都很难看,承受着风沙的肆虐,感受着从未感受过的恐怖力量,有些人快要窒息了。

“啊……”

“救我……”

接连有几道惊呼声传出,几道人影在风沙肆虐之下,人影被卷动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吸扯住一般,即将被吞噬。

不过这个时候,众人自身难保,任凭这些人如何呼救,又有谁会去施以援手?

也在这个时候,虚空中的巨大虚影逐渐下沉,与此同时,荒漠之下,一座宫殿徐徐上升。

一升一降,当两者重合的时候,风沙平息,卷动的恐怖力量消失,一切安静下来。

众人纷纷睁开眼眸,看着眼前这座浩瀚的宫殿,一个个都愣住了。

眼前的宫殿,金碧辉煌,不曾受到岁月的催残,依旧是那般绚丽夺目,威严、肃穆,如帝皇宫殿,没有丁点凡俗气息,唯有那让人心生崇敬,真正的帝皇之气。

“天帝之墓,居然是一座宫殿!”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叹之声,所有人的目光

都被这一座浩瀚的宫殿所吸引。

江枫目光看向四周,抵达这里的人,除去方才被风沙所吞噬的那些,不足两百人,也就是说此番进入秘境的江州十三宗弟子,有超过半数未能赶来这里,或是陨落,或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

他的目光在人群当中搜索着一道人影,当他注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影之时,不禁眼神一凝。

“果然是你!”江枫目放寒芒,心中暗道。

若非九帝传人齐至,天帝之墓绝不会出世,如今天帝之墓出世,自然意味着九帝传人皆至此地,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九帝当中的叛逆,破风战帝的传承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