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狗交配—领导暧昧下属的心理

当枣身受重伤、性命垂危的消息传到高等部,蜜柑立刻赶至中央医院。当朋友们纷纷闻讯赶来看到这凄然的一幕,皆默默地掉下伤心泪。望着角落中表情空洞的蜜柑,他们默契地退出病房,将空间留给这对苦情人。

【枣,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我啊。】

病房内空无一人,凝视着病榻上双眼紧闭的枣,她几乎是瘫软地匍匐在病榻旁。

明明已经约定好会平安归来的。为什么食言?为什么又是这样遍体鳞伤地出现在我面前……

握住那冰冷的手抵在额前,一行清泪悄然划过脸庞。前一晚,她还躺在他的怀里,听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会平安完成学园交代的最后一件任务,从此以后将与危险能力系永无交集……

〖18岁那年,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和流架、今井一起去开拓一片牧场。等有能力买下那幢海滨别墅后,每年夏天就可以和我们的孩子在那里消暑了……〗

难道平静的田园生活只是奢望而已吗?

她神情凄然地抚上那惨白的俊美脸庞。记得在PERSONA与枣立下最后之约的次日,他得到特许带着她来到一片人烟稀少的海滩。或许是自10岁以来第一次离开学园,她如同已然自由的笼中鸟,兴高采烈地奔走在烟波浩淼的海畔。

〖若是今后能住在那栋房子该有多好。〗

当她指着高地上一幢欧式风情的别墅时,枣难得没有嘲笑她的异想天开,反而牵起她的手郑重其事地承诺会实现这个遥不可及的梦。只是梦还未开始便已破灭,早知如此,那日就该强行拉着他永远逃离这是非之地……

思及此,她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地汹涌而出。

【枣,别丢下我。求你,别丢下我……】

她痛苦地呢喃着,直至空旷的走廊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人毫无顾忌地撞开房门,用傲然的目光扫了一眼守在病榻旁的蜜柑

【跟我去见PERSONA。他有事找你。】

类?蜜柑不由轻蹇秀眉。来人正是数年前在花姬殿有过一面之缘的危险能力系学生。

【他找我有何贵干?】

蜜柑下意识地带着敌意的目光凝视着类,而那妖媚的男子甩了甩及肩的长发,语焉不详地说道,【我只是代PERSONA传达命令而已,其他一概不知。啊,当然,若是你不乖乖听话,我也只能施以强硬的手段。】

此人曾在翼学长身上施下诅咒之印,因此蜜柑对他素无好感。只是权衡再三之后,她还是悄然站起身来,【我跟你走。但请你们别再伤害枣。】

即使隐约感知到自己或许会有去无回,但她明白若是PERSONA有意针对自己,凭现在的能力是绝那逃脱他的魔爪——枣为了保护她已然付出沉重的代价,再也不想连累任何人了,何况欲摸清PERSONA的真实心意,只有深入虎穴放手一搏……

最后回首望向深爱的男孩,嘴角弯起一抹凄美的笑容。

再见了,枣……

*******************************************************************

浑身如火烧一般灼痛,缓缓睁开眼眸,白晃的四壁,刺鼻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这分明是他最熟悉的病房。

【枣,你醒了?】

上方传来流架欣喜的声音。勉强集中起涣散的视线,原以为第一个见到的会是她略带伤感的脸庞,却意外地遍寻无踪。

【那个……笨蛋呢……】

他有气无力地问道。流架只得避开好友投来的质疑目光,和身边的女友交换了一个眼神,萤则是以波澜不惊的声音说道。

【她照顾你几天很累了,所以我让她回去休息。】

【是吗?那麻烦你转告她在我出院前不必过来了,免得又是哭哭啼啼的……】

虽然依旧是嘴上不饶人,但他的表情中仍泄露些许感动之情,却未发现站在病榻旁的两人眼神中正隐隐透着抑郁之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