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干了这么久还这么多水-少爷在书房等你

这日,程姒带着春桃又来寺里进香。居然在院子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逗弄小狗,程姒不免惊讶。今日是祖母病了,才得以出来请佛祖保佑,竟又碰到他。想来半个月内已经是第三次了。

“公子也来进香吗”

“呦,这不是程家大小姐吗?怎么,又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

“这狗是你的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在寺中见过”

“他也是香客啊”,陈肆拿着布偶玩具任由狗狗撕咬着,“只不过他喜欢偷吃贡品果子”

“哈哈”两人看着还在玩耍的狗狗同时笑了起来。

陈肆扭头看向程姒,这是陈肆第一次看程姒笑,无忧无虑的,陈肆心底一暖“你许过愿了?”

“祖母病了,母亲差我到寺里来,为祖母点上一盏长明灯祈求平安”

“得了什么病,要紧吗?”

“许是前天受了凉,吃过药了,祖母觉得身体好多了。母亲却不慎安心,所以才差我前来。”

两人正说着话,大殿方向却突然混乱起来,一位小僧急急走了过来,“师叔”,小僧先是对着陈肆叫了一声,又转过头来对程姒说道“施主,皇后娘娘到寺中进香,已经出宫了,寺中香客需要全部请走,请施主见谅”

“是,那我们这就走了,麻烦大师了”

陈肆不怀好意地靠近程姒“程小姐,不如我送你吧”

程姒心下怀疑,“怎么……”

“自然有事相求”陈肆斜着头,背着手,笑着对程姒说“这狗狗,我叫他大头,以后你可以给他起个别的什么名字,我想你们程府应该有多余的地方能容纳他吧”

“你想让我收留他”

“我求你收留他”陈肆顿了顿,真诚地说“大头很乖的,寺里终究不是归宿”陈肆停下来看看程姒的眼色,“你给他点吃的,平时让他撒撒欢,晒晒太阳,好歹有个地方打打盹,不至于被人驱赶就成了”

大头还在和布偶玩具叫劲,一个劲地在院子里撒欢。

程姒看着大头其实喜欢得不行,却强装镇定“可我之前并没有养过狗,若是有什么问题,要怎么办呢?”

“那就再想办法解决呗”陈肆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不是有很多养过狗的人吗,总有人知道该怎么办的”

“听上去不太负责任”程姒迈步向寺门走去“大头,走了,回家了”她又扭头看着陈肆,“你抱着他,我们走了”

“成,大头,走了,跟小姐姐回家去了”陈肆抱起大头,紧跟程姒出了寺门

…………

两人一路来到程府牌楼前,刚要分别。路中驶来一架马车,竟是程奇回府。陈肆见状恨不能隐身而去。程姒却大方向前,“爹,您回来了”不待程奇下完车,程姒忙着拉了陈肆一把,“爹,就是这位公子,我之前有恩于他,他今天便送我一只狗狗,以作回报”,程姒笑着对着陈肆说道: “对吧,公子?”

“上次多谢小姐解围,无以为报。以后就让他陪着您,解解闷也是好的”陈肆把大头往程姒怀里一推,借机低语“看来之前我是白救你了”

“反正你也不记得了,不记得的事不算了”

此时程奇下得车来,走到程姒旁边,看看程姒怀中的狗,也就是一般土狗,眼睛出奇的大,一身泛黄的毛,一点光泽也没有,说不上哪里好。想着这位少年也许家境一般,不想欠人人情,从家里千挑万选选出来个礼物,也不好说什么,便满脸堆笑“公子客气了,小女之前帮过公子也不是为了回报,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应该的,应该的”陈肆被程奇看得浑身不自然,一心想走“程大人刚刚回来,也许劳累了,在下不多叨扰了,告辞,告辞”

“公子进来喝杯茶吧”程奇出其不意的一句,陈肆顿觉不妙,本想推辞,奈何程奇已经往府门走去。程姒心下觉得奇怪看了一眼陈肆却没有言语,紧走两步跟在程奇身后。

三人进得前厅,一众小厮丫鬟端水净手,又端上茶果点心后,留下秦管家和两人随时伺候外,全部顺序退下。程奇坐定,打量起陈肆来,只见陈肆一袭浅色长衫,书生一样,面目看着哪里见过,竟一时想不起来,“公子,怎么称呼呢?”陈肆一个头两个大,他本来不想在京城多待,更不想节外生枝,“在下陈肆”,陈肆刚刚道出姓名就觉得气氛突然微妙起来,尴尬地看了一眼程奇,以为被发现了什么。

“哈哈哈,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程奇大笑出声,看看了程姒又看了看陈肆,程姒脸色微微泛红,低头浅笑。

陈肆不得要领,只能继续编造,名称的含义无非是父母希望自己肆意人生,逍遥快活等,还编造了自己是杭州人,想来京城碰碰运气,谋份差事……编的自己都差点信以为真,连住在哪条街,街坊四邻家的情况都在脑中飞速编好了。

“哦,杭州人啊,你大伯父就是在那里当的知府”程奇对程姒说道,“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啊,不知陈公子,打算在京城做些什么呢?”

“哦,小生本来一无所长,如今在梵天寺得主持收留,打扫打扫卫生,接待一下香客,也算是勉强度日”

两人正在寒暄,小厮来报,大爷回来了。

“既是大少爷回来了,小生便就此告退了”陈肆逮到机会,慌忙撤退。

“我送你出去吧”

“也好,你送一下吧”

两人无言地走到门口牌楼,程姒似笑非笑地拉了陈肆衣角一下“陈公子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吗?”

“哦,一直没有请教小姐芳名,实在失礼”

“程姒,我叫程姒”

说完,程姒悠悠地转身回府去了,留下陈肆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