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图书馆里想要

“这是臣在夏氏的密室当中誊抄出来的东西,皇上请看。”

扶晏接过纸张,看了上面的内容,沉默半晌,开口:“你如何看这事?”

“臣猜测,只怕是当初阮家回绝夏铮那匹夫之时,太过刚硬,犯了忌讳。现在那老匹夫是一定要置阮大人于死地。”

夏铮的小庶女,也不知怎么,偏偏看上了阮娇的二哥,阮籍。阮籍在户部任职,从四品。

得了阮娇的信,阮家自然是对夏氏一族敬而远之。夏家小庶女的梦碎了,好巧不巧,偏偏这夏铮对这女儿宠爱得厉害,议亲不成,就要使袢子。

“到底是朕拖累了她。”

“皇上……”

扶晏抬手,打断了那人劝谏的话,道:“表兄,此事朕就托付于你,务必要保阮籍安危。”

虽然有血缘关系在,可是两人多年以来都是以君臣关系相处。如今扶晏这么开口,也算是重托。

“臣明白。皇上放心。”

晨起,阮娇将自己关在房内,悠闲地做瑜伽。索性永寿宫地方大,阮娇打算得空让流光和雀儿悄悄给自己整理一间空屋子出来。

到古代许久,阮娇逐渐见识到古武的精妙,可是没有扎实的童子功,是练不好的。好在这副身体虽然娇生惯养,可是好好练习一下体能,再把自己从前会的东西练习好,就算没有内力傍身,可是阮娇自信,一般人也别想打得过她。

说干就干,阮娇顶着一脑袋的汗水,就叫人去了。

刚打开房门,就看到扶晏在院子里站着,身前是流光,不知道两人再说些什么。

流光看到阮娇,给扶晏说了,扶晏回头看见阮娇,示意流光去伺候阮娇。

阮娇看着流光走近,眼中不辩喜怒,开口问:“雀儿呢?怎么皇上来了也没人通报本宫一声。”

“回娘娘的话,雀儿去膳房看娘娘的燕窝粥好了没。至于皇上……”

扶晏:“是朕不让他们通报的,听说你在房里休息,便没有打扰你。”

扶晏抬手帮阮娇擦去了脸上的汗水,随手将手帕又收回自己的袖中:“这样的天气你也弄得大汗淋漓的,小心着凉。”

他没有开口问自己在做什么,阮娇也不会主动告诉他。只是,明摆着将雀儿那傻丫头给支开的行径,未免还是让阮娇心头不快。

“皇上来我这里作甚?”

扶晏原本是想来看看阮娇,不知她现在在永寿宫住的可习惯,顺便问问流光那天和阮娇夜探的事罢了。

可是看着阮娇疏离的神情,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朕路过此处,便进来瞅瞅。”

那日阮娇劝他雨露均沾的话还在耳侧,这两天,扶晏看话本的心思都没了。他现在开始怀疑,是不是写话本的人诓他的,照着书里的来看,阮娇是实打实对自己有意思的,可是自己为什么被拒绝了呢?

“这两日有些事要朕处理,有些忙,你若是想,随时来海宴殿寻我。”

阮娇点了点头,开口:“皇上放心,臣妾晓得。”

等扶晏走了,阮娇打量着流光,直到流光忍不住开口问阮娇是不是有吩咐。

阮娇道:“你是皇上的忠仆,这本宫理解。可是皇上既然让你跟在本宫身边做事,就断没有随意支开我的丫头,给皇上暗自汇报本宫行踪的道理!”

一改平时调皮可亲的模样,妖娆的桃花眼此时全是素然和凌厉。

“你且告诉皇上,若是想问什么,今后直接来问本宫便是。”

方才在扶晏面前,自己好不容易忍住了脾气,毕竟若真是说错了话,当众惹恼了扶晏,这对自己、对二人的计划都没有好处。

可是,流光是必须要敲打敲打的,不求她完全忠心自己,可是断断不能有背着她给扶晏做事的道理。

今日只是回个话,来日岂不是成了扶晏监视她的耳目?

君王枕畔,不容他人酣睡。她阮娇,也不是扶晏打着合作的名义,能够任由他搓揉捏扁的人物!

流光心头一阵,赶忙回复:“奴婢知错。方才皇上询问奴婢,那天晚上同娘娘在景仁宫看到了什么,奴婢才回了皇上。除此之外,就是询问娘娘在永寿宫住着可还舒坦。”

毕竟皇上也已经嘱咐过自己,好好按着阮娇的吩咐做事,现在主子发怒,自己也确实有行为不当的地方,还是要赶紧弥补。

“雀儿是跟着本宫一同进宫的,她对我之于你对我原本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以后这样的事就不要做了。”放柔了声音,阮娇将流光从地方扶起来。

“是,奴婢谢娘娘。”

流光不知为什么,此时看着阮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那凌厉的眼神,居然像极了自己从前看扶晏盛怒之时的模样。

阮娇不知道流光对她的看法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日敲打流光,也是敲打一下扶晏。

扶晏许多的事瞒着她,她尚且能够勉强容忍,并且许多事知道的太彻底了对她来说未必是好事。自己以后注定是要离开这个地方的,还是不要有太多的羁绊才好。她和扶晏是合作伙伴,目前她身边没有太多趁手的人可以用,只能够依靠扶晏,但是不代表扶晏能够用各种方式将她纳入他的笼子中。

不管是未来还是现在,她阮娇绝不是谁的笼中鸟、手中刀,她是翱翔天际的雄鹰,是破空的利剑。

流光得了阮娇的吩咐,将话转达给了扶晏。

彼时,扶晏手中不稳,竟然将茶水洒了出来,桌上宣纸上美貌绝伦的女子发上被茶水晕染除了昏黄的痕迹。原本一副精妙的丹青,就这样毁了。

“知道了,你回去吧。”扶晏用衣袖试图吸掉茶水,可是收效甚微,白色的衣裳也沾上了污渍。

“好生照顾着你的主子。”

流光一顿,主子?

扶晏看了一眼流光,似乎不满意她的犹豫,接着开口:“今后你只需要听她的吩咐,等她用不上你了,你再回来。明白吗?”

流光点了头,道:“奴婢明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