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女姐姐在一起的日子&我打扫房间男朋友也搞我

那条巷子还是比较小的,但尚算是干净整洁的。

石白带着萧君珩走到了巷子里偏后面的一扇小木门前,便轻轻的敲了敲门。

斑驳的小木门便立刻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几岁的小孩。

见到石白,便立刻对着门里喊道“娘,客人来了。”

然后便让开了身,让萧君珩一行人进去。

萧君珩打量了那斑驳的小木门两眼,便跨进了院子里。

只瞧见那小小的院子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酒坛子还有晒满了衣裳被铺等,甚是凌乱。

院子旁的侧房里传来了“嗞呀”一声的开门声。

里面出来个包着头,穿着粗布衣裳的大婶。

那大婶认出了石白便是之前给她银子的人,便爽朗的说道“您几位是贵客,实在不好意思,家下是做酿酒的,这。。。实在是腾不开手收拾了,您几位请见谅。”

萧君珩也不嫌弃,直接在院子里走了走,似乎试图找到当年晚晴一家在这里生活的影子或者印记等。

那大婶便对着正在院子里玩着的孩子道“乖儿,去给几位贵客倒些水来。”

云松却道“这位大娘,不必如此客气,倒是我等叨扰了。”

那大婶瞧着萧君珩一行人所穿不俗,出手豪爽,便知道都是大人物,哪里能看得起自己家的白水呢,自是也不坚持,只笑了笑,点了点头。

萧君珩沉默无声的打量了院子半响,又瞧了瞧那几间甚是古旧的屋子,眼底里都是黯然。

过了一会儿,萧君珩便问道“这位夫人,请问,您是从何时,开始赁了这间小院子的。”

那大婶听见面前这位甚是富贵的公子哥儿言谈之间甚是有礼尊敬,甚至文绉绉的,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她呆了一会儿之后,便爽利的说道“好几年啦,之前的住在这里的人家搬走了之后,我便带着孩子赁了进来啦。”

萧君珩瞧着那些酒坛子,沉声问道“你可知之前的人家是哪户人家?”

那大婶也不拘束,一边打开了酒坛子开始酿起酒来,一边说道“听说过,好像是姓慕的,一家三口,两个老人家离去了,只剩下小闺女了,后来那小闺女也离开了,这屋子便赁给了我们娘俩了。”

萧君珩瞧着眼前的陈旧的屋子还有特别狭小的小院子,斑驳的小木门,之前那些年里,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成长的么?

是不是院子里也摆放着这么些旧坛子,她细嫩的小手,也要这样搬搬抬抬的酿着杏花酒,跟着她娘,推着车,或者挑着担子,出去叫卖杏花酒?

是不是也是这样,窝在这个陈旧的小院子里,每日里做着绣活儿,拿出去寄卖?

萧君珩想着想着,眼前似乎就出现了那个娇弱的晚晴,她静静的坐在这个小院子里,不声不响安安静静的缝制着绣品,还要自己吃力的打水浣衣等。

就这么几步的小院子,就那么陈旧的小屋子,她却住了那么些年。

萧君珩心里的酸楚一拥而上,只恨自己没有早日找到她,照顾她。

便是重遇之后,他也因为顾忌晚晴的名声,生怕她还没有进府,便用了萧家的佣人,以后在萧家站不住脚,生生忍住了,没有安排人服侍她,现在想来,她当时,定也是难受的吧。

萧君珩紧紧闭着双眼,摇了摇头,心里满是对自己的怨怼和责怪。

那大婶瞧见萧君珩没有再问自己话了,便也不搭话,只顾忙着酿制杏花酒,毕竟还要靠这个吃饭呢。

过了好一会儿,萧君珩才回过神来,瞧着那大婶酿制杏花酒的手法,沉默了会儿,便问道“这,杏花酒的酿制,可是累人?”

大婶笑道“自是累的,这酿酒啊,可不容易,不过咱们粗手粗脚的,习惯了倒也还好。”

听到她如此这般说道,萧君珩垂下来眼眸,朝着云松点了点头,便转身出了那扇斑驳的小木门。

云松便笑道“叨扰您了,大娘,我家主子很是爱喝杏花酒,您这些杏花酒,我家主子都包了,多谢您了。”

那位大婶本来以为只不过是让人瞧瞧宅子能够得两角银子已经很不错了。

谁知道那位公子哥儿只是瞧了几眼,问了几句话而已,便买下来了自己酿制的这么些坛子的杏花酒,顿时喜出望外。

本来站在门外的小厮们听见吩咐,便都纷纷进来搬运杏花酒了。

云松抬手便很是大方的给了一锭银子,笑道“叨扰了大娘半天了,如此,便告辞了。”

说罢,便带着小厮们,跟随着萧君珩的脚步,离开了那条巷子。

酿酒的大婶哪里想到会给自己这么大锭银子呢?

连忙擦了擦手上的水,颤巍巍的手捧起了那锭银子,用牙咬了咬,方才眉开眼笑的用衣袖擦了擦银子,小心的用布手绢包了起来。

对着帮着酿酒的儿子高兴的说道“乖儿,今儿娘给你买一块糖糖吃,啊!”

萧君珩慢慢踱步到了河边,瞧着那杯火热的太阳照射的金光闪闪的水面。

看了看河边斑驳的树荫,想起之前云松禀告道绿芜听晚晴说起自己儿时在杏林州的往事的时候,也提到了经常去河边玩耍等。

萧君珩便沿着那条河,一路慢慢的走着,想着,晚晴幼时也定是沿着这条河边,这样走着。

他现在正在走她曾经走过的那条河边,晒她曾经晒过的太阳,看她曾经躲过的树荫,闻她曾经闻过的花香,似乎如此,他便能弥补和她错失的那些年。

云松石白等自也不敢催促,只安静的提着抱着杏花酒,亦步亦趋的跟在萧君珩身后,慢慢的在河边散起了步般。

此时河边有很多小摊贩都开始摆着摊子,叫卖着些譬如杏仁饼,杏花汤圆,糖人儿,瓜子蜜饯等的小吃食了。

还有些卖一些头花,头绳儿,胭脂香粉等的小玩意儿。

萧君珩便慢慢踱步过去,每样都买了一些,他想着,不知道当年的晚晴,是不是也很喜欢这些呢?

横竖来了,便买一些带回去,旁的不重要,只让她开心些便行了。

萧君珩心里想着买一些,但是不知不觉也买了好些小玩意儿。

吃食是不好带回去了,萧君珩便买了些自己个儿尝了起来,想着或许小时候的晚晴,也正如他如今一般,拿着糖人,吃着杏仁饼,开心的蹦蹦跳跳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