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美女衣服-千源尹柯x班小松肉教室

"你……"小童子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实在是拿着这个脸皮厚的王彩君没有办法。

"你就在这跪着吧,我看你能跪倒什么时候去。"小童子气的冷冷的哼了一声。王彩君继续跪在吕道祖的画像前面,双手合十:"信女王彩君,恳求吕道祖保佑,爷爷身体健康,王彩君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为爷爷续命,还请道祖怜悯。"王彩君庄重的说道,言语之中却是充满了真诚。

“王小姐既然如此的诚心,道祖也是慈悲之人,只要王小姐愿意为曾经受过王小姐鞭子的人去跪拜道歉。相信道祖一定会原谅王小姐的。”门帘子中一个清冷的声音淡淡的传了过来。

“多谢先生指点!”王彩君恭敬的对着吕道祖的头像磕了一个头。

“王彩君,你曾经得罪的人太多了,我也不需要你去挨着家道歉,你只要到了大街之上跪上了两个时辰,我就替你爷爷看病。”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王彩君的身影微微的一晃,这其实比让她挨家去道歉还要难呢,要知道她曾经得罪的人基本都是权贵之人,权贵之人爱面子,她就算是赔罪也不过是道歉就是了,可是现在却是让她当众跪了两个时辰,那说明什么?说明不管她有错没错她都要在众人面前下跪。

“我会让你满意的!”王彩君淡淡的说道。

“我等着!”那人的眼光之中充满了不屑,语气之中根本就不信王彩君会做出了什么事情。

王彩君站了起来,看都没看里面的人,转身往外就走,她相信慕容枫是志成君子,说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换句话来说王彩君是在赌,赌慕容枫言不必行,否则王彩君绝对不会放过慕容枫的。

“慕容,你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太过分了。”一袭白衫的太子殿下也从里面走了出来笑着眯着双眼,语气之中却是有几丝不满。

“太子殿下,莫忘了若不是有你相求,你当这王彩君今天还进到了慕容医馆?”慕容枫得到眼神之中充满了倔强,语气说不出来的讥讽。

“罢了,罢了,我只能说她和以前不一样了,慕容,我希望你不要后悔呢。”太子微微的叹息。

“太子殿下什么时候也会怜香惜玉了?”慕容枫的口中充满了揶揄。

“你啊……”太子殿下微微的一沉。“且不说她是我皇叔看中的人,曾经还是我的皇婶,就算她现在不是我皇叔的人了,我的位置她也是看不上的。”太子殿下的语气微微的一顿,口中却是充满了苦涩。

“我不能和我皇叔争,如若不然,她倒是合适我的人。”太子殿下慢慢的说道。

“呵呵……这王彩君竟然有这么大的变化?”慕容的语气之中却是不曾有了一点的善意。

“慕容啊,趁着我皇叔还不懂什么是珍惜,你若得了她的心,倒是一段佳话,否则你会后悔的!”太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说什么?”慕容枫的眉头微微的一皱。

“我说,你会后悔的!”太子殿下说完以后,手中的扇子一摆就走出了慕容医馆,对于王彩君他还是非常的不放心,他希望王彩君能好好的,也知道慕容枫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但是他不希望王彩君受太多的侮辱。

王彩君从医馆走了出来,大脑之中一片浑浑噩噩的,她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她自己是不得而知的,想去问谁也是问不出来的,只能凭着不多的记忆先去了曾经几家被得罪的人家赔罪,结果是无一例外,都被人家给撵了出来,甚至还受了曾经被她欺负的小姐一顿编排,将她生生的赶了出去。

王彩君一阵茫然,她不知道该怎么才好,难道真的要受那样的侮辱么?

“瞧,就是这个侯府大小姐,平时是耀武扬威的,还仗着是侯府的大小姐欺负庶妹呢,结果呢?今儿自己的妹妹成了王府的侧妃,她倒是待罪之身了。”人群之中有人对着王彩君指手画脚。

“她这是怎么了?”又有不知情的人问道。

“你不知道吧?今儿他去慕容医馆给她爷爷求药,慕容大夫就是让她去给她曾经鞭打过的人赔罪呢,刚才走了几家都被人家给撵了出来了。”另外有人说道。

“哼!她也有这么落魄的时候。”另外有人说道。

“可不是呢!王彩君,你不是赔罪的么?那你到时跪啊,你跪下来求爷爷,爷爷就饶了你的罪过。”一个长的有些猥琐的人高声的对王彩君喊道。

“对啊,你跪,你跪!你下跪我们就原谅你,慕容大夫也就替你爷爷看病了,你跪呀!”另外有着人跟着起哄。

王彩君的大脑哄的一声就觉一阵天昏地暗。

她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但是她今天必须要受这样的侮辱。

“你跪呀,你跪呀!!!”有人将青菜和鸡蛋往王彩君的身子上和脸上砸去。

王彩君不避不闪,任由这些人的侮辱,她就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完全的脱离了肉体,生生的受着这一切的一切。

“小姐,小姐,小姐!”惜花和惜月最终还是不放心王彩君,将家事交给了惜容和惜貌以及戚嬷嬷,就悄悄的出来寻找王彩君,却没想到刚到了大街之上就听见了慕容枫让王彩君去给曾经挨过她鞭子的小姐赔罪。

王彩君是记不得怎么回事了,只是隐约的知道自己曾经得罪了谁,谁,就去给人家赔罪,但是她却不记得了,凡是发生的这些事情基本件件都和王月容脱离不了关系,甚至可以说有的是王月容和她的朋友联手欺负要败坏王彩君名声的。

“小姐!”惜花和惜月放声大哭,两个紧紧的将王彩君护住了,不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落在了王彩君的身上。

“你们,让开!”王彩君哆里哆嗦的说道,她知道自己只是凭着狠心来承受这一切,若是换个时间,她一定不会承受的,王飞远毕竟不是她真正的祖父,若不是这段时间王飞远对她疼爱有加,还有她毕竟占了这具属于王彩君的身体,报答的思想太重了,否则她不会做出今天的事情的,可以说王彩君(苏怡)宁可死,宁可魂飞魄散,也不愿意受这样的侮辱,这样的侮辱哪是人受的?

“小姐!”惜花和惜月只能哭,她们是知道原因的,却也不能说什么。

“两位姑娘,还请放开王彩君,王彩君你不是要赔罪么?这两个姑娘是你身边的婢女吧,她们可曾经受过你多少的鞭子,你要赔罪,为什么不给她们赔罪,就因为你是她们的主子吗?”清冷的声音再次传到了王彩君的耳朵之中,王彩君心中知道这个声音是谁。

“你说的不对,她们不是我的奴婢,我也不是她们的主子,她们是平民之身,是我的姐妹。”王彩君像是着魔似得,只是本能的反对这些话。

那清冷的声音不住声了,似乎是被王彩君的话给吓到了。

“惜花、惜月,我对不住你们,也对不住惜容和惜貌!”王彩君噗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我求你们原谅我,原谅我……”王彩君泪流满面,她这一刻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悔恨。

“姐姐!”惜花和惜月在王彩君下跪的一霎那,两个人同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姐姐,请允许我们喊你一声姐姐,这么多年来,你对咱们和亲姐妹一样,就算是亲姐姐哪有不打亲妹妹的?更何况我们从来没怪过姐姐,姐姐给我们下跪岂不是让我们四个无地自容么?姐姐是我们的亲人,亲人之间舌头哪有碰不到牙的?”惜月连忙抢在惜花的前面说出了这段话。

“是呢,姐姐若是不认我们这个妹妹了,我们,我们……”惜花也是哭着说不出话来了。

“好妹妹!”王彩君抱着惜花和惜月两个人痛哭流涕。

“姐姐,不哭,不就是赔罪么?我们两个人陪着姐姐。”惜花扶住王彩君说道。

“你们,你们起来,咱们姐妹怎么能轻易给无关之人下跪!”王彩君咬着牙,打着哆嗦说道。

“是!”惜花和惜月相视一眼,两个人干脆的起身,站在了王彩君的后面。

“各位乡亲,今天是我家姐姐为了给曾经她得罪过的人赔罪,我家姐姐以前不通庶务,被人利用,得罪了不少的人,今天我家姐姐受这样的侮辱,却也算是一饮一啄,我姐姐既然无怨,我等姐妹也不后悔,但是我姐姐虽然在外有嚣张跋扈的名声,但是却不曾鞭打平民之人,甚至救过不少的人,今儿若是有人想浑水摸鱼的来欺负我姐姐,先从我姐妹的尸体踏了过去。”惜花和惜月并行于王彩君的前面,目光炯炯。

“说的好!”从人群之中又挤出来了两个年级不大的少女,这两个人就是惜容和惜貌了。

她们两个最终还是将家事交给了戚嬷嬷和碎玉,出来也是来寻找她们姐妹的,却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我们四个人从小就跟在姐姐身边的,姐姐得罪过什么人我们四个很清楚,若是有了因果自然来说,我姐姐任由你打骂,但是没有因果想欺负我姐姐,且让你们看看我们姐几个岂是好欺负的?”惜貌大声的说道。

惜貌这段时间跟着王彩君处理了不少的事情,这口才方面却也是见长的,几句话将那别有用心之人给赌的哑口无言,一些想趁混乱欺负王彩君的地痞流氓全然都住了口。

王彩君却是一直跪在了那里,一声没吭。

“你们不说,我却是要说的,老婆子可是受过这位王家小姐的大恩呢。”一个面有菜色,脸色发黄的老婆子走了出来说道。

“当年,礼部侍郎的小儿子黄舒朗曾经将老太婆摆的茶叶摊给掀翻了,是王家小姐看到了,王家小姐打了那不是东西的黄鼠狼,还丢给我一锭银子,让我从新换个营生,当年若是没有王家小姐,我老婆子早就死了。”那老太婆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