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_在教室和男朋友

“没想到在这里还可以见到传说中的灵禽,浴火凤凰。”淡淡的语气带着一丝惊讶。

“我也没想到,法学寺的当家住持居然有这份闲心跑到这座小岛上来玩。”

“呵呵,贫僧是为一人一物而来。”

“一人一物?”

“确实如此,一人,谓之灵主;一物,谓之灵芝。”

“灵主?是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这是本门机密,无可奉告。不过,既然和传说中的灵禽相遇,想必那灵主已经很接近了,亦或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哼,法学寺一向自谓行事光明磊落,我看也不过如此罢了。”

“光明磊落不敢说,但求问心无愧。贫僧也是受人所托,绝非图谋什么个人私利。”

“说的好听,哼!”

一人一鸟,相对而立,一道道传音在双方脑海中回荡。

“小白,炉鼎,你们怎么了?怎么突然都不说话了?”丰玉在两人面前挥挥手,但是却没有任何反应。

意念断开,两人眼中都是一明,接着对视一笑,丰玉被他们弄得一愣一愣的,完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不知丰姑娘此次是为何前往离岛的?是寻找什么东西吗?”法鼎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唔唔……”丰玉的嘴巴被白鸟用翅膀挡住。

“小白,你干嘛呀?”丰玉有些恼火地看着它。

“这种事情也能乱说的吗?你长点脑子好不好?”白鸟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丰玉缩缩脖子,不敢说话了。确实,她和法鼎只是刚刚认识罢了,这种事情还是少说为妙。

“呵呵,姑娘不说也无妨,贫僧有一提议,不知姑娘应否?”法鼎不以为意,微微笑了笑。

“什么提议?”

“既然姑娘和我都是来离岛找东西的,那不如结伴同行,那样也多少有个照应,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你也是来找东西的?找什么东西?”

“丰玉!”小白在旁边叫着她,你看,又来了,碰到什么好奇的就想问,有的东西别人是不便回答的,这样问很没礼貌,这个小丫头怎么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亏自己先前还教她学习不少东西,难道全忘了?

“我知道,小白肯定也很好奇,只是不好意思问而已,交给我就好啦。”丰玉笑眯眯摸着它的头说。

“你……”小白被她气得两眼翻白,这都是什么歪理?

法鼎这才继续说:“贫僧要找的是一味药材,九页灵芝。这种药材具有灵性,善于隐遁,很难找得到。近日离岛这处灵气外泄,似乎有灵物发生了异动,我察觉到了九页灵芝的气息,想必它也是被那股神秘灵力波动吸引来的。这种天材地宝对于能量波动的变化很是敏锐,在灵物出世的时候会大量聚集在一起,所以贫僧想来碰一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得到九页灵芝。”

“没问题,我俩一起找,肯定找得到的!”丰玉拍着法鼎的肩膀,那副称兄道弟的样子看上去实在很是滑稽。她现在已经完全忘了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叫法鼎是色秃驴的事情,经过几个时辰的相处,她也逐渐摸清了法鼎并非是心思邪恶之人。不由得对他生出来几许好感。

其实,法鼎刚才只是觉得这个思想单纯的小姑娘很有意思,只是和她开个玩笑,没想到丰玉信以为真,反倒是害自己吃了大苦头,手臂上多了一个大大的牙印不说,眼皮也因为泪水的浸泡变得又红又肿,活像两个小小的红苹果挂在脸上。飘飘仙子的形象在她身上被完美破坏,不留一丝残渣。

商定好了的丰玉跟着和尚继续往树林深处前进,而小白只能无奈地跟在他们身后。看来,女生外向这句话是对的,看看前面那两个有说有笑的家伙,认识还不到三个时辰就熟的跟几十年的老朋友一般。丰玉这个小丫头,总有一天被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的!

“炉鼎,快看快看,那儿有好多漂亮的蝴蝶呢!”丰玉指着前面一大片色彩鲜艳的花丛,上面,几十只五色斑斓手掌大小的蝴蝶翩翩起舞,在花叶中飘来飘去,煞是好看。

脸上微动,法鼎似乎已经习惯了丰玉对自己的这个称呼。“那是南海蝴蝶,属于上古灵兽的变种,虽然没什么特殊能力但也无害。”

“好漂亮的蝴蝶,能不能帮我捉一只?”

“这类灵物是不受人为拘束的,否则……”

远处,一声尖利的吼声传来,打断了法鼎的话。

丰玉也是感觉到了那股灵力波动,穿过树林直扑这边,将树林吹得哗哗直响。

“好强烈的气息!”她瞪大眼,简直和之前腾蛇和小白的那场大战不遑多让。

“应该是有什么灵兽从沉睡中醒来了,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难道是有人惊动它了吗?”法鼎皱眉,略一思索,转头对她说:“我们看看去,可不能让这些蠢物伤了那些凡人。”

微微点头,两人先后往能量波动传来的方向飘去。

地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断裂的树枝和落叶,方圆半里的范围内似乎发生了一场大战,树林被毁损一空。

“来迟了,那蠢物似乎已经走远。”法鼎看着断裂的树干,上面留下了道道血迹,不过已经凝固。

“嗖……嗖……嗖……”

树叶被微微划动带起的声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似乎有一大群什么东西在快速靠近。

“丰玉,是血灵蜘蛛,要小心,它们身上都带有剧毒,而且有着丝网的辅助,一旦被困住就麻烦了。”小白的眼神略有些凝重,这种级别的灵兽可不像刚才的那只风狸了。血灵蜘蛛属于那种性格暴虐嗜杀的剧毒灵兽,它的毒液甚至可以穿透护体的灵力进入人的体内,进而将人体内的灵力腐蚀一空,一旦染上毒液就麻烦了。

“丰玉,记着远距离攻击,不要和它们近身,它们的体表全是剧毒。”

丰玉点点头,双手紧紧握住银丝,仔细盯着四周。

树林中阴风阵阵,一个个体表生有无数血红绒毛的巨大蜘蛛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这些蜘蛛体型巨大,长度达到了两米的夸张程度,背部酷似人面,狰狞万分。每一只爪子的末端都闪耀着光泽,黑色中闪着幽绿,一看就知道上面沾满了剧毒。

足足十五只血灵蜘蛛将三个人围在中间,细长尖硬的肢腿在地上划动,发出沙沙的声音,一股股恶臭扑面而来。

突然,带头的那只体型最大的蜘蛛前肢一划,对着三个人的方向冲来,长长的一条腿对着法鼎一个横扫。

“小心点,它们的速度很快!”法鼎袖子一挥,轻轻拂在血灵蜘蛛的那条腿上,将其隔开,回头提醒着丰玉。这么多的血灵蜘蛛他要是想自保很简单,但如果要护全所有人就要专心点了,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出意外。

小白对付起这些血灵蜘蛛来还是不成问题的,翅膀东一扇西一扇就将其击飞,掉在老远的地方动都不能动。但是,这些行动灵活速度惊人的蜘蛛对丰玉来说应付起来就有点压力了。

此时的丰玉才刚刚踏入辟谷阶段的修为,这些蜘蛛却是四级的灵兽,相当于人类的辟谷结束期,而且由于生存环境不同让他们拥有了强悍的力量和诡异的招式。光是速度这一项就让丰玉吃了不小的苦头,本来以为肯定能打中的招式总是差一点点,被蜘蛛及时反应过来躲开,反倒是另一只蜘蛛趁虚而入,弄得她手忙脚乱。

“黑石牢狱!”丰玉凝聚体内的灵力,趁着血灵蜘蛛攻击的一个空挡使出这一招,顿时,一层黑色结界般的东西从地上升起,将两只血灵蜘蛛笼罩在里面。

一招得手,丰玉挥动手中的银丝,配合着黑石牢狱,将里面血灵蜘蛛的灵力吞噬一空,并且将另一只蜘蛛直接切成了稀巴烂。

“小白快看,我干掉了两只!”丰玉兴奋地直叫,以前都是同小白相互练习的,现在终于有机会自己使出这一招了,这让她兴奋不已。

“笨蛋!小心后面!”小白惊道。

“后面?”丰玉傻乎乎转过身,恶臭扑鼻,一只血灵蜘蛛张着大嘴,对着她的头狠狠咬下!

根本来不及反应!她只能呆呆地看着慢慢放大的那张血盆大口,一动不能动。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凝固住,她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得到,扑通、扑通、扑通……

“丰姑娘,这个时候可不能发呆啊。”

一道声音惊醒了她,抬眼一看,只见法鼎出现在自己面前,手中拿着一个紫金色,晶莹剔透的钵盂。面前的那只蜘蛛却是突然消失不见了。

“那只蜘蛛呢?”

“被我收了。”法鼎扬了扬手中的钵盂,接着对着其余的三只血灵蜘蛛的方向扔去。

钵盂闪着淡淡的紫芒,在空中突然变大了好几十倍,血灵蜘蛛们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件宝物非同小可,剩下的五六只血灵蜘蛛全部集中在一起,口中吐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在接触到空气后变成粘粘的蛛丝。

灰白色蛛丝和紫晶钵盂撞在一起,定在半空,相互较劲。法鼎手掐灵诀,口中念念有词,一股精纯的灵力射入钵盂,顿时钵盂光芒大放,一举将血灵蜘蛛的蛛丝压倒。

金光一闪,那几只血灵蜘蛛从原地消失,周围只留下遍地的蛛丝和残臂断肢。

“终于搞定了!”丰玉这才松了口气。

“还早呢。”法鼎面色凝重,远远地,一股强大的气息在迅速靠近。

青影一闪,足有水缸粗的一截东西从树林中探出,锐利的一对三角眼对上下方的两人一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