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小说阅读网-男生真的能感受到有膜吗

家里的野味还剩着一只野鸡,现在又没有冰箱,这些东西根本放不了几天。慕凝想了想,干脆做成了棒棒鸡,然后分成两份装在了两个大海碗里面。

刚做好的棒棒鸡鲜香异常,饶是夜墨尘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慕凝见他如此,只好从其中一份里面倒了一些出来给夜墨尘尝尝。

现在家里边的香料倒是都挺齐全,所以慕凝这次做的棒棒鸡已经十分符合上辈子店里卖的口味了。新鲜香辣,口感十分滑 嫩。

夜墨尘眼神淡淡的,直接问道:“怎么做的?”

慕凝眯着眼睛道:“好吃?”

点了点头,却发现慕凝的眼神异常古怪,“怎么了?”

“你不是一向好口腹之欲吗?”慕凝扯了扯嘴角。

夜墨尘一本正经地道:“我这不叫贪口腹之欲。”

慕凝:……

“对了,做这些,是要拿去给岳母么?”夜墨尘换了个话题。

慕凝摇了摇头:“昨天刚在我阿娘那吃了只野兔子,今天再吃野鸡,她就该骂我不知节俭了。这个棒棒鸡我打算拿到镇上去给袁轩和折苏改善改善伙食。”

“你对他们倒是挺好的。”夜墨尘看了慕凝一眼,淡淡地道,脸色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泛起了一股酸意。倘若可以,他真想将她囚禁起来,终其一生,眼里都只能有自己一个人。

夜墨尘若有所思地拿着桌上的茶杯把玩。

“一个是我师父,一个呢,又是把我看做阿姐的,我能不对他们好吗?”慕凝随意地道。

“也是。”夜墨尘轻笑一声,将茶杯反扣在桌子上。是自己多虑了。

收拾了一下,又留了一点棒棒鸡给夜墨尘解馋,慕凝就到镇上去了。

到了医馆,却见张小姨和钱大用居然在医馆门口大吵大闹的。

“好呀你,你知不知道我外甥女也是你师父的徒弟!上次你师父还特意到我们家去给我看病呢!你现在居然让我们排队?”张小姨双手叉腰,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冯奚亭就要给她磕头赔礼一样。

旁边的排队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凭什么大家都排队,偏偏你就要搞关系不想排队?

张小姨这么闹,怪不得冯奚亭着急上火了。

慕凝眼睛眯了眯,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别人又不是欠她的,上门求诊还这么没脑子。钱大用也不管管?

“师妹!你来啦!”冯奚亭正皱着眉头,眼下师父刚好不在,他都愁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见慕凝,立刻眉开眼笑地招呼她过去。

正午日头大,冯奚亭拿了门边放着的油纸伞,撑开了来到慕凝旁边,“师妹,这日头这么大,怎么不打把伞,这要是晒黑了,可就不好看了。”

冯奚亭真心实意地道,一点也看不出异样。

所幸冯奚亭叫的是“师妹”,因此倒没有人对慕凝怒目横视了。反而都对着慕凝十分客气殷勤,都给慕凝让了路。

张小姨和钱大用此时也看到了慕凝,又听冯奚亭热切地叫着师妹,眼神不由得变了变,上去套近乎。

“凝丫头,你也来镇上了。凑巧我和你姨父来你师父这看病,你这师弟也没个眼力见了,居然让我们在外面排队!我呀,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我早就走了!”张小姨嘲讽地看了冯奚亭一眼。

慕凝笑了笑,淡淡地道:“既然是我这个师兄委屈了小姨,那小姨就换一家医馆看诊吧。”

张小姨面色僵了僵,换一家医馆?要是换一家医馆能治好,她也不会几年都没个孩子了。眼下只有这个回春堂是她唯一的指望了。

钱大用脸色一沉,露出一脸的果然如此。

按照钱大用看来,这死丫头怎么可能那么好心专门请她师父来为他们治病。都说不能得罪大夫,万一这生育问题解决了,她师父又给他们弄出点什么毛病怎么办?

所以钱大用才故意放任张小姨在医馆门口闹事,想看看医馆的人的态度。结果那个冯奚亭居然也没轰他们走,反而让他们闹了好半天。不少人都因此走掉了。

可是这慕凝还真是……

张小姨不由得尖声道:“凝丫头,你这是啥意思?是你求着你师父看给我们看诊的,现在又让我们上别家去?你师父的医术是不是不行啊。”

张小姨和钱大用心里想的差不多,害怕慕凝的师父会在诊治的时候动什么手脚,比如在药方子里放上一味不该放的药材……

所以她才这样闹,让周围的人对她有个印象。往后她和钱大用的身子要是出了什么事,周围的人就都是个见证。

不得不说,张小姨这一次倒是难得的,聪明了一回。

“小姨,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我上次特意请师父去给你看诊,不过是念着咱们这点子亲戚情分罢了。”慕凝眼底的幽深似有火光流动,口中语声很慢:“我师父的医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小姨不必恼羞成怒往我师父头上泼脏水,泼了也不顶用。你既然不想排队,那就另寻高明吧。”

慕凝看着这对夫妇,不由微微笑起来,这笑容犹如万年冰封的湖泊,冒着森森寒气。饶是站在慕凝身边的冯奚亭都不由打了个冷颤。

张小姨咬着牙,眼底藏着嫉妒和怨恨。这死丫头是说真的,要是他们真的不排队,只怕这病就看不成了!

钱大用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恼怒,下一刻却是堆起了笑容,微微向冯奚亭一抱拳,施了一礼道:“刚才是我娘子多有得罪了,还请勿怪。我们这就按规矩排队,不会让你为难的。”

慕凝冷笑,到底还是钱大用能屈能伸。

冯奚亭连忙将钱大用扶起,脸色的神情充满了疑虑,心里却在鄙夷着。搞什么鬼,这对夫妻,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刚刚可没见这个男人拦着自己娘子胡闹,现在倒好,倒是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他娘子了。他来装好人了。

真是好笑。

慕凝暗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张小姨和钱大用,慢悠悠地道:“既然是这样,那小姨和姨父就先排队吧。”

说着,就着冯奚亭为她撑的油纸伞,两人进了药堂。

张小姨突然猛地抬头,看着两人的模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上竭力压抑的狰狞一瞬间浮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