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女朋友胸正确方法-伏在身上耕耘

“往后我还能来找你吗?”风亦轩忽然说道,眼神飘忽,“因为我可能会在京都待一段日子,我在这里也没多少认识的人……”

宋六月看着他吞吞吐吐了片刻,才微微一笑,“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自己对京都也不是很熟悉,恐怕没法带你多转悠了。”

“没关系,只要你不介意就行。”风亦轩说罢,眼见着到了戍府,风亦轩停下了脚步,“我那友人离这儿不远,我便送你到这儿了,应当不会再有人贼心豹子胆的在戍府刺杀你吧?”

宋六月一怔,笑道:“今天多谢你了。”不管怎么说,他出手相救,确实救了她的命,不然,她这重生的一遭就真的白来了。

风亦轩笑的很温柔,认真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来找你,你可别不认了。”

“怎么会。”宋六月正色道,“只要你来,通报一声就行。”

目送着风亦轩离开,宋六月这才带着如风回到了戍府。

“少夫人,您可算回来了。”那守门的侍卫闲着她回来立马上前问候,看着似是松了口气。

“怎么了?”宋六月问道。

“少夫人迟迟没有回来,少爷让我们在京都各处找您。”那侍卫说道,没想到人却安全的回来了。

找她做什么?宋六月微微皱眉,“派人去告诉他,我已经回来了。另外,我的马儿受伤了,让马夫多照看一下。”

“是。”侍卫应声道。

“六月!你可总算回来了。”刚走进戍府,便见着沈悦了她神色紧张,担忧的跑上来上看下看。

“婆婆,我没事。”宋六月习以为常的回道,“戍景回来了吗?”

“他早就回来了,我问他你去哪儿了,他说你先一步回来……”沈悦气呼呼的说着,好歹夫妻两一起出去,这孩子怎么能让六月一个人回来呢?

宋六月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婆婆,我没事,只是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熟人,正好我的马儿崴了脚,就和她一道回来的。”

沈悦见她没什么事,这才松了口气,“那你怎么不和景儿一起回来呢?你一个女子单独一人在城外多不安全。”

这事可真不怪她,宋六月暗自嘀咕,不过当着沈悦的面也不好多说,“我知道了,婆婆。”

“嗯嗯,好了,折腾这么会儿你也累了吧?快回去歇息,我让厨房给你熬的汤待会得喝了啊。”沈悦这才笑盈盈的叮嘱。

汤?她忽然想起那碗乳白香浓的汤来,“婆婆,我这段时间减肥,喝太多补身体我怕到时候……”

“一碗汤而已,不碍事的,你现在可得多为自己身体想啊,要是以后有了孩子,身体底子好了,才好顺利产子啊。”

嗯?宋六月一脸茫然,什么玩意?补身体和生孩子怎么扯上干系的?

“婆婆……”宋六月额角抽搐,“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能误会什么啊?虽然你们成亲仓促,但夫妻嘛,总是日久生情细水长流的,总是会有孩子的,你之前在将军府受了太多欺负,毁了身体底子,现在慢慢补总是好的。”

沈悦耐心的劝道,这年轻人就是这样,毫不注意自己的身子,只是六月好歹是个千金小姐,之前没享到的那些福分,他们戍府可不能亏待了。

宋六月见沈悦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她能感觉到沈悦的关心,“劳婆婆这么费心了。”

和沈悦打完招呼之后,宋六月回了游景院,刚走进房间,就见到戍景也在屋子里,见着她回来,眼神先是在她身上转了一圈,才神色沉静道:“怎么会现在回来?”

宋六月见着他就想到他白日里的态度,加上后来遇到埋伏,也没什么心情回他,白了他一眼,就兀自回了隔间里。

戍景眼里划过不悦,残知道她回来后,就已经查清楚,她骑的那匹马的后退部缠着白布,看起来似乎是利器所伤。

不出一会儿,莲就查到了之前的消息,在她回来的路上,在一片山丘处发现了打斗的痕迹,还有地上的血迹,都显示着宋六月应该是遇到了什么。

“如风的腿上是利器所伤,是听雨楼的人吗?”戍景沉声问道,可若是听雨楼的人,宋六月不会武功,应该不会这么容易逃出来。

宋六月听着他的话依旧不利,今天的事她已经处理完了,也没必要在麻烦戍景。

“就算你不说,我也有方法查出来。”戍景沉声说道,神色冷厉。

“那你就去查啊。”宋六月冷声道,“你的势力不是很强吗?查这些事很容易。”

戍景脸色阴沉,直接走了过去,带着一些怒意的看着她,却在对方倔强的眼神下,心里那些怒意竟一时消了下去。

“……出什么事了?你……有没有受伤?”半刹,他才开口沉闷的开口,他知道宋六月的医术很强,就是真的受了点什么伤,自己也能治,要是之前她还会直言她的遭遇,可现在这样,只怕半个字也不会多说。

宋六月看着他眼里的深沉,又一瞬的怔楞,这是在服软吗?

她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不禁也软了下来,“一点小事,我没受伤,事情我也解决了,你没必要再多问。”

好在戍景也清楚她是个吃不得亏的主,要是她真的有事对方也讨不了好,但即使这样。

“明日,我会给你打通经脉,教你内力,辰时到校场来找我。”戍景想了想,沉声说完便退出了隔间。

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事了?宋六月疑惑,不过这样也好,她也想早点学了武艺,最近在身手上的亏吃的太多了。

出了隔间之后,戍景直接出了屋子,残和莲已经在门外守着了,“主子。”

戍景神色阴沉,莲沉声说道:“已经查过了,少夫人自树林回京都的一段路上只有山丘处有一处打斗的痕迹,而且地上有一些血迹和药粉的痕迹,应该是少夫人的马受的伤。”

果然,看来她是遇到的刺杀或是埋伏,可她的药粉再厉害,遇到武功高强,有内力护身的人,可不会像普通人那么管用。

残见他脸色阴郁,继续说道:“但是,离开山丘的时候,有人见过少夫人牵着马和一个华衣男子并肩走着,一路上似是亲友般有说有笑,自京都一段路后,二人便分开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