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高官交换小说-人形精壶馨儿照片

好戏就要开始了,柳安歌接下来就是你的主场。清丽的脸颊上朱唇上挑,眯起眼睛瞧着坐上的柳安歌,表情一时之间看起来竟有些妩媚动人。

柳安歌感受到了一道目光在看向自己,循着目光寻去正巧与韶华郡主的视线相对。韶华郡主此时的表情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对方的笑容有些渗人,平时都是摆出一副平易近人,温婉可人的表情的美丽女子,突然露出这样阴森的表情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柳安歌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时门外有人匆匆走进来,是韶华的贴身大丫头青儿。青儿跪拜在地上朝太后行礼,道:“拜见太后娘娘,奴婢是韶华郡主的大丫鬟。之前郡主吩咐奴婢,派人去调查许小姐受伤一事,此事已有了结果。”

韶华一听,赶忙问道“此事是怎么一回事?”

青儿跪朝韶华郡主拜了一拜,回答道:“回郡主,据奴婢所知,此事乃是人力所为。”

捧着花的手放在腿上,柳安歌的心脏砰砰砰的直跳。到底是很少做这样的坏事,此时的她听见找到了证据心里还是很不安。只是那个俊雅的男子仍旧面不改色的直立着,丝毫看不出半点异样来。

得是从小到大做过多少坏事,他才能做到这样淡定的。看着楚辞的脸,柳安歌暗暗咋舌,这样一张俊美的脸和温柔随和的性格,她实在是难以想象对方做坏事的模样。

“人力所为?”太后问道

“是的太后娘娘,此外,奴婢还找到了人证。此时人证已经等候在门外,若是太后娘娘需要随时可以传唤。”青儿恭敬的回答道

柳安歌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既然有人证,那便去将人证带上来罢。”太后摆手道。

青儿应承下来,出了房间再进来时,身后又多了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跟了来。

紧握的拳头已经开始冒着汗来,可千万别是真的留下了什么破绽被她们抓到了把柄。虽然她与楚辞做的并非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这种损招也并非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突然感觉到衣袖被人轻轻的拽了拽,侧过头看是站在身边的杜若,此时她正一脸担忧的看着柳安歌。安歌知道杜若是在担心自己,便摇摇头微微一笑示意杜若不用担心,杜若却人就是一脸放不下心的模样。

太后从桌上的糕点中捻起了一块糕点尝了一口,皱了眉头:“太甜了,是歌儿丫头爱吃的。”转手便把另一半递给了坐在旁边的柳安歌。此时的她正一心对着这个证人,便接过太后递过来的糕点,顺手塞进嘴里。

“咳咳咳。”一下子噎住喉咙,赶忙示意杜若将茶端来一把灌进嘴里面

“你这孩子,吃东西也不知道小心些,谁还会同你抢不成”太后心疼的责备道。

“是呀,安歌妹妹可要小心些,可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韶华含着笑说道,话中却有着不同寻常的语意,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柳安歌却清楚明白。

坐在韶华边上的姜妙彤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楚辞的身上,柳安歌噎住的时候,楚辞的脚步微微动了动身体向前倾,似是要上前去。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神也似有了些波动。

攥紧抓在掌心的衣角,难道楚辞将军也……姜妙彤又看向柳安歌,对方那张脸怎么看都看的她心中窝火。

那侍卫第一次得见太后尊容惶恐至极,立刻跪倒在地上,毕恭毕敬的磕头下拜。

“奴才叩见太后娘娘。”

“嗯,免礼吧。”太后说道“听闻你对郎中令小姐遇险之事有些了解,可是真的。”

那侍卫依旧是不敢抬起头面见眼前尊贵的太后娘娘,垂着头声音之中皆是惶恐,说道:“回太后娘娘,奴才的确目睹了些线索”说完,这侍卫稍稍抬起了脑袋,将眼睛向上首的人偷瞄了瞄,一眼便与坐在太后身边柳安歌对上了眼神。只是视线刚触到柳安歌的眸子,便再一次低下脑袋。

此人的眼神似是有些不对,柳安歌的觉得很不安。方才这个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只是对方的眼神之中全然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这眼神与此人所表现出来害怕的情态全然不同。或许只是自己多心了呢,毕竟自己又不会读心术,说不准这个小侍卫的眼睛就是如同死鱼眼一般表现不出情绪呢?

只是心中的不安驱使着她又看了一眼楚辞,楚辞依旧是那般风轻云淡的的样子,清墨的眼瞳望着柳安歌嘴角挂着笑。

“将头抬起来说话,说说吧,你都瞧见了什么。”太后微抿了口茶,说道

那侍卫有些颤颤巍巍的慢慢直起趴在地上的身子,抬起了头,一眼瞧见了柳安歌似是一惊,仿佛不知道上首坐的是她一样。

演的可真像,柳安歌忍住扶额的冲动,看这人的模样八成是要将自己推出来了。只是有些奇怪,她与楚辞从头至尾并未发现有人看见,即便是有人,以楚辞的功夫怎可能会发现不了。这个侍卫的谎言是冲着自己来的,柳安歌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想法,虽然这只是她的猜测

果然,只听那跪在地上的侍卫,抖的筛糠似的说道:“回,回太后娘娘的话,奴才瞧见了…瞧见这位小姐悄悄的跟在那一位受了伤的小姐进了树林。 ”说着伸出了手,直直的指向柳安歌。柳安歌当真是想翻个白眼,这个侍卫还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她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表情,不让旁的人看出自己思绪的变化。

其实听闻了小侍卫的话,柳安歌的心中反而是松下了口气来。自己明明是一直同楚辞待在一起,而这小侍卫却是指了名的冲着自己来,必然是不知道实情的。但这样一个小侍卫与自己并没有什么交集,必然不会无故的想要害自己,那就是有人指使她。

究竟是何人,是她吗?柳安歌抬眼看向姜妙彤。亦或是她…韶华郡主。

“什么,你是说你瞧见了安歌妹妹?你若只是瞧见了安歌妹妹跟着许小姐,也不能说明些什么呀?”韶华郡主猛然地站了,瞪大了一双美眸一脸的吃惊。太后听了也皱起了眉头,有些怀疑。

“而且安歌妹妹与许小姐无冤无仇,为何要出手害许小姐呢。”韶华继续说道,似是在为柳安歌开脱。

“郡主怕死忘了,晌午之时许姐姐曾与柳小姐发生过争执。”姜妙彤从凳子上站起来,一脸愤懑的说道:“柳小姐及其丫鬟对许姐姐无礼,许姐姐便下手教训了丫鬟,谁知柳小姐竟想要掌掴许姐姐。”说着,她又羞赧的望了眼楚辞“不过幸而被楚将军拦下了,才叫姐姐免被羞辱。”谁知楚辞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柳安歌,丝毫不关注周围的环境。握紧了拳头,姜妙彤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起,她不明白,柳安歌的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不仅是太后就连楚辞也对她与众不同。

柳安歌并未出言阻止,也未便表情,只是听着姜妙彤的说话,嘴边似笑非笑。

“定是柳小姐对许姐姐怀恨在心,便狠心向姐姐下毒手想要置姐姐与死地……”这段话姜妙彤说的当真是声情并茂。

“你根本就是血口喷人,明明是许小姐先出言不逊辱骂我家小姐的,如今你怎的反过来污蔑我家小姐。”杜若却是无法忍受姜妙彤对自家小姐的诽谤,立刻站出来为柳安歌辩白。

“你一个下人,凭何对我如此不敬”姜妙彤一个箭步上前,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一个重重的巴掌落在杜若的脸上。将自己心中对柳安歌的情绪,都发泄在了这一巴掌上。只可怜杜若之前的红肿未消掉,就又一次结结实实的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这一巴掌来的措手不及,就连同柳安歌也没有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落下,屋子之中安静至极,没有人料到姜妙彤会这么彪悍大胆,在太后的面前掌掴她最宠爱的柳家小姐的大丫鬟。

杜若被打懵在原地,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柳安歌是最先回过神来,她忙从榻上站了起来拨开杜若捂着脸颊的手。五只鲜红的指印在杜若雪白的脸上显得格外刺眼,听方才的声音也知道这一下必然不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