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一男情欲小说-父债子还by空凉的城吧

相比较欧素影的拖拖拉拉,刀大智说要去长安,当时就把欧素影打晕扛着趁着夜色出府了。刀府门外一辆马车不知何时候在这里,黑马膘肥体硕,一看就知道口粮不错。

三个身手不凡的人护着个马车,警惕地看着周围。见到了刀大智,拱手作揖。刀大智把人温柔地放到车上软褥垫上,“出发。”

这三个人叫做,百里青,古山蚩,川谷。

三天前的夜晚,百里青出现在刀府主院的正房,惊醒了熟睡的刀大智。

“你是何人?”

刀大智奇怪地看向屋里突然出现的黑色人影。

百里青闻声,对刀大智行了个跪拜礼在了地上,惊喜道,“南星,我是百里青啊。”

明明是从未听过的名字,可是刀大智却觉得熟悉,南星,百里青,是我曾经认识的?看着黑暗中对自己行大礼的人,刀大智奇怪极了。

“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口音?

刀大智心惊。百里青的口音跟自己很像,或者说自己说话的口音跟百里青像。如果我是刀大智,我应该和羊牯他们一样说着般阳话才对。

刀大智起身点了盏灯,借着微弱的灯光去看来人的样子。

“你找南星何事?”刀大智问道。

“这,我自然是要找你啊。南星,你为何失踪这么久不与我们联系呢?要不是我听到传闻,心中疑惑今夜来探刀家,我们都不知道你在这里。你为什么装疯卖傻留在这里呢?”

百里青奇怪地问道。

刀大智不答反问,“你们找了多久?”

“一个多月了。”百里青愧疚地说道,“南星,都怪我。我不该留你和不靠谱的川谷在一起。那小子竟然让自己在湖边独处,他个没脑子的。若是我找不到你,我们万死不能辞咎啊!”

刀大智头有些痛,脑中闪过一些画面。

一个人张扬狂笑着,“我川谷愿与南星结为异姓兄弟。”

只听另一个洪亮的声音打趣道,“就你也配做南星的兄弟,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南星愿意,我怎么就不行了?”那个自称川谷的人回道。

“南星,你怎么了?”百里青担忧地扶住了刀大智的胳膊,“你可是病了?”百里青来之前,打探道这个刀大智病重曾请了徐医匠孟医匠等医匠在家治病,不过没见到刀大智的样子,这才深夜来探。

今夜见到百里青,刀大智想通了些心里的疑惑,心里激动。不过对这个百里青一无所知,不敢轻信,不愿与他交底,而是更多的探知百里青的底细,打听自己的过往。

“我受了伤,在这里养伤,等你们来找我。”刀大智顺着百里青的话说道,“除了你和川谷,还有谁在找我?”

百里青不知道刀大智失忆的事情,此时见刀大智思绪清晰,口齿伶俐,更是机警地发现了夜探的自己,虽然比以前反应慢了些时间,但是并没有传闻中那样痴傻,或许是南星为了隐藏身份装傻的吧。

心中庆幸着是他先找到了南星,若是齐王的人先找到了,那就糟了。

“齐王的人也在秘密找你,不过他们不敢声张。皇上或许已经知道你离开长安了,但是还不知道你失踪的事情。你一不见了,我们几人有些慌乱。找了这些日子不见人影,我就自作主张让玄参回长安报信,搬救兵了。我和古山蚩,川谷在这继续寻找你。好在我先找到了你,南星。”

刀大智不曾想自己竟然与皇家有着如此密切地关系。

心中骇然。

我和皇上,和齐王,和这个自称百里青的人是什么关系呢?

听百里所言,我是秘密离开长安来到齐国的。出于某种原因,我失踪了,而我应该跟刀大智长得很像,才被当成了刀家的家主刀大智。而齐王对我似乎存在着威胁,百里青和他口中的皇上,古山蚩,川谷,玄参对我似乎是安全的。

刀大智思考着自己获取的信息,并不急着搭话。

百里青觉得眼前的南星有些奇怪,确又说出怪在哪里,许是受伤困在此处而致。方才站在床边观察熟睡的南星,百里青惊喜激动地几乎要出声唤醒熟睡的人。

“南星,跟我走吧,我们和古山蚩,川谷会合,然后回长安。这里并非久留之地,若是齐王的人发现了就不妙了。”

刀大智直觉百里青是可信的,可是心中仍然疑惑,不愿轻信他的一面之词。

“我在这里待了段日子,这里的人对我很好,若我突然离开”。刀大智拉长了声音,话没说完,言外之意确已经明了。

今夜不会跟百里青离开。

自己仍需要时间去验证百里青的话。听闻齐王刘闳年幼封王,此时约莫十岁上下。怎会与我有过节?

“你可是担心齐王会对刀家不利?据我所知,齐王的人还没有查到这里,不过你在这里的踪迹隐藏的很好,若你随我离开,齐王的人就算找到了这里,但是见不到你人,没有证据,也不会拿刀家如何。南星,刀家的人可知道你的身份?”

百里青分析道。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身份,何况刀家其他人呢?

门外脚步声传来,“家主,你怎么亮灯了?可是没睡?”

随着羊牯的喊声,羊牯推门进来,见到了坐在床边的刀大智。

“起夜了而已,正要继续睡。”

刀大智回答道。

羊牯却并未急着离开,来到床边跟刀大智唠起了嗑。

“你可是有心事睡不着?跟我说说吧。我也有些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跟你说道说道。”羊牯知道刀大智已经不似之前那边痴傻,虽然言行还有些怪异,但是总算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我今天趟临淄给你找医匠的,也去拜访了欧家。我见到了欧公,他对欧娘子埋怨很深,张氏说话也很难听。欧娘子虽然有时候疯言疯语的,但是待人真诚,实在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不堪。我不愿告诉欧娘子,他家人对她的偏见,可是我又很难过自己无法说服欧公来接欧娘子回家看看。成亲后,新妇都是要被本家人接回家住几天才是礼啊。”

羊牯絮絮叨叨的,一时不能停的样子。

百里青在暗处与刀大智知会声,就先行离开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