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给力-带着遥控蝴蝶上班上课

天昏地暗,眼前一片模糊,而身着一袭白衣的柳青烟,无疑成了最后的明亮。她的眼神冰冷,声音也更加冰冷,她的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场。无形之中告诉所有人,在她面前老实点,否则吃亏的就只能是自己了。

老鸨瑟缩着点了一下头,心里想着他的南风馆里就有专门给小倌治病的大夫,要不要告诉他。一只手下意识地想要抬起来,不过传到脑子里的痛苦马上提醒他,这只自己精心保养、做过的最重的活就是端起碗来吃饭的手可是受伤了的,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个人!偏偏,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还不敢得罪这位害惨了自己的人,冲着胡同口看去,再扭了扭脖子,指明了方向,告诉她:“那……”

现在想要搀扶着这名少年再离开,显然是不可能了。

柳青烟咬了咬牙,使了使劲,将这名重伤昏迷的少年打横抱了起来。少年十五六岁,可是柳青烟也才十七八岁而已啊。而且两个人还都很瘦削,只不过这名少年看起来更像是营养不良给饿得瘦成皮包骨头这样的。不过破船还有三斤钉,柳青烟要不是个练武之人,自有一股子力气和韧劲,只怕她还抱不起他。

这个瘟神终于就要离开了,老鸨还有他的五个打手尝试着从地上爬起来,他们也要赶紧去找大夫看看啊。

柳青烟颇费力气地站直了身体,却又突然回过头来,死死地瞪了这几个人一眼。这几个人吓得手软腿软,又摔倒了回去。柳青烟只是要告诉他们一句:“祈祷他没事!”要不然的话,她只会让他们几个的下场更加凄惨。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不认为真要找他们的时候,他们能逃得了。

说着,她抱着怀里已经昏过去了的这个少年,快步走出了胡同口,要去赶紧找到一个医馆来给他诊病才行。

确定柳青烟已经走远而且绝对不会再转身回来吓他们一跳了,老鸨和他的几个手下这才敢再次爬起身来。

“砰!”忽然一个声音响起,这几个人早已噤若寒蝉,这下子更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样,再一次摔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第一反应,真的是刚才那个把他们一个个打趴下的人又回来了啊。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那个人确实已经走远了,不会再回来了。他们这才注意到,声音确实是从身边发出来的,而且就是他们旁边的这家青楼的两扇木门。

门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年轻公子,正是他忽然打开了这两扇门,才将他们吓了一跳。而这名公子一打开门就看到地上歪七扭八地躺了这么几个人,也几乎吓了一跳。

“刚才……就你们几个在这里?”这名年轻公子,环视了一下四周,沿着面前的这条胡同找了一遍,除了地上的这几个人之外,就不见其他人的身影。

倒是几栋房子的二楼和三楼正有不少窗户先后被推开,窗户后面,也站着两三个人朝这边看过来。当然,这里可是青楼一条街,探出头来的,个个都是女子。不过都是一副慵懒的样子,看样子如果不是才刚起床就是还没化好妆。

这位公子懒得搭理这些人,看了一圈下来,还是盯紧了面前这几个人。他时常出没于花街柳巷,这里更是他的据点,虽然不认识地上的这几个人,不过多少也都看了个眼熟,知道他们的身份。

而这个老鸨估计职业病又犯了,一看到这名公子,眼睛就直愣愣地盯着他,甚至都不舍得眨一下眼睛了。这样一位英俊而又有魅力的工资,可是丝毫不输给方才的那个瘟神。他的馆子里要是有这么两个头牌,还不怕整个京城的生意都得让他给抢走了一大半来啊。

不过,他也就是痴心妄想一下,因为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位公子可不是自己能够肖想的。他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闲王轩辕逸尘。知道了他的身份,老鸨自然就在想着,闲王这么问,到底是什么目的。反正肯定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否则他来这条花街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忽然出现表示他对他的“南风馆”也有兴趣。

这么说来,应该就是冲着方才那个瘟神来的。这位王爷虽然没有真正招惹过,但不用想也知道绝对不是老鸨这种小人物招惹得起的。更别说刚才那位瘟神打过的地方现在还在叫嚣着疼痛,也是他们不敢再招惹的啊。

这笔账,已经贴近去不少了。要是再不好好精打细算一下,只怕整个老本都要赔进去了不可。

见老鸨半天没回答,而几个打手更是老鸨不开口,他们更不会开口,一副惟命是从的态度。轩辕逸尘有些不耐烦了,又问道:“刚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是真的很好奇,要不然也不必舍弃里面的莺莺燕燕和美酒佳肴,特意出来这一趟了。

还别说,这会儿的功夫,原先陪坐在轩辕逸尘一左一右的两名女子也都跟了出来,照样一边站着一个,分别挽着轩辕逸尘的胳膊,半个身体几乎都紧紧贴在了轩辕逸尘的身上。连紧跟着轩辕逸尘一起出来的初一和十五都被她们挤到了后面。

就好像方才,那名小小的少年因为身体不适、腿脚受伤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贴住墙面一样,这两名青楼女子也是如此紧密地贴在轩辕逸尘的身上,倒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这两位不是受伤,而是一副柔若无骨的样子,惹人无限怜惜。

而她们的所有动作又是如此熟悉而又自然,摆明了她们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就连初一和十五,应该也早已见惯不怪了,一点反应都没有。轩辕逸尘就更不用说了,随着她们去,不过还是要从老鸨这里得出一个答案。

老鸨破罐子破摔,所幸摸了一把脸,将脸上那些参与的脂粉都给抹掉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身上还沾了不少的泥浆,如此一来,他就由方才的那张红白相间的大花脸变成了一张灰白相间的大花脸。

两名青楼女子带着一脸的嫌弃,却还是忍不住娇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声,若是普通男子听了,只怕个个都要心痒难耐。不过,偏偏她们面前的都不是普通男人,一个一个连点正常的反应都没有。

稍微正常点的,或许还是那个老鸨,他至少能看出来这两名女子正是在嘲笑自己。好在雨这么大,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将他脸上的泥浆冲洗地差不多了,彻底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只不过个个都看得到,除了他自己。

老鸨心里冷哼一声,暗暗骂一句不过都是卖身的,谁还笑谁啊。不过当着轩辕逸尘的面,他可绝对不敢当真骂出来,反而装出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带着一个可怜兮兮却又肉麻兮兮的哭腔说道:“我们南风馆里的一个小倌,收了我们的钱以后,竟然还打伤我们给跑了!王爷,你也看到了,我们几个都伤城这样,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明摆着,轩辕逸尘自己都主动出现了,他要真为他们做主,那就更好。他就算不为他们做主,至少他们也不会有更多损失了。至于那个瘟神,看这个架势,搞不好他和闲王是一伙的。明哲保身,老鸨选择了不说。

轩辕逸尘可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愚蠢,怎么会轻易就相信一个什么都能卖、连自己都能卖的老鸨的话,“一个小倌,竟然可以打赢你们这么多个人,还能这么轻易地就跑掉?这我就想不通了,他既然这么厉害,又怎么会沦落到你们馆子里去?”

“王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被人送过来的时候,可是被人吓了药的。这不是他醒过来了,我们才知道原来他这么厉害的啊!”老鸨说的倒也不是假话。多少被逼良为娼的人不是事先一无所知忽然就被卖到了青楼。

老鸨这句话,甚至引起了轩辕逸尘身边两名女子的共鸣,估计她们都回想起了自己当初是怎么沦落到青楼里来的。当着轩辕逸尘的面,她们甚至就红了眼眶,不约而同拿着手中的丝帕擦拭起了自己的眼睛。

轩辕逸尘这才明白,原来这么久以来,他只是顾着享受青楼里的“快乐”,却不知道这些人背后的疾苦啊。而且,老鸨的话,听上去也蛮像那么回事的。不过,他就算再“荒唐”,可也不想给一个娼馆去做什么主,再去祸害好好的别人家。

可是,心里又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方才他在里面,虽然在席上,与这么多客人还有姑娘们举杯对饮、觥筹交错,又有鼓乐之声不绝于耳。但忽然之间,他好像听到了柳青烟的声音,他心里充满了怀疑,怎么也不能相信真的会是柳青烟。且不说在过去的快三个月的时间里,柳青烟基本上未曾离开王府一步,更别说就算她要离开,怎么也不可能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