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盒(h)安白&女儿和亲家公操

“你少在我面前装蒜了!”柳未珂气冲冲地说道。她回想着张文栋种种反常的表现,又联想起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心里萌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难道张文栋之所以会性情大变,是因为鲁佳音把他当成了盛旷的记忆载体?

鲁佳音的头脑好像暂时清醒了些,她怔怔地看着鲁鸿书,迷茫地问道:“哥哥,我到底是怎么了?”

鲁鸿书揽着她的肩膀,说道:“别慌,没事了啊。你只是被吓到了而已。”

柳未珂连忙抓住了鲁佳音的手,问道:“你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私下和盛旷达成了什么协议?张队长失常的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鲁佳音听着她这一连串问题,有些慌张地挣开了柳未珂的手,而后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哥哥。“她在说什么啊?哥哥,她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凶?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她的身体仍在瑟瑟发抖,脸上还带着泪痕。

鲁鸿书连忙安抚道:“没关系,别多想。你刚才脑子发懵说了胡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乖,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鲁佳音慌张地瞥了柳未珂一眼,双眼忽然又变得无神。她呆滞地望着前方,口中喃喃道:“不要杀我,鬼目先生,求求您高抬贵手啊……”

“佳音,你冷静一点。别怕,哥哥在这儿呢。”鲁鸿书轻轻拍着妹妹的后背,表情变越来越焦灼不安。

刚刚她神志还恢复了正常,怎么突然间脑子又混乱了起来?柳未珂皱着眉头,担心这孩子又再耍心眼。毕竟,鲁佳音根本不是一般的孩子,柳未珂也已经见识过她的厉害之处了。

柳未珂不死心地问道:“佳音,你利用异能复制过盛旷的记忆,对不对?”

鲁鸿书烦躁地推开了柳未珂,将瑟瑟发抖的妹妹紧抱在怀里。“她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还不依不饶的?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柳未珂看着鲁佳音通红的小脸,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可能有些过于激动了。

“放开我!你们别想再利用我了,我情愿死,也不要跟你们回去!”鲁佳音不停变换着说话的语气和姿态。

柳未珂听着她颤抖的声音,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觉决定暂时放弃追问。她缓和了语气,对鲁鸿书说道:“她可能是受了惊吓,又被冻得太厉害了。我去找医生过来给她瞧瞧。你让她多喝点热水,被子盖得严实一些,免得她发烧。”

鲁佳音听着柳未珂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低声问道:“她走远了吗?”

“对。她已经出去了。”鲁鸿书见妹妹的表情转瞬间就趋于了平静,完全没有了刚才那副慌张害怕的模样。“你该不会是装的吧?”

“我要是再不装疯卖傻,她肯定会刨根问底,那张队长的事情,可就瞒不住了。”鲁佳音低声说道。她还是觉得身上有股寒意,连忙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她情绪转变如此之快,让身为哥哥的鲁鸿书心里都有些发怵了。她心思缜密,又擅长利用自己小孩子的身份博取同情,使别人放松警惕。她这孩子的内心世界,远比鲁鸿书想象得要复杂成熟得多。

鲁鸿书说道:“可我看她的意思,应该是已经怀疑你把盛旷的记忆强加到张文栋身上了。”

“那就让她怀疑去吧,反正她没有证据,我也不会承认。”鲁佳音把自己冰凉的小手放在嘴边,轻轻哈着气,想要让手变得暖和一些。她继续说道:“大不了,我就装成受了刺激,一直没有好转的样子。要是她从我这里一直问不出什么,迟早就会放弃的。”

“佳音,以后千万不要再自作主张了,不然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祸事来。”鲁鸿书说道,“我听说张文栋性情大变,他带领着好几个从禁区里逃出来的人,闯进一个小区里找到了一家异能人,还和那家人发生了争执。”

鲁佳音说道:“张队长之所以会那么做,应该有他自己的理由吧。他脑子里不过多了一个人的记忆而已,不会因此就疯掉的。不然,我岂不是早就精神分裂了。对了哥哥,你刚才去哪了啊?”

鲁鸿书犹豫了一会儿,才答道:“哦,我觉得待在房间里太闷了,就四处转了转。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你这丫头又出了事。”

其实,他是偷偷去看了玉玲珑。他总觉得那次玉玲珑在医院里见过鲁佳音以后,情绪就变得有些奇怪。他之前追问了妹妹几次,可是这丫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根本就不肯如实相告。他担心鲁佳音是不是像对待张文栋一样,擅自把别人的记忆强加给了玉玲珑。

他低头看着妹妹稚嫩的脸庞,不禁叹了一口气。这小丫头的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第二天清早,柳未珂找到了给鲁佳音进行检查的医生,问道:“那孩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其实应该没什么大碍的,她只是受凉了,有点儿发低烧。”那医生停顿了一下,补充道:“不过我看她受了不小的惊吓,总是在说胡话。小孩子心理本来就要更脆弱些。你们这些天好好关注她的情况,别让她再受刺激了。”

柳未珂说道:“好,我知道了。谢谢您啊,李医生。昨天那么晚了还把您找了过来,耽误您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先带您去我们这儿的食堂吃个早饭吧。”

李医生摆了摆手,笑眯眯地说道:“不用了,你不用那么客气的。我爱人给我准备好早饭了,还等着我回去呢。”

“是吗?那我就不耽搁您时间了。我送您出去吧。”柳未珂客客气气地把李医生送出了大楼。

当她告别了李医生,想要走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她突然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一楼的角落里。那男人正是季淼的男朋友苏思宇,他表情木然,像个雕塑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苏思宇,你干什么呢?”柳未珂好奇地走了过去,然而不管她怎么喊苏思宇的名字,对方都像是灵魂出窍一般,始终面无表情地低着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