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宝贝腿开点&就喜欢你这种的

公车宝贝腿开点&就喜欢你这种的

跟来拜访嫂子的王虎被丢在大门外默默望天。

等到陆大佬想起他这个人,已是一刻钟后了。

徐随珠唰唰朝男人射眼箭:带了客人来,居然把他关在门外。好在院子里有桌椅、秋千和遮阳伞,不至于让人站着干等。

陆大佬摸摸鼻子:“本想给你个惊喜。”

结果孩子妈主动亲他,他一激动给忘了。等缱绻的一吻结束才想起来。

“嫂子,你别怪老大,是我非要跟来的。”王虎比三年前成熟不少,“你总是给我们几个寄东西,我们却没时间来看你和小侄子。借这趟公差之便,怎么也要过来看看你们。”

他提来了很多东西,有小县城买不到的日用品、衣服布料,也有专门为俩孩子准备的文具、玩具。

徐随珠给他们寄去的不过是福聚岛自给自足的现成物资,他们却花光积蓄,跑遍商店大采购,这让她很是过意不去。

王虎这趟是带队保护海洋所考察船,于是,利用剩下的一天时间,又多做了一堆吃的。考察船上也有冷库,虽然海洋所自己也有准备,但不像徐随珠把游艇冷库填塞得那么满,她趁家里食材还够,又搓了些丸子、包了多种口味的饺子、汤圆等速食品,烘了一堆海味干,让王虎带去,把考察船冷库的角角落落也全都塞满。

王虎假装没看到老大的眼神,诚挚地道了谢,欢欢喜喜地抱着一堆物资回去了。

“媳妇儿……”

陆大佬酸溜溜地说:“给他那么多东西干嘛!他到时候肯定和我在一起,何必另外还要给他准备吃的。”

“游艇冷库里的吃食是特地给你准备的,食材都是最好的,你希望分给别人吗?”徐随珠看他一眼。

陆驰骁立马不说话了,搂过媳妇儿,抓紧时间温存。

次日醒来,包子爹已经出发了。

为免引起渔民猜忌,考察队凌晨三点离岸。

徐随珠原本想起来送他的,结果被他折腾狠了,凌晨那会儿睡得昏天暗地的,闹钟又被他关了,醒来已是艳阳高照。

她揉着酸软的腰肢,搓着中草药浴盐在浴缸泡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收拾好自己,去了一趟学校。

迟校长正好也在学校,正统计今年送出的高三毕业生的情况,看到徐随珠,张嘴调侃:“徐老师,总算想起过来啦?高考成绩出来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要等开学才回来呢!”

徐随珠摸摸鼻子:“这不太忙了么!”

“也是啊,听说你爸回来了?”

镇上很多人在传这个事,迟校长听说后不太相信,这事儿太匪夷所思了,哪有人被龙卷风刮走十二年还能全须全尾地回来的?

可传的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加上不止一个两个,几乎半个镇的人都在说徐老师的父亲回来了,由不得他不信。

徐随珠笑着把找到父亲的大致经过叙述了一遍。听得迟校长咂舌不已。

“如果不是你亲口告诉我,我真的不敢相信。”他不禁感慨,“感觉像天方夜谭似的!”

“谁说不是呢!”徐随珠至今都觉得找到她爹的过程很玄幻,“如果不是我亲眼目睹、亲身经历,我也不敢相信!对了校长,我今天来是有个事找您。”

她没说具体的,只说岛上来了一拨省师大的学生,虽然明年才毕业,但考虑到明年国家不包分配了,提前在打听镇中的招聘情况。

“您上次不是说想招几个师大毕业的来教语文吗?我看她们挺适合的。”

“何止是教语文的,其他科的我都想招。”迟校长发愁地叹了口气,“前几天去县里开会,一中那个地中海不知又在耍什么花样,话里有话地挤兑我,还说等着看我们学校关门……昨天碰到吴老师,她让我多留意几个年轻教师,八成又要拿我们学校当跳板,去一中、二中了。”

徐随珠皱皱眉:“一中的师资那么充沛,哪里需要从我们这里挖墙脚?”

“刘富海那人心眼小,哪怕挖去了不用,也不希望为我们所用。这几年,我们学校的升学率稳步上升,一中的升学率却慢慢在下降,最近两年还被我们反超,他心有不甘很正常。这人最拿手的就是挖墙脚,当初你、林老师、邓老师,不都被他挖过吗?只是你们不为所动罢了。但总会有动心的人。我们学校这几年大头都花在硬件上,教师薪资这方面,和一中比,还真没有胜算。”

两人就一中地中海……口胡!是一中校长刘富海,究竟在搞什么鬼琢磨了半晌,可眼下师生都在放暑假,想打听也寻不到人,只能先防着那几位年轻教师,万一被一中挖走,随时做好填补空缺的准备。

“走!”迟校长合上案卷,起身捞起草帽,“不是说省师大的学生在你岛上吗?我去会会他们!如果是真心想来我们学校,那必须全力挽留啊!”

正经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不要的是傻子!

迟校长求才若渴,当即跟着徐随珠来到了福聚岛。

“徐老师,你这岛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啊!每次来,都比上一次更完善!”

一下游船,迟校长就朝徐随珠竖大拇指。

他今年来过两次了,最近那次是六月初,陪前来交流学习的外县老师,来福聚岛观光,顺便在度假村食堂蹭了一顿饭。距现在不过两个月,总感觉又完善了一些。

徐随珠笑着说:“是不是码头扩大了的缘故?”

“倒是也有可能。”迟校长回头看了眼大湾码头,“咦,你家的游艇呢?我听夏老师说,你和学生们打赌,看谁能在你的教辅书初稿里挑出毛病,开学后你要奖励他们游艇出游?”

“是有这么回事。”徐随珠含笑解释,“怕他们在暑假里荒废了,激励他们自学。游艇被兜兜爸开出去了。您要是感兴趣,等他出差回来,我带您和师母出海玩!”

“哈哈!那倒不用!看哪个学生找对了茬,蹭他们的便宜一起开开眼界吧!”迟校长笑眯了眼,“那么高级的游船,还真没体验过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