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可语冰&太深了太快了h3p

成玉走后,天色也已大亮,等到红凤再过来找芜君时,果然也已到了下午练琴的当口,此时芜君的心情也已恢复平静,正巧坐在院中饮茶。

秋已过了大半,虽未深秋,院中的叶子早已秃了,落叶落得院中一大片,走路时时生风引得哗哗作响。

“芜君快过来,”正在饮茶的芜君闻声瞧过去只见红凤提了一只鸟过来,不解其用意,便道:“红凤姐,这是……”

“噢,这是今日晌午在街头瞧到的小玩意儿,瞧着它讨人喜的紧,你看它长得比鸽子要丰实,不过这毛色倒是鸽子一样雪白。”经过红凤这么一提,芜君算是看出来了,这根本就是那日在街头遇上舒舒那次看到的“啼血”也就是南秦人常说的“百泪啼”,更是西洛里没人稀罕的东西,只是,这鸟儿被舒舒买走是怎么又到了红凤的手里,莫不是…梁蔚的缘故……只是如今时局不稳不然真的要去看舒舒一趟的。只是红凤特意将这南秦旧物送于过来,究竟意欲何为……昨夜那个醉步错入“百花阁”究竟是她不是……

仔细瞧这只鸟,才发现它的眼睛不知为何已从天成的赤色变成了黑色,也难怪就连芜君开始也没将它辨认出来。“到底是姐姐看上的东西,着实讨人喜的紧,这下芜君以后就不怕无聊之时不好打发了。只是让姐姐费心了,还让姐姐破费了。倒是芜君的不是。”

“哎,倒也不值几个钱,我就是瞧着它讨喜就买了下来,我看你整日练琴无聊的紧,便将这小东西拿来送于你。”

“多谢姐姐。”

“呐,还不快快收下。”

“姐姐放心,芜君定会好好照看,绝不辜负了姐姐的一番美意。”

不知怎得,听芜君如此说,红凤竟觉得有些不舒服,笑得不禁有些不自然。“芜君呐,最近我教你的曲子可都会唱了?整日见你练琴也不知你这曲子练的如何。”因为当时和这红院的幕后人作保芜君是要成为下一个“红凤”的,就连同芜君这段时间的衣食作息都是按照当年红凤的标准来定的当年红凤之所以能够一舞动京城,正是抓住了天时,如今红凤突然问起自己的功课,怕是这西洛又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那,姐姐是要想芜君……”

“你也是从当时的水患中逃亡过来的,也该知道这次的水患不比之前,有好几处都闹了饥荒,虽说之前在南秦这样的事并不常见,可是也是在当时积攒了不少问题的,不然也不会到现在一并爆发出去。圣上为了安抚民心安排大皇子宏基前去赈灾,如今灾情得以控制,又得了不少民心,这次回宫势必会举行盛宴,倒是丞相自会安排你过去。”

“好,多谢红凤姐提醒,这段时间芜君一定会多加练习。”

“平时没事多练练就好了,可不要闷着,明日姐姐带你去前院看看,也顺道教导教导你。呐,可是不要再说劳我费心的什么的,听得我头都大了,好了,快去把这鸟收好,明日姐姐就来找你。”

“姐姐慢走。”

直到看着红凤走远了,芜君这才全然地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凳子上,有些麻木,她原以为红凤同她一样都是无家可回的可怜女子,而如今,就怕是个傻子也不会在这么想了吧,那个醉步错入“百花阁”的女子十有八九就是红凤。如今又来殷切地送她鸟,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在对她好,关心她,照看她,可实际上却是前来试探她的。

细看这只“百泪啼”的眼睛,这两只黑瞳色绝对是请的巧匠特意填染上去的,而又刚好是舒舒买走的那一只,如此精心策划,为的就是看芜君看到家中旧物被人随意玩弄之后的态度,可芜君终是冷静的女子,再多的愤恨、不满,都只能一点点地被自己压制下去。

“小家伙,你我都是可怜的人呐。”不管红凤出于什么目的,芜君看着这故国的鸟心中终是比较欣慰的,“小家伙,你看,离开了南秦,你我都是无家可归的小可怜呐。”

“不过,以后我们都有彼此陪着彼此,真好。”不知怎的,有那么一恍惚,芜君想起了那个分给他馒头的小痞子了,曾经在那时也有说过一样的话,只是转眼间秋天就要过完了,她也来到了这里。“大概…进城了吧……”思于此,芜君低头喃喃道,“以后我们可就要相依为命了呢!知道吗?小鸟。”

石新和老张肩并肩相互搂着走进更衣室,强劲的香槟泡沫迎面正中两人脸上!

老张豪气冲天,直接从肇事者库利巴利手中夺过香槟仰头痛饮,众人齐声欢呼。

同样被浇了满头满脸的卡洛斯大吼:“对我来说,今天就是我们的冠军决战!”

卢克大笑:“那我们还能去诺坎普再拿一个!”

众人纷纷大喊:“诺坎普!诺坎普!诺坎普!

去诺坎普再赢一场。”

阿鲁亚巴雷纳、库利巴利开始在更衣室中央跳舞,很快越来越多的球员加入了他们。

门被推开,明格斯、大张和吕晗也加入了更衣室狂欢。

——混合采访区,佩德罗切拦住了石新、老张和罗宾逊:“祝贺你们,一场伟大的胜利!”

“赛前你们想到能拿下巴萨吗?”

老张替罗宾逊翻译道:“巴萨很伟大,但我们不想投降。

足球比赛中会发生很多种结果,这场胜利是我们应得的。”

佩德罗切:“是什么决定了比赛?”

罗宾逊耸了耸肩把石新推到镜头前,众人一片笑声和掌声。

石新:“我们每个人都很好的完成了教练的布置,当一个团队像一个那样去思考的时候,他们将很难被击败。

今天我们证明了这一点。

但这还不是最终的结果,在诺坎普才会决定一切。”

新闻发布会现场,马蒂诺首先回答问题:“埃瓦尔踢得很不错,运气也站在了他们那一边。

在坎特被罚下后,里奥创造了几次非常不错的机会,如果我们能把我住其中任何一次……

当然足球场上没有如果,我们会在诺坎普做好准备。

我再重申一遍,这个赛季我们的目标是赢得所有冠军,不论发生什么这个目标都不会变。”

有记者问道:“原来你说过,这场比赛会以替补和B队的球员为主……”

马蒂诺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我们只会选择状态更好的球员,下一场在诺坎普也是。”

普约尔:“这个结果令人失望,我们都觉得至少能拿到一场平局。

最后我们的体力下降了,没能很好的覆盖中场,而埃瓦尔更好的把握了机会。

他们是一支非常出色的球队,比想象中还要出色。”

面对记者的提问,老张开始翻译罗宾逊的回答:“上半场我们的防守非常专注,我们做出了更多跑动。

在梅西上场后他们给了我们巨大的压力,维吉尔、埃梅里克、凯帕还有恩戈洛表现的非常好。

在恩戈洛被罚下后,我们踢得非常困难,好在最后时刻斯通拯救了我们。”

台下响起掌声,话筒被递到石新手里:“不,应该感谢的是所有人,包括今天所有埃瓦尔球迷。

进球是属于所有人的,希望我们能在诺坎普延续今天的表现。”

走出球场,已经入夜的街上依然人头涌动,球迷们久久不愿离去一直在欢呼和歌唱。

看到老张和石新,欢呼声更为热烈,又是一轮签名和合影之后,两人才在大家的陪同下回到公寓。

一进门吕晗就说道:“嘘,小声点,董哥已经睡着了。”

大张也低声说道:“小董真是累坏了,刚才给球迷签名的时候都快站不住了。”

老张点头,和大张聊了几句就听见了身后的鼾声——

石新已经坐在沙发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的加练企图被老张强行扼杀:“小石小董,你俩现在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好好恢复!”

从重新开机开始,石新的手机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他只好用老张的手机拨通了李雪的电话。

董哲的手机也几乎被打爆,吕晗也是一样,三人只得再次关机。

大张告诉他们,国内几个大的体育网站设置出现了服务器宕机!埃瓦尔对巴萨的比赛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冲击。

“大家都预测,下一周在诺坎普的比赛肯定会打破昨天的收视纪录,流量还会有显著的提高。”大张接着补充道:“连咱们的下一场联赛,预计都会被国内全面直播!

而且看这样子以后场场都是。”

大张拿出手机搜索起来:“你们看看,连我都收到了一条推送广告,现在一下子开了不知道多少条到西班牙旅游看球的线路!”

上午的训练课以恢复为主,石新明显感觉到气氛已经完全不同,即使是简单的放松和拉伸,队友们也都异常认真。

帮助他拉伸的尤尔郑重的说道:“在NBA,这也是化学反应的一种。

我们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战术课上老张侃侃而谈:“……这一次我们有三天的时间恢复,尤尔和卢涅会严密监控大家的身体状态。

我们的目标非常简单,对科尔多瓦一定要赢!然后同样是三天的休息时间,那将决定我们还能不能再打一场国王杯的比赛……”

战术课结束,按照联络官兼新闻官西斯科的安排,石新和董哲接受了短暂的采访。

获准进入球场在一旁指定区域等候的记者们看起来有十几人,众人大吃一惊。

库利巴利:“以后他们每天都会来吗?”

卢克回道:“在打完巴萨之前,我猜每天应该都会是这样!”

阿鲁亚巴雷纳拍了拍库利巴利的头:“小伙子,你得赶快习惯这样被关注的感觉。”

库利巴利指着石新和董哲的背影大笑道:“你更应该对他俩说!

我听说昨天的比赛,中国有差不多相当于西班牙一半的人看了比赛的直播!”

众人皆惊,阿鲁亚巴雷纳:“……我的上帝!

如果我们打进了国王杯的决赛,那会有多少人看直播?”

王亮和李晓也在采访的人群当中,约定的时间结束,石新和董哲特意留下又专门为中国记者回答问题。

王亮举着手机:“石新,和普约尔他们对抗是什么感觉?”

石新叹道:“普约尔好像有好长时间没打了吧?

说实话我觉得要是前几年的他,我觉得我根本没机会。”

王亮:“那马斯切拉诺呢?”

石新:“要是他首发,我觉得可能我的消耗更大,马斯切拉诺盯人太紧了,是我见过的最难对付的。”

王亮:“那梅西呢?”

石新:“我们没有直接对抗……就算有,我估计我也追不上他,碰不到他,他实在太快了!”

众人哄堂大笑,石新笑了笑认真的回道:“梅西不光是速度快,脚下频率快,我觉得他的反应和思考速度都太快了。

你只能做出一次反应的时候,梅西能做两三个假动作,你能怎么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