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破瓜的 处 女AV-我没有穿胸罩去上班

乡下的农户们一年的收入,就只有地里那点粮食。再想要贴补点家用,就是想勤快,也没这么多赚钱的机会。

尤其是张嫂子这样的寡妇,卖力气都没人会要。所以陈佑怡一开口,张嫂子只稍微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下来。

“这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只要你们放心我,我一定尽心尽力!”张嫂子拍着胸口承诺下来,她家实在太穷了,光靠田地里那点粮食,还不够填饱肚子的。

陈佑怡笑道:“要是不放心,我们也不会来找你了。嫂子,那之后就麻烦你了。”

她带着张嫂子去了牧草种植地,把几块隐蔽的地方都告知了:“这里就已经很偏僻,再往里,就是深山。嫂子,你在这里住得时间比我久,应该知道深山的危险。”

深山里面偶有猛兽,虽然遇到的次数不多,但要是遇到了,就糟糕了。陈佑怡现在来到这里还心有余悸,她可是差点就死在这里了。

“那哪能不知道呢!”张嫂子一点也没疏忽,说道:“这些我都清楚,你就放心吧。”

牧草得到了接替,剩下的就好办多了。

山药不需要太费管理,院子里移植的花椒也成活了,不用特别照顾。这些活都不重,隔几天浇个水施点肥,穆秀莲就搞定。

穆秀莲本就为自己不能帮上忙而自责,听陈佑怡这么提议,立马就答应了。

“家里一切有我,你们就安心在外面做事。”穆秀莲想着两个孩子外出谋生,又有些心酸,擦了擦眼角,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我给你们准备点吃的。”

陈佑怡想尽快,这段时间进城打工的人正多,去的越迟,机会就越少,当下决定第二天就启程。鉴于穆秀莲的依依不舍,又将时间往后延迟了两三天,等穆秀莲情绪平静了再走。

这两三天里,陈佑怡又亲自照料一次她的‘小金库’,给山药除了草,给花椒浇了水,还去收割了最后一次牧草。

之后闲了下来,她做不住,正好秦子恒准备上山把兽夹收了。他不在家,这些东西没人摆弄,就是捉到了猎物,也不能带回来,干脆收了,放在山上日晒雨淋,不用多久就锈了。

陈佑怡就跟着一起去了。

自从上次发现了花椒树之后,她对这片深山抱有巨大的期待,每次找到机会,就要跟着去深山里转上一圈,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不过自那一次之后,就没再找到过稀罕的了。

这次她找得格外仔细,还发动秦子恒帮忙一起找,居然走了狗屎运,被她找到几株疑似的辣椒苗。

那苗还很幼小,大一点的四五片嫩叶,小一点的还顶着两片芽。至于为什么说是疑似,是因为这几株辣椒苗和陈佑怡以前见过的不一样。

她以前爱好阳台花园,经常种点花花草草,以及辣椒小葱之类的日常香料,种过的辣椒品种繁多,但没有一种是这样的。

“不过是几株苗,不管是不是,先带回去种下。”秦子恒见她犹豫,在一旁蹲下就开始挖:“是就最好,不是也没关系,就当多种了两颗白菜。”

也是,又不是多复杂的事情。陈佑怡一想也是,跟着挖了起来。

因为多了这几株辣椒苗,陈佑怡一天看三回,恨不得挽起裤腿,下去表演个拔苗助长。等到了出发的日子,最舍不得走的就已经变成她了。

两人进了城,先去租了房子,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找房子快速地多,陈佑怡不是娇生惯养的人,秦子恒更不用说,专门挑拣了一个性价比高的小屋子。

“这地方还不错。”陈佑怡交了钱,在新住处转了一圈,这是个排屋中间的一间,两间厢房,一个小厨房,院子里有一口井,井水清澈。

秦子恒行军打仗的时候,再恶劣的环境都能休整,自然不会有怨言。

安顿好落脚处,两人去城里转了一圈,看看行情。

秦子恒要找份工作很容易,城里多得是卖力气的活计,秦子恒又多得是力气。但是陈佑怡当即否决了。

这种卖力气的活,既辛苦,又赚不到钱,太不划算。

转了一圈,陈佑怡决定还是干她的‘老本行。’

“我对生意没什么见解,只有吃食上有点心得。”这个连网络都没有的地方,经常让陈佑怡有种怀揣着宝贝用不上的无力感。只有嘴里的那点滋味,能够慰藉她。

秦子恒没意见,只要是正当劳动,他什么都能干:“你决定就行。”

“你……”陈佑怡有时候会疑惑,秦子恒再怎么说,也是当过将军的人,为什么这么好说话?最开始她只以为是秦子恒为人和善,但和善到从不提出反对意见,这未免太过了。

但这种和善,又不是因为他懦弱好欺负。林林总总加起来,就有些显得怪异了。

秦子恒抬头看了她一眼,等着她往下说,陈佑怡却词穷了,把下半句吞了下去,随便找了个话题扯了开去。

最终,还是决定了做小吃生意。

“像之前那样的摆摊,走街串巷,流动性太大,不能拉拢回头客。”陈佑怡回忆了之前的‘煎饼生涯’,又道:“也有很多受到限制的地方,能赚几个小钱,但是不能做大。”

以前她只有一个人,现在有一家四口,必须多赚点才行。

“你的意思是,盘间铺子?”秦子恒一点就透,赞同道:“可行。如此一来,你也不必太辛苦。”

他监察过陈佑怡沿街卖煎饼的模样,知道卖小吃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陈佑怡一心考虑的客源和发展,一直没把自身的辛劳考虑进去,猛地听到秦子恒的话,还愣了一下,之后克制不住地脸红了。

说话能吞下去不讲,脸红却不是能够自由控制的。陈佑怡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大义凛然地说正事。

他们又去找了人牙子,人牙子知道他们虽然没什么钱,抽不到多少油水,但不像有些客人,只看不买,油水少总比没有来得好,对他们还算尽心。看了两天,总算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铺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