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换经历-老李的幸福生活许潇潇

秋天,风儿飘渺,万里无云,就连天空中翱翔的大雁和雄鹰都变得深沉起来。皇家围场的株株银杏结出双双对对的果实,沐浴在阳光下,洗涤尘埃。

今日胥子熠骑了一匹极为俊俏的黑马,它是胥子熠17岁那年征战陈国所获。这匹汗血宝马能够日行千里,性子却极烈,桀骜不驯。那时,胥子熠花费整整七日才将它驯服,为它取名“掣电”。

围场中的胥子凌和胥子玖等一众人,皆着骑装,神采飞扬,无一不期待着今天这场围猎。皇后与官家女眷们不善骑射,大都待在营帐内,吃着瓜果闲聊观战。

而令人惊奇的是,除喜爱围猎的安然外,冉一一竟也着一身红色骑装!看起来虽身姿纤细,却同样英气逼人。

“冉一一,你还会骑马?”

出乎意料的,胥子熠稍一偏头便瞥见了冉一一骑着大白马与安然语笑嫣然的样子,被惊艳到。

“哼!本姑娘什么东西不会呀!小瞧我了吧?”

骑马是冉一一在现代除鉴赏美男外的另一大爱好之一。她从十二岁就开始学骑马了,骑术相当不错。

胥子熠道:“当心别摔了。”

冉一一:……

“你就不能说点好的?”

胥子熠自觉有些无辜和委屈:“本王的善意提醒难道也有错吗?”

“你……我……算了!我俩简直无法交流!驾!”

冉一一懒得再理会某位直男,骑着大白马与安然走开了。

胥子熠想,他这又是招她惹她了?女人的心思好难猜啊。

“殿下,皇上在那边等你。”

“嗯。”

安然也很喜欢骑马。所以,她和冉一一这两个小机灵鬼不一会儿就跑出去老远,与大队人马脱离。胥子熠不过是离开了一小会儿,与胥子凌说了几句话,转头就不见她俩的踪影。

这个冉一一!真是一刻也闲不得!罢了,有莫答在,应该没事。

“摄政王殿下。”

贺坤今日竟也出席了?

“国公看上去精神矍铄,可是身体好些了?今日可要与本王一同上场?”

“哈哈……摄政王殿下骑术精湛,整个青胥已是人尽皆知!老夫年老体衰,又怎能与殿下相比?只不过,老夫身边有位少年郎,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想与摄政王一战!”

胥子熠挑了挑剑眉,饶有兴味地问:“哦?是谁?”

只见贺坤身后走出一位身姿挺拔矫健的少年,脸型刚硬,眉眼凌厉,嗓音低沉。他跪地伏身行礼,声音刚劲有力:“殿下,是卑职!卑职仰慕您已久。今日斗胆,想与摄政王殿下切磋一二。不知殿下可否赏脸?”

“抬起头来,让本王看看。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无所畏惧地抬头,一字一句道:“属下名唤柳萧城。”

“好胆识!本王记住你了!柳萧城,你一个小小侍卫,既有胆量下战书,本王身为青胥摄政王,敢为青胥之先,岂有不应的道理?说吧,你要如何比?”

柳萧城对上胥子熠一双压迫力十足的丹凤眼,竟没有丝毫怯场!他答话时语调平缓,从容不迫:“就比射猎吧!一炷香时间,殿下与卑职二人谁射的猎物多,谁就取胜。”

“好!”

胥子熠的眸色又亮了几分,眼中透着毫无掩饰的赞赏。这天底下敢与他比试骑术的人少之又少,敢与他比试射箭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今天,这个看起来不过刚及冠的小小少年,就敢张口与他比射猎?真不愧是贺坤的人,有意思。

“皇叔,你这光嘴皮子说说有什么意思呀,不如押个好彩头吧。”

“彩头?你想押什么?”

胥子启笑道:“侄儿听说,皇叔欲将那兵部尚书一职交付给户部那位乡野小子杜志杰?依侄儿看来,真是可惜了啊!不如,今日我们便以此为注!若是皇叔胜了,兵部尚书的空缺照旧留给杜志杰,罚这小子去杜志杰的府上洗马;若是这小子侥幸胜了,就把那户部尚书的差事赏给他,如何呀?”

胥子启又想干什么?

胥子熠骑在骏马上,高高在上。他的眼睛直盯着柳萧城的一举一动。他冰眸闪烁,问:“柳萧城,你可敢与本王赌一把?”

“卑职荣幸之至。”

“那好,就按嘉王说的办吧。”

“哈哈哈哈……那老夫就在营帐内等着摄政王的捷迅啦!”贺坤的笑总令人觉得阴森森,像是不怀好意。

“托国公的福。”

胥子熠不再多言,命人为柳萧城牵来一匹红马。看马的成色,也是一匹良驹。

“开始!”

嘉王前一秒下令开始,后一秒二人便骑着宝马便绝尘而去,霎时没了踪影。

“国公,你说,谁会赢啊?”

“嘉王殿下希望谁赢呢?”

“哈哈哈哈……本王自然是希望皇叔能赢了。皇叔今日若是输了,丢的可不只是他自己的脸啊!哈哈哈哈……”

胥子启狂笑不止,而后又以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回营帐喝酒去了。而贺坤此时却吩咐左后跟随他们而去,不知又在密谋着什么。

“安然,你好厉害啊!”冉一一巴巴地看着安然射下来的鸟儿和兔子,止不住赞叹。

“哎,小意思小意思!”安然难得谦虚地摆摆手,说“这论骑射啊,青胥谁能比得过我青胥摄政王啊!皇叔若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

“切!有那么夸张嘛?!”冉一一不以为然地撅起小嘴,嘟喃道,“我只知道他是个极品闷骚。”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诶,你快看!那边是谁?好厉害啊!”

冉一一忽然发现远处有一位百发百中的少年郎。他拉弓射箭的样子简直帅爆了!

“啊啊啊!安然!他射的不是箭,是老夫的少女心啊啊啊!”

冉一一又疯球了。

安然闻言回首,便看到柳萧城正在弯弓射雁,姿势帅炸。

“哇!走走走,我们快过去瞅瞅!”

安然与冉一一二人翻身下马,悄咪咪地潜到那人身后的草丛中,探头探脑。

那少年仿佛觉察到后方有动静,竟将箭头对了过来。冉一一暗道不好,飞快拉着安然侧身躲过,右肩被箭头擦伤。

安然受惊过后恼火地站了起来,大喊:“住手!”

“郡主!”

少年看到了安然,神色极为惶恐忧虑。他跪下道,“郡主!您可曾受伤?萧城无意冒犯,还请郡主恕罪!”

冉一一问:“安然,这人你认识啊?”

“嗯?没有啊!我从未见过此人……啊!一一,你的肩上流血了!”

安然擦了擦冉一一右肩上的血,焦虑不安。

“放心吧!只是皮外伤,无碍的。啊……别动!嘶……”

还是有些疼的。

“臭小子,你方才说,你叫什么来着?”安然愤然叉腰,气势汹汹地走到柳萧城跟前。

“卑职柳萧城。”

“哼!柳……萧城是吧?你是哪位大人的随行人员啊?”

“卑职……卑职是国公府的人。”

她不记得自己了,柳萧城有点小小的失落。但他转念一想,安然贵为郡主,而自己不过是个落魄侍卫,她怎么可能记得住自己呢?遂也释然了。

“贺爷爷?”安然又问,“那你不乖乖待在贺爷爷身边,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卑职正在与摄政王殿下比试射猎。”

“什……什么?!你竟敢与我皇叔比试射猎?!你是疯了吗?”

“哈哈哈哈……真是好玩!居然有人敢去挑战胥子熠的淫威了?安然,快别挡着人家了!让他与胥子熠好好比一比!”

柳萧城这才抬头看了冉一一一眼,很快垂眸。

“可你的伤……”

“他又不是大夫,你留着他也无用啊。我们先回营帐候着吧。”

“我……好吧。”

安然撇撇嘴,颇为不甘地朝柳萧城吐了吐舌头,与冉一一御马离去。而柳萧城在她们转身之际,几乎是瞬间上马,继续他的捕猎。在短短的半柱香内,他已经射了七只兔子和四只鸟。但想要赢过胥子熠,这远远不够。

另一边,胥子熠亦是马不停蹄地围捕着猎物,不多时便收获了十多只又大又肥的野兔。

一炷香过后,胥子熠和柳萧城先后回到营帐。胥子凌一众人等得有些焦急。无数人都在等着一场好戏。

“皇叔不愧是我青胥的战王啊!这才一炷香的时间,就猎了这么多!”

胥子启看到满载而归的胥子熠,心中虽不是滋味,却也无可奈何。

“嘉王过奖了。若是嘉王自幼从军征战,现在未必会比本王差。”

胥子熠意有所指,话里有话,讽刺味有点浓。嘉王从小娇生惯养在宫中,何曾向胥子熠那般,为了青胥的一方安定,踏遍神州大陆,南征北战?

胥子启脸上的笑挂不住了,他道:“侄儿自是比不得皇兄,胸襟宽广,毅力超群。”

“哈哈……嘉王,你看!柳萧城射的东西也不少嘛!”

贺坤乐呵呵地指了指柳萧城的丰硕战果,胥子凌也被他的猎物吸引。因为满满一大堆的兔儿鸟儿中,一头小鹿格外的显眼。

“这是……麋鹿?”

胥子凌龙颜大悦,亲自走下来查看。

“回禀陛下,是的。”

“妙啊妙啊!果真是后生可畏!柳萧城,你真是让朕刮目相看!”

“陛下谬赞了。”柳萧城不卑不亢。

胥子熠端详着那头小麋鹿,没有说话。过了一小会儿,沈宁浩已经统计出两人的猎物数量。

“启禀皇上,摄政王殿下猎了二十三只野兔鸽子,柳萧城猎了二十一只野兔鸟儿和一头小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