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太大太粗太长活还好-为什么男生越亲越想亲你

手臂一揽,让撑到打嗝儿的萧灵儿舒服的躺在她的怀里。她俩静静的听着篝火偶尔炸裂的噼啪声,仰望星空。

天空繁星点点,月亮弯弯。水边清凉的微风拂面,正是打盹儿的静谧好时光。肖笑忽然扭头,忍不住看了一眼还在忙碌的凌玉。

白衣少年认真的翻着东西,手法娴熟老练。身形有些少年人自有的单薄,却也结实好看,他五官精致,唇红齿白。但不像江浩然眼窝深邃,也不像寒冰那样锋利。反而眉眼很柔和,在火光里更是暖心的感觉,就像……一块水白暖玉。

平日里,所有人都夸他待人亲和又不失分寸。还经常被长辈们说温润如玉,性子柔和,有度量,能容人。其实他现在这样也不是不好,肖笑突然觉得这个冤家除了老是压她一头之外,也还勉强能看吧,没有那么差劲。

察觉有一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凌玉回头,刚好和她对视了一下。发现是肖笑之后就嫌弃的挪开了,再抬眼一看,肖笑果然翻了个白眼在低声咒骂着什么。凌玉觉得好玩,不禁展颜一笑。心里暗道,这个疯丫头,不闹人的时候其实也挺好的。

他弄完了手上的东西,起身离开。把一只烤好的山鸡拿好,走到三个女孩子那里给她们。又变戏法一样,拿出来一串烤好的里脊递给了秋子萱。看着她满眼小星星的接过去,他心里柔软,就揉了揉秋子萱的头发。

“为什么我没有!”一声不满的大叫,把她们生生吓得断了魂……

突然出现在背后的肖笑,凌玉吓了一跳,让他闭眼吐了一口气,好生缓了一下。

“明明里脊肉最好吃了,为什么我没有!”很没眼色的肖笑,似乎看不到大家对自己的嫌弃,继续质问着。

肖笑分明吃饱了的,可还是闻着香味儿,十分不争气流下了口水来。

“你要是给我送花,我也给你来一串里脊啊。”凌玉没好气的说完,不在意的拍了拍手整理好了衣服袖口就走了。

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凌玉向来公平,人敬他一分他就还一尺,这是他做人的道理,仅此而已。

男弟子那边早就只等他了,凌玉灭了篝火,走过去随地盘坐和他们一起吃,谈笑古今趣闻。江浩然偷偷拿出来一坛子酒来,一打开盖子,酒香味儿飘出了好远好远。然后把女弟子们也惊动了,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要偷喝美酒,除了两个人。

萧灵儿一手护小玄武,一手被肖笑拉着踉跄着开始漫山遍野的找花。管他什么有刺没刺,有毒没毒的,都往一件白色的外袍打结而成的兜兜里面塞。更不会管它好看不好看,只要是花儿,都一股脑儿的进了兜兜里。

看的萧灵儿咂着嘴,那眉毛都皱到一起去了。她望着手里这一兜自己都嫌弃的花儿,思考怎么跟一脸斗志昂扬的肖笑提醒,这大概是换不到师兄烧的里脊肉。

直到萧灵儿眼看着一片瑟瑟发抖的食人花,被连根带着土薅了出来,塞进兜兜里,她终于忍不住了。

“师,师姐!”萧灵儿艰难开口。

“啊?我叫肖笑!叫老子笑笑!”肖笑一边说着,一边又下手薅一把食人花,正累得一头汗。

“啊,啊……好。”萧灵儿看着一地凋零的食人花,已经死的七七八八,基本没啥好拯救的了,又把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你想说什么?!说!”肖笑喘着气,霸气的摸了一把满头的汗水,然后回头看欲言又止的萧灵儿,有些恼她耽误时间。

“没,没什么!那边不错,我们去那边。”那边的花儿看起来正常一些,萧灵儿如是想。

最后,两个人终于累的倒在了草地上,肖笑看着一大包的花儿,开心的笑了起来。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萧灵儿也是松了口气,约摸着这片山,明天怕是不会有蝴蝶和蜜蜂了。

清风徐来,带着草香,两个人都有些乏了,她们竟然毫无防备的躺在地上就睡着了。

酒饱饭足之后,大家还是相谈甚欢。交流了很多练功的心得,又聊了很多有趣的事儿,气氛一直很浓烈的停不下来。

一直到江浩然四周张望了一下,脸色一变,“哎?不对啊,肖笑呢?”

“灵儿呢?!”凌玉打量了一下周围,心里一惊。放开神识到四周,居然找不到那两个丫头。

“我的天,刚刚不是还在那儿吗?!”

“赶紧找!把灵儿弄丢了,萧师叔不得活剥了咱们……”

“哇,灵儿?肖笑,你们别吓我们?赶紧出来!”

大家纷纷起身,赶紧去找那两个活祖宗,气氛一度开始紧张起来。

一直等到月上中天,掐着腰好一通找人的柳晚洲,才好不容易找到两个睡着了的女孩儿。说实话他都快喜极而泣了,这大大咧咧的肖笑丢了没啥,灵儿丢了,他们几个估计别想好过了,比起来萧师叔,他们比较愿意选择面对可怕的江北。

“哎,大家都过来吧,找到了!”柳晚洲喊着,让大家都聚了过来。

没想到的是,那睡着的两头猪儿,还没有被他们一群围观的人吵醒。尤其是睡梦中的肖笑,还伸腿儿压住了努力想爬走的小黑龟。

听到有人找到了,凌玉那颗吊起来的心,这才肯被放了下来。但是当看到自己的衣服里,装满了不知道什么品种,一堆乱七八糟的花儿。凌玉扶额,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后来因着那包花儿,凌玉被嘲笑了好久好久……

青灵山,小房间里。

萧易寒把小玄武从灵儿手里轻轻拿了出来,让她安稳的睡在床上。在灵儿的灵台上,有他亲自种下的灵印,自然是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当凌玉把灵儿送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青灵山云桥上等着了。

可怜凌玉被吓到开始后怕,毕竟疯玩到这么晚,萧师叔居然在云桥上等人。让凌玉认为这份重视之心,天地可鉴。同时无比庆幸没把灵儿弄丢,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萧易寒掐了个仙决,灵儿脏兮兮的白衣又变得干净起来。见她熟睡不忍心让她起来洗澡,便也由她睡的不知今夕几何。

等到灵儿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师父的怀里。周围白云涌动,流逝的景色化为一道流光看不清晰。师父这次速度极快,一步就在千里之外。

在一个陌生的小镇子上,灵儿被师父放下来。被嘱咐不能乱跑,捉够了十只妖魔就可以跟师父一起走了。随后就把紫金葫芦给了她,萧灵儿看着师父踏着虚空离开,不在意的伸了个懒腰。

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修行方式,也不慌张,四处看看,她抽抽鼻子。

啊,好香啊!

早晨的路边,一个老奶奶在蒸馍馍。一开蒸笼枣子的香味儿就冒来,大股的蒸汽里,老奶奶的慈善的脸上一直带着笑。

不过那里好像人特别多,像是一群乞丐都挤在那里。老奶奶心肠善良,蒸的馒头分给他们,也不要钱。

摸摸自己的肚子,灵儿舔了舔粉嫩的小嘴,然后别过眼睛努力不去看它。暗道心无杂念,心无杂念……

南方,太玄宗。

一个白衣白发的女子懒懒的躺在榻上,雍容贵气的闭目养神。一直等到一个女弟子进来说了什么,她这才慢慢坐起身来。

虽不施粉黛,可依旧无意间就能惊艳着时光的容颜,多看一眼都是赚到。她肌肤细腻,骨肉均匀,眉梢眼角都透着秀丽,加上一种发号施令的贵气,说不上来有多漂亮,却绝对是那种一眼就挪不开。像是轻云之蔽月,回风之流雪,自而美的动人心弦。却又普普通通,美得独一无二。

这就是太玄宗宗主,而今快五百岁了,却是公认的仙界第一美人——慕璇。

门外进来的人也是一身白衣。慕璇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好久以前。

那人从门外进来的时候,一副傻傻愣愣的样子,然后红着脸摇开一把折扇,使劲儿的扇风。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建立一个和南方对着开的太虚宗……

她的呼吸停了,重叠的影子破碎掉,再重合起来却不一样。

眼前的人眉目如画,神情清冷。他白衣黑发,行走之间浑然天成的气质,是常年身居高位所固有的高绝气息。眸光深邃沉静,犹如最深处的虚空,望不到底。这双眼眸,好像天崩地裂都不会乱一分一毫。

根本不是那人,他不喜束发,常年随性,任风微轻。普普通通,让人就算多看上几次,也难以记住他那张脸……哪有半分这般一眼就忘不掉的绝世之姿。

回过神过,慕璇叹了口气。

人老了就是喜欢想那些往事,不经意间总能被勾起几分以往不注意的细枝末节来,轻蔑的不愿意回忆,却还忍不住仔细回味其中两分滋味。

“太虚萧易寒,见过慕宗主。”萧易寒行了一礼,目不斜视,就静静的等着慕璇看了自己半饷才回神。

“你来了,来了就随我走走吧。”慕璇扶着女弟子的手站起身来。

带着萧易寒就在太玄宗上步行,朝着太圣山走去。

山顶上,狂风凛冽中的两个人,慕璇白发微扬,而萧易寒纹丝未动。

“你果然不错。”慕璇笑着点点头。这太圣山的风灵已修炼万年,呼风唤雨不在话下,能在这般狂风中静立的人实在不多。何况是能视若无物,怕是仙界只有这一人。

慕璇带萧易寒去一个避风亭子里坐下,开口道:“想必你也听说了那件事,我本不该叫你来见我,可是那些老不要脸的既然敢找你,我也只能让你来一趟我太玄宗了。”

倒了一杯茶,慕璇递给萧易寒,看着他伸手接过,气度不凡的垂眸品茗,看的慕璇眼神越发柔和。

“听闻你最近收了个徒儿?”

“是”

一直沉如弱水不起涟漪的他,神情却好像被牵动了一下。慕璇忽而一笑,她随口一提罢了,却不想发现了这再孤傲冰冷,心若磐石的人,也会有自己在意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个五岁的奶娃娃。

“你既已经知道,我让你来的意思,想必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自然。”

“跟你说话就是省力气,清瑶,把东西拿过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