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被含醒是什么感觉-肉多好看的快穿文

一番比试下来已经过了晌午,皇上也有些乏了,便遣了众人,明日在进行接下来的比试。

顾千柔向崔公公要了两只雪兔,便急忙跑过来追上三王爷的脚步,看了看三王爷的胳膊,担忧的说:“昨日你说受伤了,可是胳膊?”

三王爷勾唇,看着面前的小女子,眼中泛出暖暖爱意:“没事了,不用担心。”说完指了指顾千柔手上的雪兔:“你确定拎着流血的兔子到处瞎走?”

“若是嫌兔子流血可将兔子倒过来拿。”三王爷和顾千柔回头,便看见安飞文拱手请安:“参加三王爷、顾军师。”

顾千柔见来人是安飞文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弯着水眸,甜甜道:“谢谢安公子指点,要不然你我这身袍子就要脏了呢。”若是聪明人定会明白今日是三王爷出手相助,否则安京平不会无缘无故的射偏。

“顾军师说的哪里话,若不是三王爷出手,今日恐怕安某会难堪致极”听着安飞文的话三王爷挑眉,果然是要比安京平那个蠢货聪明多了。

袖中的手紧紧的攥着,掌心被指甲深深的按出了压痕;安京平站在远处看着这三人,一抹怒火冲上心间,今天发生的一切就是个奇耻大辱,而这耻辱的本身就是安飞文,自己必须要杀了他!轻步走过去,拱手请安:“在下是丞相嫡子安京平,参见三王爷、顾军师,今日有幸目睹三王爷风采,实在三生有幸。”

顾千柔揉了揉额头,说他蠢还真是蠢,难道不知道三王爷也是庶出吗?说话间有意无意的透露着自己是安家嫡子的身份想和三王爷亲近,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果然三王爷听后,哼了一声,扭头不在看他;安京平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何去何从,顾千柔见状上前圆场:“安公子不必介意,三王爷一贯这样。”

安京平看着顾千柔,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一贯这样?刚才可是看着你们聊的很热络呢!安飞文这个该死的一定是说了什么,竟然撺使你们这些贱人来羞辱我,我要让你们知道,帮助他没有任何好处,掩住脸上的不悦,上前对着安飞文道:“之前就听传言说二弟喜欢结交官宦,今日一见果然是这样,不知道结交的时候有没有和人家说清楚呢?说清楚你在这个家的地位,是一个连京字辈都排不上号的人呢?”

话语像刀一般,咄咄逼人;顾千柔有些后悔了,刚才真不应该帮这样的人,不过说来才发现安京平、安京黎、名字都有京字,为什么安飞文没有呢?

安飞文死死的看着对面的人,那是一个欲除之而后快的人,那是杀了他母亲的人,那是一个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踩在脚下的人!“大哥,真会说笑,传言毕竟是传言,怎可当真?”今日这结交官宦‘传言’的帽子定不能扣在自己脑袋上,皇子私下结交都会被皇上训斥,何况是自己这小小庶出公子!

安京平眯着眼睛,发出轻蔑的声音:“传言毕竟还是有根据的,若是二弟在这么左右逢源小心给自己带来麻烦,今日看二弟的箭技也不错,不如我们比试一番如何?”安京平决定用最简洁命了的方式解决了安飞文,大家提前说好了是切磋,不过要是一不小心误伤了•••想到这安京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

出来涉猎诸位皇子和各家的公子自然都会带着随从,只是比试的时候他们上不得‘大雅之堂’就会在场外候着。

安飞文明白这提议中有诈,自己不得不提防!

顾千柔望着三王爷,她想让他出来平息了安京平的提议;可是没想到,三王爷剑眉一挑,勾唇笑道:“今日本王技痒,这比试一定十分有意思,带本王一个如何?”

安京平迟疑了一会,三王爷若是参与进来难免会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不过转念一想,若是当着三王爷的面射中了安飞文,自己到时候就更不用担心什么了;想到这心中忽然迸发出一丝喜悦,一丝志在必得的喜悦,“不过王爷,这箭无眼,若是一不小心•••”

三王爷暗自冷笑,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找死!

见三王爷答应了,安飞文也不好拒绝什么,点头应允了下来。

安京平眼睛里闪着寒光,谄媚的对三王爷道:“常听人说一石二鸟,今日咱们来个一石三鸟如何?”

三王爷自是知道他的心思,不屑的说:“随你。”看着三王爷的样子,安京平再一次点燃了怒火,你要不是个王爷,我早一箭了解了你!“那好,我就吩咐下人去准备了。”

不一会侍卫就拿来了三个全新的靶子,分别挨着摆在了一起;顾千柔终于弄明白安京平说的一石三鸟是什么意思了,一把弓搭着三支箭,一起射出去,而且要命中十环。

第一个上场的是安飞文,还是像刚才那般,轻轻的搭上弓箭,只是这回左手需要多夹着两支箭,未曾思索箭就离了弦,‘砰、砰、砰’三支箭全部命中十环。

安京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没想到那个给自己提鞋都不配的窝囊废竟然箭法这么好!可是自己的技术也不差,转身用那双阴鸷的眸子狠狠的看了安飞文一眼便拿起了弓箭,三声过后,箭贴着安飞文的箭深深的刺中了靶心。

三王爷站在一边,哈哈的干笑着,“我还以为安兄有什么过人的本事,没想到也是这般雕虫小技。”提腿,脚边忽然传来一阵风,三王爷纵身一跃便来了到了靶前,还未等安京平反应过来,三支箭就应声而中,快,我会比你更快。

眼看此局是没有什么在比的必要了,三王爷拉着顾千柔就往回走。可是安京平不甘心,他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安丞相的嫡子,受尽万千宠爱的嫡子啊!今日怎甘受这般屈辱?牙齿几乎被咬碎,愤恨的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道:“在下请三王爷赐教,在比试一局如何?我们加上堵住。”

赌注?三王爷深邃的眼睛里透出一抹异样的神采,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顾千柔明白,此时的安京平已是红了眼,若是在比试下去难免两败俱伤,摇了摇三王爷的胳膊示意不要在比试下去了。三王爷笑笑拍了拍顾千柔的胳膊,“就凭他,还妄想伤了我?”说完,对着安京平说:“比什么?”

此时得到安京平瘫坐在地上,红着双眼,露出狰狞的毒笑:“三王爷,我们比命如何?”

顾千柔上前急忙拉住三王爷,细声劝道:“三王爷,此时的安京平已经输不起红了眼,不要在比了。”可是三王爷却像没有听见一般,勾唇,暧昧的在耳边瓮声瓮气的说:“你是不相信我的技术吗,我们赌一局如何?”

顾千柔看着自信的三王爷,忽然觉得自己要掉入他的圈套,果然下一秒三王爷接话说:“赌你嫁给我。”

不及顾千柔表示什么,三王爷就走到了安京平的身前,“比命?如何比法?”

一抹阴狠的神色悄悄爬上脸庞,虚假的笑道:“我们找来彼此的贴身随从站在对方射击的箭靶下,十支箭,谁射的快,谁射的准,谁就是赢家,若是中途随从被射死了就算谁输。”

顾千柔的脸噔的白了,都说没有地位的人命如草芥,可是怎么能这般践踏?上前厉声道:“不可以,绝对不行!”

安京平点点头,“若是军师怕了,咱们不比就是。”

顾千柔看着安京平这个蠢货,骂娘的心都有了,但是张了张嘴硬是一句话没说出来,自己用什么理由去反驳呢?算了,今日就当一回狗熊向安京平认怂了•••

“不止要比,我还要增加赌注。”还未等顾千柔开口,就被三王爷的话脆声打断。

安京平不知死活的挑衅,“好啊,三王爷要增加什么?”

“在加一条命!我输了我这条命要杀要剐随你,若是你输了•••”

“我输了如何?”安京平不相信三王爷还能在赌什么,以自己‘出神入化’的箭法,他确定自己一定能赢。

三王爷邪邪一笑,“若是你输了•••就从我这裤裆下钻过去。”

“你•••”安京平怎么也没想到三王爷能说出此话,自己堂堂一七尺男儿,怎么会受这胯下辱?

见安京平迟疑,三王爷激将道:“你不会是知道自己能输,才会这般犹豫吧。”果然,三王爷的话起了作用,安京平思索了半刻,得意的笑,“我是在想,若是王爷输了,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皇上会不会怪罪于我。”

看来他对自己的箭技很自信,三王爷忍住笑意,淡淡的道:“不会的,今日顾军师和安飞文都在,父皇若是怪罪于你自然会有他俩为你作证。”换言之,三王爷在告诉安京平,若是一会你耍赖,也是有人见证的。

俩人商议好,便让侍卫拿来了靶子,放在了相邻的两颗树旁。三王爷叫来了周广,让他站在安京平要射的靶子下,而安京平也叫来了自己的随从,让他站在了三王爷的靶子下。

一切准备就绪,每人面前都摆着十支箭,三王爷和周广拿着弓箭,等待着开始的号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