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跟领导一直保持性关系

“什么做了什么?!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詹紫菲慌乱的否认。

只可惜就她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有骗的詹家这几个人。

詹沛彦小心翼翼的将官筱琬放平在沙发上。

站起身,目光阴森的如同地狱里索命的恶鬼般,看向她。

詹紫菲吓得脸都发白了,嘴唇微微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

可男人却抬起脚,直接踹上了那厚重的梨花木茶几。

力到大的,让那茶几直接就撞向了詹紫菲。

她没有来得急反应,腿便夹在了茶几和沙发之间。

那猛然的力量,让她疼的大叫了起来。

詹母气得身子都哆嗦了,直接拿起一边的水杯,便将冰水尽数泼在了她的脸上。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对我女朋友做了什么?!”詹沛彦森冷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杀意。

詹紫菲痛的都快要晕过去了,可却被冰水泼的清醒了过来。

连惨叫声都因为詹沛彦那如同修罗般的目光,卡在喉间,不敢再多发出一个音调来。

“沛……沛彦……不是表姑要对你女朋友做什么,是你们都被她骗了,她就是个妖孽!她来詹家,就是为了来谋财害命的。”詹紫菲一脸痛心的替自己辩解着。

“你胡说!”官筱琬握着自己的肚子,蜷缩成了个虾米的形状。

哪怕是痛的再难以忍受,她还不忘维护自己的清白。

虽然她是一只修炼了快千年的乌龟,但却不能用妖孽来定义。

天天听着佛法,享受着佛光。

被那么多天下苍生许愿,也完成了那么多愿望。

它能够开灵识,修炼成精。

那都是天道的点化。

“我没有胡说,你现在痛成这样就是最好的证明!你喝的燕窝里,我可是放了大师给的除妖孽的符水,你休想在这里祸害我们詹家。”

詹紫菲强忍着痛意,话说的是越来越得意。

詹父、詹母对于她这话自然是不信的。

气得一边哆嗦着,一边打电话报警。

但詹沛彦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女朋友是个小仙女。

虽然不相信詹紫菲口中的妖孽论,但却意识到,琬琬这个样子,只怕不是去医院能解决的。

“药!”詹沛彦咬着牙。

一个字被他按到了音调的底部,拖出了长长的尾音。

浑身凌厉的气势,像是再也抑制不住的迸发了出来。

正所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不仅詹紫菲被吓得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

连詹父、詹母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有这般气势。

一时间几人皆忘了反应。

詹沛彦嘴角微微向一边翘起。

那残忍而又狰狞的脸,像是无法控制情绪般的微微抖动着。

“没……没有药!大师没给我药!”詹紫菲吓得慌乱的摇着头。

她想要跑。

可腿却被茶几和沙发给夹着。

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

官筱琬看到自家的醋坛子,俨然已经到了失控的边沿。

生怕他做什么过线的事,强撑着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袖。

“不……不要!”

那一向软糯甜腻的声音,此刻虚弱的如同蚊呐一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