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肉棒顶到花心了

这话总算让韩亓产生了一点兴趣,他放弃了季清的锁骨,改而把人往怀里搂,兴致勃勃的问道:“怎么说?”

“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在孤儿院时的一次面具游戏,有个杀人犯闯进来的那次。”季清顺着韩亓的手靠到了对方怀里,温声道。

韩亓手紧了紧,沉声道:“你是说那次…等一下,你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难道那次…”

“嗯,在杀人犯持刀要杀你的时候,就是他为你挡了一刀。”那时候韩亓离那个杀人犯是最近的,当然第一个被攻击,然而本来要被杀死的他,却是有人把他推开为他挡了刀,不是季清,而是辛倾。

季清当时距离韩亓很远,根本就来不及,本来他以为自己要失去对方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

韩亓活下来了,但辛倾也重伤了,幸运的是,在辛倾重伤后,很快就有保镖赶到束缚了那个凶手,而辛倾也被一对夫妻叫来的救护车带走了。

从那之后韩亓是再没见过那个男孩了,但跟韩亓不一样的是季清,他不向韩亓连见也没见过对方,那时候也许因为站位角度问题,辛倾被夫妻抱起后,塌掉的一角面具正好露出了他的模样,也恰巧被那个位置的季清看到了。

所以他对辛倾还是隐隐有些印象的,但本来这点印象应该很快会被消除,可因为后来韩亓多次说着要去找辛倾,这也让季清逐渐记牢了辛倾的模样。

更别说后来季清离开孤儿院去被领养的人家里时,还远远的见到过来做客的辛倾,那个容貌自然是印在他脑海里了。

季清将这些一一说给韩亓听,当然关于小时候韩亓每次提起辛倾时,他有多不开心就没讲了。

“原来是他…”韩亓沉默了下来,其实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太久了,在他的记忆里只是隐隐有一个印象,但是当时具体的他也记不清了。

也许是想的时间有点久了,一转头就见季清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明明没什么表情,韩亓就是觉得好像透着沮丧,如果有条尾巴,那尾巴一定是耷拉下来的吧。

真想捏捏对方的脸。

这样想着,韩亓也就做了,一边捏一边嗤笑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没有…”季清抿了抿唇,垂眼狡辩道。

“好好,知道你没有,你讲完了吧,那我们就睡吧。”韩亓眯了眯眼,凑上去吻了吻对方,温柔道。

季清挡住韩亓要拉着自己躺下的手,软声道:“你…怎么想…”

抬眼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眼神,韩亓不禁笑出了声,“你还要我怎么想,我知道他对我有恩了,以后有事稍微帮衬着点,行了吗?”

面对韩亓的嘲笑,季清忍不住红了脸,也不知怎么想的,捧着对方的脸便吻了上去,这次轮到韩亓愣住了。

季清在这方面一向不主动,他也就贴了贴唇,就松开对方了,“不许笑。”

“好,不笑。”虽是这么说,但韩亓看着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他一把搂过季清,就往床上躺。

一阵天旋地转,转眼便被摔倒了床上,见着韩亓压了过来,季清不禁用手抵住了对方,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紧紧的抿着唇,眼中满是慌乱和羞意。

韩亓见着对方的眼神,不免玩味的笑了笑,他压低身子靠近对方,低声道:“阿清,我想…”

越来越近,就在嘴唇要贴上的时候,韩亓一个翻身离开了对方身上,滚到了旁边,把被子一拉,笑道:“想什么呢,我想睡觉,好了,我们睡觉吧!”

“你…”季清一时间感觉血气都冲到了头顶,半天说不出话,他羞恼的瞪了对方一眼,将被子用力一拽,就滚到床沿去了。

见势不妙,韩亓赶忙挪过去抱住对方,将脸在对方背上蹭了蹭去,“对不起啦,我开玩笑的。”

“你走开。”季清闭了闭眼,去扒韩亓抱着自己的手。

“对不起,阿清,宝贝,我错了…”

总之最后两人闹腾了很久才睡。

辛倾在椅子上守着守着就睡过去了,等再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怔了怔,显然是还没回过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睡过去了。

因为是蜷缩在椅子上睡着的,他从椅子上把腿放下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酥麻和疼痛,而屁股也疼的要命,他难受的皱起了眉,一点点从椅子上挣扎着站起来。

全身都好似被车轮碾过似的,痛极了。

他咬牙忍耐,从椅子上站起来以后,开始活动自己的筋骨,每一下都很疼,但是随着疼痛过后就是酥麻和放松,活动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没那么难受了。

他抬眼看了眼还在睡觉的母女俩,想着是否要继续在这陪着时,突然想到韩亓说会让人去他家找他,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慌乱,他记得对方好像说昨天晚上或者今天早上会来,昨晚他没回去,而今天,现在也不知道几点了。

这样想着,他匆忙的去卫生间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就急急的出门了,出去时遇到护士小姐还叮嘱了一番,当然护士小姐是很敷衍的。

但此刻辛倾也没顾上那么多了,快速的离开了,然而在他匆匆离开后,一个男人从拐角处走了出来,正好和刚才敷衍辛倾的护士小姐撞上了。

“你没事吧。”男人不动声色的将护士小姐扶好,避开与对方再度的接触。

而护士小姐是个脾气不好的人,本来打算发火,结果却是被这个男人磁性的声音迷住了,她抬头一看,顿时被惊艳到了。

男人面容刚毅俊美,五官深邃,眼睛是不同于常人的墨蓝色,短短的头发末梢微微卷起,一种异域的美扑面而来。

“没…没事…”护士小姐羞涩的往后面站了站,支支吾吾道。

男人微微垂下眼帘,问道:“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人是…”

还没等男人说完,护士小姐急急忙忙道:“那个人是201病房病人的家属或者朋友。”匆匆说完后,她还娇羞的看了眼男人,两手紧张的搅动着自己的裙摆。

“好,我知道了,谢谢。”男人微微笑了笑,将抬头看她的护士小姐迷的找不着北,见状,男人顺势道:“我恐怕认识那个人,所以拜托护士小姐好好照顾他刚刚所在病房的人吧。”

“好好…好。”护士小姐红着脸连声应道,刚才敷衍辛倾的态度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男人最后还送了护士小姐一个微笑,就离开了,至于被迷晕的护士小姐,在男人离开后还是呆站在原地想着男人的样貌和绅士行为。

辛倾出了医院连问时间的功夫都不敢有,匆匆忙忙的找了一辆摩托车的车主,给了费用后拜托人家将自己送了回来。

说来也是巧,辛倾刚回到家门口,一个精致可爱的女孩子正好慢悠悠的走到了这,小女孩见着从摩托车上跳下来的辛倾,问道:“你是,辛倾吗?”

被一个小自己这么多的小女孩叫名字,让辛倾感到有些怪异,但他没想这么多,自然的答道:“我是,你是韩亓先生派来的吗?”

小女孩也就是何洛洛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是乖巧的模样。

“呼…”辛倾暗暗送了一口气,幸好赶回来,不然让这样一个孩子在自家门口等着那实在不好,他低头看了看小女孩只到他肚子的身高,慢慢蹲下身,温柔道:“你叫我哥哥好不好,小妹妹你叫什么?”

何洛洛看了看蹲在她面前温温柔柔的人,跟小白兔一样的人,答道:“我叫何洛洛。”

“那,洛洛,刚刚你是走过来的吗,累不累要不要先进哥哥家里休息一下。”

“我不累。”面对辛倾的邀请何洛洛老老实实的说道。

“那你想吃什么喝什么吗?”辛倾想何洛洛是不是因为不熟悉所以不好意思,但想着一个小女孩这样大老远走来,肯定累了渴了饿了。

面对辛倾的这个问题,何洛洛沉默了,她想喝牛奶,但是她有在街上看到过一个妈妈跟自己孩子说,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

辛倾对何洛洛来说……是陌生人吧。

“我想喝牛奶。”何洛洛乖乖的说道,她想,哥夫说了,她是植物的时候可以吃东西,陌生人的东西也是东西,那她还是听哥夫的吧。

“好。”辛倾答应后,站起身掏钥匙开门,打算把自己的厨房的几箱牛奶都掏出来让何洛洛带点走,别的不说,他家里牛奶还是很多的,因为他自己也是很喜欢喝牛奶,所以之前哥哥在的时候存了好多。

想到哥哥,辛倾眼中一瞬间有点黯淡,但又很快打起了精神。

开了房门,将何洛洛带到了自己的厨房,那里堆了很多牛奶,各种样子各种口味,何洛洛见了,眼睛都好似放了光。

见着何洛洛一脸想要的样子,辛倾不禁笑了笑,温柔道:“你去看看喜欢哪些,都拿走吧,大柜子里还有很多零食,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嗯嗯,谢谢辛哥哥。”何洛洛开心的连连点头,要知道季清和韩亓那里虽然从不缺吃的,但是因为那时候韩亓挑的东西主要都是往填肚子那方面挑的,所以口味方面并不是很丰富,就是牛奶也只挑了几箱纯牛奶。

但是辛倾这里不一样,他这里牛奶零食都是各种各样,口味很丰富,何洛洛光是看就看了半天,她想从里面挑一些,但是看着全都想吃,半天挑不下来。

辛倾见何洛洛一脸纠结,忍不住轻笑道:“你要是喜欢就都拿去吧。”

“那辛哥哥怎么办。”何洛洛这点还是知道的,她全拿走了那别人吃什么。

“我没事,你喜欢就都拿去吧,我先在叫人来搬。”辛倾眼中满是纵容,他是个特别喜欢小孩的人,对待孩子总会去照顾几分。

现在末世了,任何食物都是极其宝贵的,便是零食也是人们饱腹的宝贝,在这样的环境下恐怕再不会找到有人向辛倾这样,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素不相识的小女孩就送出那么多食物。

其实这段时间辛倾也陆陆续续送给周围的人不少食物了,前几天因为刚搬到这里,见识了周围人们生活的水深火热,他便拿出了自己的大部分食物,给周围的人挨家挨户的送了过去,看那些人感激开心的样子,他也由衷的感到快乐,他想要赚更多食物给大家,让大家都过的好好的。

就在辛倾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块晶石,准备出门找车的时候,敲门声响了,他连忙跑过去开了门。

是邻居张大妈。

张大妈见门一开,立马就哭了起来,然后猛的就要往地上跪,辛倾连忙扶住张大妈,焦急道:“张夫人,你怎么了,别跪啊,发生什么了,你跟我说。”

张大妈一通乱哭,在辛倾好一番安抚下,她才说道:“小辛啊,我们家没食物了啊,你给我们点粮食好不好,晶石也可以啊,小辛啊,求求你了,帮帮我吧,我下面还有两个孩子呢,他们每天都饿的睡不着觉啊,小辛啊,帮帮我们吧。”

说到后来,她又是大哭起来。

辛倾慌张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您先别哭,先别哭。”

“那你,那你打算给我们吃的了吗?”张大妈满脸期待的看着辛倾。

“嗯,不过我只有一袋米,我给您拿来吧,您先别哭了,没事的。”辛倾见张大妈总算不哭了,温柔的安抚道。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本该温馨的场景竟然格外的滑稽。

反正何洛洛是这样觉得的,她的植物身体让她的眼睛比常人灵敏许多,她明显看到了,在开门那一刻缝隙里的老妇人还是笑着的,但是开门的瞬间对方的表情就变了。

然后辛哥哥就说要帮对方了,所以,辛哥哥这是看对方哭所以同情对方吗?

何洛洛歪头想了想。

她不懂什么人情世故,所以她就照着心里的想法,对已经踏入房间的老妇人说了,“大妈,你好搞笑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