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坶双飞—穿越天龙八部娇艳江湖

叶夜心一晚上各种隐忍,反复告诉自己,没什么的没什么,可是李唯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还时不时的自己偷着乐。叶夜心终于还是爆发了——

“唯,你一晚上的心不在焉,想什么呢?”叶夜心站在坐在电脑前和人泡泡堂的李唯身后,双手不轻不重的按摩李唯的肩胛部。

“没啊。”李唯的注意力全在游戏上,叶夜心的话只进了耳朵根本没经大脑的随口应对着。

“想你的游戏?”叶夜心手上的劲儿稍稍重了一点。

“嗯。”李唯已经腾不出精力应对,嗓子里浅浅的发出一个声音,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你在敷衍我?”叶夜心轻轻摸着李唯的下巴,弯下腰在李唯耳边轻声细语。

李唯耳朵痒痒的,歪着脖子在领子上蹭蹭:“夜心,别闹。”

“不知道是谁在胡闹!”叶夜心抬起身,顺势退了李唯一下,“嘭”的一声摔门出去。

突来的巨响惊得李唯一缩脖,这是怎么了?草草结束游戏,摸摸鼻子拿着一只雪糕去卧室找寻独自生闷气的叶夜心。

回到卧室叶夜心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每天的生活中心就是李唯、李唯、和李唯,好像整个人生的意义就在这个人的身上,而李唯也的确把好情人这个角色扮演的很好,可是自己还是时不时的觉得她心不在焉,有时候说着话就走神,虽然马上就能回过神,可是这种感觉不好,非常不好。叶夜心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还是,哎,一团乱麻!叶夜心本不是这种优柔寡断的人的。

“夜心!”李唯晃晃手中的蓝莓味儿雪糕,这是叶夜心最喜欢吃的。

“怎么,生气啦。”李唯一下一下的舔着雪糕,粉嫩的小舌头一伸一伸的,随着嘴巴一下一下的开合,右颊上深深的酒窝会和着她总是得意洋洋的眼神魅惑人地闪动,李唯是故意的,当李唯找不到叶夜心生气的原因的时候,每次都可以这样把她哄好。

叶夜心深深地闭上眼睛,不想又和以前一样对李唯轻易的缴械投降,可是睁开眼刚要开口,一层水雾升上眼底。

“夜心,你怎么了?真生气啦,那我以后少玩游戏好啦。”对于叶夜心的眼泪,李唯明显感到措手不及,这叶夜心怎么回国之后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作者:还不是因为你!→_→)

叶夜心眼睛红的好像爱吃胡萝卜的小兔子,一张嘴都带着哭腔——

【李唯,我对你不好吗?】

李唯放下雪糕,蹲在叶夜心腿边,伸出手从两边一起握着叶夜心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唯觉得叶夜心很缺乏安全感,不说每时每刻的要自己在身边,可是明显比当初上学时自己认识的叶夜心脆弱得多,软弱得多。

“夜心,怎么了,和我说好吗?”李唯蹲在地上,没有开灯的卧室只有一束从门口透进的光,叶夜心的脸完全隐在黑暗中。李唯仰着头温和的看着叶夜心,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叶夜心的手臂,李唯为了当个合格的情人,特意专研过一些东西,据说这种接触有令人安心的作用。

叶夜心深深的闭上眼睛,仿佛睁开眼睛都是个力气活儿,叹息般的道:“唯,是我不够爱你吗?”

“夜心,我们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让我知道好吗?”李唯虽然完全不知道叶夜心为什么生气为什么掉眼泪,可是在这时候一个好情人不是应该抚慰的吗?更何况,她实在也不想看到叶夜心的眼泪。

透过窗帘溜进来的月光下,眼泪好像两条亮亮的带子挂在叶夜心的脸上,叶夜心觉得心苦,要不是今天江未末的出现,她根本就忘了这个人的。

“唯,爱我吗?”

“夜心,我是想着要和你白头到老的,从鸡肉卷市我们不是就说过的嘛,我会和你相携到老,当时你说过的你不后悔,我就和我自己说,我会爱你会对你好,只要你愿意,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对你好一辈子。”

李唯之前从没这么直接的和叶夜心说过心里的想法,她觉得叶夜心应该懂得应该知道的。李唯从来都知道诺言这种东西实在是个祸害,轻易从不许诺,可是只要她说出的就绝对履行。

“夜心,你是为了hello——江未末吗?”李唯只是没经验而不是笨,轻轻擦着恋人脸上的泪。

“你和她很好的是吗?”叶夜心心里一边鄙视自己一边委委屈屈的问出口,原本那个洒脱的叶夜心哪儿去了,现在这个叫叶夜心的小女人好陌生。

“她是朋友。”李唯解释。

“你说她是你姑奶奶的!”叶夜心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就心口泛酸,难受的感觉忍都忍不住。

“对,不只是朋友,我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就认得她了,各种各样的原因造成现在我和她的关系,她不是家人却能让我完全信任;她不是朋友却能让我在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第一个想到她;她不是同学却能让我毫无负担;结果就造成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和她是什么关系,只能简单的用朋友来概括。”既然真的是因为hello猫,那么坦白说是最简单而有效的方法——发现问题、处理问题、解决问题,嗯。

“那你喜欢她吗?”叶夜心和直视自己的李唯对视。

“你尽问这些个理所当然的事情。”李唯失笑,却也在叶夜心异常认真的眼神下回复正经:“怎么可能不喜欢,我身边的人都是我喜欢的,包括包乐悠,如果不喜欢是不可能继续相处的。”示意叶夜心暂停发问等自己说完,李唯继续道:“但是不一样的,她们是同学是朋友,什么都好,所差别的是友情的深浅。你不一样,你是叶夜心,你是唯一,只要你不走,我绝不离开。”

“那如果我和江未末同时掉到河里,你救哪一个?”叶夜心知道自己问的问题很小白,可是还是想知道。

李唯失笑出声:“这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有什么分别,傻瓜。”

“就是要知道,你先救哪一个?”叶夜心固执的抓着李唯的手。

“当然先救她。”李唯的目光温和而绵长:“你会游泳,而且就算我救不起你,也会和你在一起。”话说出口,李唯没有半点犹豫,可是心里想的却更多,如真是这种情况发生,先救hello猫是一定的,反正不管怎样,hello猫是一定不能出事的。

【那你能以后不去见她吗?】叶夜心不愿意李唯和江未末再有往来。

【为什么?】李唯很奇怪,这到底和hello猫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你和她在一起。】叶夜心坚持自己的想法。

【我们就是朋友。】李唯发现自己有想跳太平洋的冲动。

【那也不想。】叶夜心还是固执的觉得李唯和江未末不一般。

【……】李唯无语。

【那好吧,除了公事,我不会主动找她。】李唯退了一步。

【你和她之间还有公事?】叶夜心诧异。

【八竿子打不着,估计不可能。】

李唯遇到叶夜心,有理说不清。

也许是李唯的承诺让叶夜心安下心,依旧是两人相拥而眠,但是李唯身心疲惫,叶夜心心力交瘁,这个夜,叶夜心一直埋首在李唯怀中,无声流泪。李唯半睡半醒间还在想,叶夜心的眼泪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的,甚至梦中都出现了hello猫的身影,自己跑去问她这到底跟她有什么关系,结果梦里面也被hello猫修理了一顿→_→

接到叶夜心的电话,江未末一点不奇怪,仿佛意料中的事,约好了见面地点,江未末起身赴约。

那天晚上偶遇之后,江未末回程的时候就想,自己的行为和叶夜心的反应,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现在见到李唯,那种兴奋与喜悦连掩饰都舍不得了,生怕见一面少一面,每次见面都好想拉住时间的脚步要它不要走得那样快,而且明明转眼才分开,就又开始想念,想念像一个周而复始的圆环,自己就在这个圆环里面绕啊绕的,一直绕到下次见到李唯,之后就又开始绕……

一间环境不错的茶室,江未末到的时候叶夜心已经在了,上好的碧螺春香气缭绕。

待茶艺员将茶泡好出去后,叶夜心便开诚布公的道明自己的来意——

【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好,我就直接说正题了,想必你知道我约你的原因吧。】

【称呼请随意,至于你的意思,我只能说一半一半,但是一定与李唯有关不是吗?】江未末老实在在的喝着茶,茶不错。

【李唯当你姐姐一样,相信你也知道我和她现在在一起,我们是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叶夜心根本不怕江未末知道一样将自己和李唯的关系和盘托出。

【李唯没和我说过,这方面的事我们很少谈。】江未末避重就轻,却也说的是事实。

【我们是要白头偕老的,所以,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你也是希望李唯能够幸福的吧。】

【我知道你对李唯,不止姐姐那么简单,你看她的眼神不一样,别否认,我看的出来。你能影响李唯,我也看得出来,所以希望你能成全。】叶夜心被江未末淡然的反应刺激到了。

【你们能不能白头偕老,不是我能决定的。】江未末终于放下手中的茶杯,直视眼前的女孩,几年没见,这个女孩成熟了也更漂亮了,迫切的神情让此刻的她显得更有一种炽热浓烈的美,仿佛盛开的芍药。可是江未末还是忍不住的打击了她,虽然说的是事实。

【不会,只要没有外力,我们一定会。】叶夜心笃定,因为这是李唯给她的承诺。

【你确定吗?】

江未末的神情让叶夜心仿佛回到初见面时的样子,再怎么沉着都会有种小孩子在老师面前的局促。

【我们相爱!】叶夜心放在桌面上的手紧紧攥在一起。

【一年是感,两年是情,三年四年还能你侬我侬,五年六年就要相互包容,七年八年恩爱如风,九年十年恨不相逢,二十年以后才重新轮回,家人一样看得见细水长流。你们能走到哪里我不知道,不过如果不合适的呢,就算遇见了,也是早分早好。】

江未末的语速缓慢,可是却说的叶夜心小脸煞白,心惊之余忍不住反唇相讥——

【那你跟李唯又如何?】

江未末笑得风轻云淡,一副答案显而易见的样子,轻轻吹着茶,一口一口的抿,而叶夜心看不到的,是江未末放在桌面下紧紧掐着衣角已泛青的指节。

叶夜心慌张了,江未末说的不无道理,自己和李唯到底能走到哪儿,走多远,这都是个未知数,现在李唯对自己很好,非常好,虽然和半年前的好不太一样,可是李唯的确是对自己很好很好。而自己,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李唯身上,猛然间发现,自己的生活中要是除去了李唯,竟然变得没有重心……

就在叶夜心惊慌失措的时候,江未末悄然离开,顺便结了帐,想起刚刚和叶夜心说的一番话,是对叶夜心说的,同时也是对自己说的。时间那个臭不要鼻子的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外面的街道是和沉静的茶室内截然不同的热闹,喧闹的不是人群是树上的知了,头顶上白花花的太阳半点不知疲倦的照啊照,晚春,是那个和李唯初识的季节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