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贵妇好爽—妻子被轮的晕过去了

哈利匆匆下了楼,海格紧跟其后。等到了迷失森林里时,哈利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雨中的海格。

海格抖了抖胡子,雨水让他很不舒服。他看到哈利撑着魔法雨伞望着自己,便走近,问道,“哈利,你是去解决马尔福的事吧?”

闻言,哈利没有回话,只是盯着大雨中的海格。

“你不说我也知道,”海格从裤腰带上扯下黑色的雨伞,黑色的伞面最顶端镶着金纹,“那头白色古龙就是马尔福吧?其实你们来找我的那天我就看出他的不同了。”

哈利的眼睛微微睁大了,很明显海格还知道些什么。

“海格,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哈利说着觉得鼻子有些酸。

“我知道,你不必自责,哈利。”海格抖了抖手里的黑雨伞,递给哈利,“那之后我去找过米勒娃。在魁地奇开始前,她嘱咐我要把这雨伞给你。”

“我——”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也看到了,我用不到。”

“不,哈利,你应该带上它,我们都不知道它的妙用。”海格说着又从另一边吊着的袋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茧递给哈利,“这是纳威让我给你的,他说卢娜认为你用得上它。”

哈利接过雨伞,瞬间黑色的伞柄上的金色纹路从头亮了一遍。那茧是浅浅的蓝色,哈利在《神奇动物在哪里》看到过这种生物,它是一种大型的蝴蝶状飞行生物,不飞时身体可以收缩到一个小小的茧中。它们是SwoopingEvil(蜷翼魔),毒液被稀释后,可以用来消除人们的悲伤记忆。很显然哈利并不想用它。

将蜷翼魔收到手环里后,哈利拿起黑伞看了看。他感受到这把伞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仿佛雨伞在束缚着。

“所以,这不仅仅只是一把伞,对吗?”哈利撑开了黑伞,并无异样。

“或许吧,我只觉得它很重,”海格抖了抖胡子,“可能材质很不错吧。”

“是吗?”哈利盯着海格飘忽的眼神,无奈道,“海格,你确定要这样?”

“额……”海格最终对上哈利的目光,那碧绿色的眼睛像极了莉莉,一样的让人着迷,让人不想欺骗他一丝一毫。于是海格双手抱胸,坦白道,“好吧,那是一把剑。当你试着想象它的模样时,就会现身。”

“你确定?”哈利眯了眯眼睛不相信地摇了摇头。

“你可以试试。”海格又说,“不过最好别在这里。”

“没事,让我施一个屏障,”哈利拿着魔杖挥了挥,雨水从海格和哈利的头顶上空落下,却没落在他们身上,从外面看只看到那里空无一人。

当哈利闭上眼睛,顿时脑海里一片血红,耳边充斥着轰隆隆的崩塌声和嘈杂的鬼哭狼嚎。一时之间哈利站不稳,欲倾时意识到手里有剑,霎那间一道金光掩盖了血红,哈利缓缓睁开了双眼。

海格担忧地看着他,四周仍然在下雨,不过却缓了许多。

哈利看着手里的长剑,剑柄雕刻着龙纹,剑身锋利耀眼,哈利甚至可以清除地从剑影里看到自己的眼睛。

“这是?!”哈利觉得不可思议。

“我没骗你,”海格抖了抖胡子,“这是龙息剑。可以杀死任何魔法生物。”

“这?!”哈利觉得更加匪夷所思了,“那不是传说吗?伟大的梅林为亚瑟王打造的龙息剑!”

“哈利,人们希望自己创造的武器成为自己的克星吗?”海格问道。哈利摇了摇,海格又继续说,“如此,所以变成了传说。或许伟大的梅林等了亚瑟王一千年也说不定。”

“好吧,那我想梅林并不想拥有自己的长筒袜,或是秋裤之类的。”哈利说着龙息剑化为了一把黑伞,“梅林的胡子!我在乱想些什么!”

“哈——”海格笑出声,“这种时候可不能多想。”

“我知道,关心则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