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黄色小说_老公想要时就要给吗

刘寒宇吃吃一笑,一边反手勾搭着千亦寒朝宿舍走去,一边贼兮兮的笑道:“我说,亦寒,千落,长得那么漂亮,你不动心么?别告诉我,你们是兄妹,这样的鬼话说出来没人信,嘿嘿,有句话叫,解释就是掩饰,知道不。”

“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最后的决抉还不是在落落手中。”千亦寒垂下眼帘,遮住眼底异样的情绪。“行了,不说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莫心妍打着哈气朝宿舍而去。冷情的目光自然落在了宁清雅身上,“清雅。”

宁清雅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慌乱的道:“我去修炼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冷情一个箭步挡在宁清雅身前。“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我记得,小时候你不是这样的。”

宁清雅绝美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冷笑,“那你呢?小时候的你也是像现在这样么?双胞胎,战斗力很强么?”柔夷挑起冷情的下巴,温热的气息猛然喷洒在冷情脸上,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冰冷的指尖拂过他温热的皮肤,带起一阵麻酥的感觉,就像羽毛一样轻轻的拂过心尖,冷情身体一阵急促的轻颤,伸手想搂上她的腰枝,银眸中泛着迷离之色,宁清雅眼里的冷意更甚。

宁清雅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贴着他耳边吹口气,轻声道:“想么?”

“想。”冷情下意识的回答,本能的将宁清雅的娇躯往怀里带了带,想要更多。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冷情银眸冷冷的看向宁清雅,语气轻挑的道:“美人,够辣,我喜欢。”

冷情紧紧的搂着宁清雅的腰肢,将她的双手扣在身后,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薄唇印在宁清雅的红唇,“真香,一个巴掌,换个吻,我不亏。”

“你……,哼。”冷哼一声,怒不可揭的挣脱冷情的怀中,狠狠地擦着被他吻肿的红唇,委屈的转身就跑。虽然她的态度比前几天软了一点,但那道冰封的门还是将冷情牢牢的拒绝在门外。

看着宁清雅眼眶通红的快步离去,冷情心中也是非常不好受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难道这就是我应得的报应么?想我风流潇洒的冷少也会有这么一天。哎,报应。只是这报应来的也闷快了点。”

冷情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他和宁清雅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就算宁清雅长的再漂亮,一向骄傲又自负的银眸鬼刃又怎么会如此低声下气呢?

梦幻城,一进城,柳随风就不舍的和花千落分开,去解决自己的嘴馋问题。路上他自然也邀请了花千落数次,希望能请她吃饭了表自己的谢意。却被花千落婉转的拒绝了,同样是十四岁的年纪处事差距也依旧巨大。

梦幻城还是那么繁华,此时是上午,各家的店铺都已经开门营业,熙熙攘攘的人群与聆风学院的冷清截然不同。

花千落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去鬼市寻找合适的画符师。昨天晚上睡得虽然早,她也考虑了莫心妍的提议。如果只是自己用,那么,她一个人力量足够刻画出足够多的符咒了,如果要是提供给别人,那么,她一个人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

当初花千落在千机阁的时候,就是负责阁中所有的事务,在她未进千梦谷之前,已经坐上阁主之位,对于千机阁的阵法、符咒制作流程极为熟练。千机阁的所有经济来源几乎都是依靠阵法和丹药,花千落仔细考虑之后,决定按照千机阁的方法经营,其中虽然也有些困难,但简单的试一下还是可以的。

因此,花千落才决定趁着今天放假这段时间来鬼市寻找一位画符师进行合作。

进入法尊境界只要下个月去魔法圣殿领取补贴的时候重新进行一下等级测试,花千落自己就将有每个月一百金魔币的收入。画符师作为散职雇佣又极为便宜,她相信自己还是能够支持的。更何况所有符咒刻画成本,都是由大家来分摊,钱并不是问题。

之所以下决定要找画符师合作来刻画阵法类符咒,也是因为花千落要演变几种攻防一体的阵法。这个世界毕竟和以前的时间不同,所有的材料都需要自己来收集。刻篆复杂的铭文阵法自然需要多的时间与心力。

当然,千机阁的铭文阵法花千落肯定是不会外传的,她只需要将所言篆符文的地方包给画符师,自己进行最后的阵法布置足以保密。别说画符师无法仿冒,他甚至连花千落最后完成的成品是什么都不可能知道。

戴上面具,花千落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梦幻城内鬼市画符坊,这家画符坊的名字很有意思,卷残符魄,修饰性讥讽的词语。

还没走进画符坊,就已经听到笔墨纸砚书画的摩察声,声音有条不紊,显然是画符师在画东西。

从外表看,这间画符坊的规模比她想象中的大多了,宽阔的迎客厅摆放着各种各样符咒,卷轴。其中分为三大区域,分别是魔法卷轴,符咒,法杖。

其中,魔法卷轴占据了店铺约三分之二的面积。剩余的才是法杖、符咒一类。在店铺前厅和后面工作台中央,用木系藤条何来,藤条每隔三米,就有一个直径一米的金色符字,看上去很别致。

店铺客厅内负责接待客人的伙计就有三、四名,迎来送往分工非常明确,有的负责记录下客人下的生意,有的负责将已经画好的成品交接给客人,还有一名看上去很精明的美妇人端坐在柜台后面专门负责收钱。

花千落迈步向店铺内走去,直奔柜台。

一名店铺内的伙计赶忙迎了上来,挡住花千落,“小妹妹,您有什么需要么?花千落有些好笑,戴着面具都能看出她小么?虽然她带着面具看不清容颜,但她的身影步伐一看就是年纪不大的少女。”

“我想和你们谈笔生意?”花千落淡淡的说道。

伙计上下打量了花千落几眼,花千落的衣着十分简朴,一身利落的劲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容颜不知,身材娇小,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人。

“你想买什么,直接和我说就行了。”说着,眼中带着几分鄙视。

花千落眉心一挑,道:“和你说?你能做主么?不能,好狗不挡道,麻烦就找个能做主的来。”一边说着,花千落从身上摸出一张,“这个能看的懂么?”

那是一张符文图的画稿。花千落在画符的时候,也需要先进行绘画,仔细的排序和测算之后才能添基布阵,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依靠脑子记住的。

小伙计接过画稿只看了一眼傻眼了。画稿上画着许多复杂的图案文字,别说看懂,他连这上面写的文字是什么字都认不出。

“这个……”伙计再次看向花千落一眼,收起了轻视之心这才道:“麻烦您稍等一下。我请教一下,掌柜。看看我们能不能画。”说完立刻向柜台方向跑去。

柜台后那身材妖娆的美妇人很快就拿到了伙计递上来的画稿。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惊讶之色,和伙计说了几句话,就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在伙计的带领下走到花千落面前。

“小妹妹,这是你带来的画稿?你要画的这些东西是什么我也看不懂。能不能讲解一下?”

花千落道:“你们不需要知道这是什么,我只是想问你们能不能画。用上好的符纸,三品狼毫笔,极品的朱砂进行绘画。”

美妇人峨眉轻蹙,“我是这家画符坊的老板,我叫月落,小妹妹,你知不知道朱砂的价钱?再加上画符费,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最好请你家大人来谈的好。”

花千落心中突然一动,从面前美妇人的身上感受到了精神力波动的气息,这画符坊的掌柜竟然是一位法师么?

“朱砂的价格当然知道,不瞒您说,我也是一个画符师,只是我势单力薄,不可能一个人画成这么多东西,所以才找上您这里。朱砂的价格,就按克,一克朱砂是五十个金币,没错吧。以您这里的规模,我想,应该有极品朱砂。”

美妇人点了点头,道:“价格你说的没错。但你也应该知道,这极品朱砂作用远超普通朱砂,想买到自然也要困难的。用它来书写任何物品,手工费和朱砂本身的价格是同等的。也就是说,用一克朱砂书写任何东西,我们都要收取五十个金魔币的手工费。而且你这画稿上图案又这么复杂,甚至还要再多收取百分之十。”

如果普通人在这里,听到画符坊说书写一些东西居然是以金魔币来衡量价格,一定大为吃惊。但花千落却知道,面前这位叫月落的美女掌柜说的价格已经非常公道了。心中好感大增。

“姐姐,你说的价格没问题。如果我要求书写的量比较大,能否有些优惠?”花千落虽然不太会讨价还价,但必要的优惠还是要争取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