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太子不要了太涨h_吃饭的时候手顶着饭桌

龙雨坐在自己的渌霜殿,手心握着一捧珍珠,一个人玩掷瓶。

拇指粗细的珍珠落在红梅八宝瓶里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可是龙雨听了更加的不开心。

大姐已经好些日子没有来渌霜殿,每次她去落雪殿,都被会小螺挡在门外。

不是说大姐去布雨,就是寻访仙友。

以前……不是这样的,再忙,也总是能见上一面的。

可现在,她堵了那么多次落雪殿也没有堵着相见的人。

龙雨思量着,不行,今儿她一定要见着大姐。

整日的搁在龙宫里,忒无聊。都没一个真心同自己交好的人,她都快闷死了。

她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

说了要见龙雪,就今天一定要堵着她的身影。

手里的珍珠被龙雨随手撒落,跨过滚动的珠子,踏出了渌霜殿。

带着一堆侍女,直奔落雪殿。

“公主,您的纸鹤。”小螺将掌心的纸鹤,递给龙雪。

“给我吧,我让准备的东西可都备齐了?”

龙雪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挑了一只素白的玉簪斜插入鬓。

“我的好主子,奴婢办事,您就放心吧。幻织仙子新出的四款新衣,奴婢可没落下一样的,保证漂亮。”

“噗……行了,知道你能干,东西给我,你下去吧。”龙雪打开纸鹤的手顿住,宠溺的捏住小螺的鼻头。

“哦,好。”

将储物袋也递给龙雪,小螺垂着脑袋瘪着嘴。

……就会欺负人家,再捏?她的鼻子都该长角了。

龙雪将储物袋收好,再提起一缕仙元催入纸鹤。

霎时,纸鹤口吐人言:“雪儿,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今日我新得了一本棋谱,你快些过来。”

听完纸鹤留言,龙雪眉心微蹙。

百花仙子乃是她在栖月峰结识的好友,这邀约是不能不去的。

只是,她先答应了龙三。可百花仙子那里……

这……诶,龙雪眼前一亮有了主意。她不能去,但可以让飞飞把礼物送过去啊。

“飞飞。”龙雪摊开掌心轻唤。

微光涌动,一只可爱的飞翅鱼从龙雪的掌心游了出来。

“咕嘟咕嘟……”主人,主人!

“你将它给小妹送过去,替我陪她些许时日。”

龙雪将储物袋放至掌心,飞飞点头,张开鱼嘴咬住储物袋的口子。

然后……有点力不从鱼的飞出了落雪殿。

送走飞飞,龙雪又交代了小螺几句话,便去了天宫的百花林赴约。

前来堵人的龙雨,半道瞧见一只傻鱼吭哧吭哧卖力的飞着。

“公主,你看,那不是长公主的飞飞吗?”侍女明珠指着飞飞离去的方向。

龙雨定睛一看,还真是。

顿时来了兴致,都知道飞飞是姐姐的灵宠。

有它的地方,便有姐姐。即便姐姐不在,也肯定跟姐姐有关系。

而且,看飞飞的样子,像是咬了什么东西?飞的还挺急的。

难道说?她要……有姐夫了?

不知怎的,她就想到了这方面。而且她越想,她越觉得有可能。

否则,姐姐这段时间怎会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不是很好的解释吗?

如是一想,那……那那还等什么呢?当然跟上去看啊。

龙雨蹑手蹑脚的跟着,她的侍女们也是照葫芦画瓢。

途中,有巡海的夜叉看到了龙雨和侍女的怪模怪样。

都是见怪不怪的摇了摇头,他们这个二公主不知道又在玩什么新招。

为了不祸及自身,只好装作没看见。

于是,龙雨带着人顺利的跟到了冷宫。

看着凄凉破旧的冷宫,龙雨暗道姐姐会情郎的地方也选的够谨慎的。

这要是没飞飞带路,谁找得到?

当下,让侍女蹲下,踩着侍女爬上墙头想看一看未来姐夫长啥样?

这一看,让龙雨怒从心起。

姐夫没有,小妖精倒有一个。

“明珠,给本宫拿下她。”

“是,公主。”

明珠得令,瞬间带着十多个侍女闯入冷宫。

将龙三团团围住,龙雨气的从墙头直接跳下走到其面前。

劈手从龙三手中夺过储物袋,仔细看,分明就是大姐的物件。

“给本宫把这个窃贼往死里打,打不死,本宫再来审。”

好你个小妖精,看你长的还挺人五人六。居然是个不学好的,敢偷我姐姐的东西?

打不死你,你都不知道你姑奶奶是谁?

“咕嘟嘟咕嘟……”

不可以,飞飞立刻挡在龙三前面。

真让二主子打了小主子,回来主子还不得把它烤了?

“飞飞,你让开。看在你也是被骗的份上,本宫就不为难你。

但是你要再阻拦本宫,别怪本宫连你一起罚。”

龙雨瞥了一眼飞飞,一条吃里扒外的傻鱼。

飞飞摇头,不能让,让了会死的更惨。

顿时,龙雨啪的一掌将飞飞真的拍飞了,一头扎进了泥里。

两只翅膀使劲的撑住地面,试了几次也没有将头弄出来。

龙三看了一眼龙雨等人,随即身形忽闪欲救飞飞。

却见龙雨抬手一巴掌就要扇在自己脸上,旋即伸手格挡。

龙雨一击不成,厉掌再出,怒斥道:“你敢反抗我?”

“废话,不反抗站着让你打?”龙三侧身,避开龙雨的攻击。

“当然。”

“你当我傻?”龙三淡淡的看着龙雨,这货是哪里跑出来的?

不分青红皂白的拿人又打人,还不许人反抗?

她是不是脑子瓦特了?

“你……本宫是堂堂的东海二公主,还拿不了你一个妖精?”

龙雨傻了眼,她横行东海,几时吃这等过亏?

龙三也楞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刁蛮任性不讲道理的,是自己的二姐。

如此一来,她还手也不是,不还手也不行,挨打不动她可不想。

而龙雨见龙三失神,旋即一脚踢在龙三心口。

“噗……”龙三不察,登时被龙雨踢飞,摔在地上吐了一大口血。

一击得逞,龙雨紧跟着再出一掌,想要取了龙三的性命。

“咳咳……”可恶,她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了。

刚烈的掌风猛的压迫住她的心口,鲜血从她的鼻孔嘴巴一起喷了出来。

这一刻,她望着满脸得意的龙雨,难道,自己就这样被打死了吗?

正在龙雨以为龙三必死的时候,一团白光猛然落在龙三身上,将龙三护在其中。

而龙三,正巧痛晕了过去。

“谁?出来,敢和本宫作对?本宫看你是活腻歪了。”

“啪”……龙雨的脸上挨了一记打,有什么东西掉了。低头吐在掌心,赫然是一颗牙齿

看的龙雨瞬间花容失色,攥着牙齿含糊不清的哭道。

“呜呜……你改俄等嗯哼着。”

“公主。”明珠战战兢兢爬到龙雨身边,她的脸上也有着清晰的指印。

“公主……”十几个侍女也没有逃过。

“公什么公?走啦……”

临走前,龙雨狠狠了瞪了一眼龙三。

你给我等着,弄不死你本宫跟你姓,哼……

等到龙雨走远,狐十四才堪堪现身。

挥手撤去白光,将龙三抱起带走,不远处的飞飞还在努力将头弄出来。

狐十四将龙三带回了桃林,将其置平在树下,掌心贴在心口三分处。

涌出莹莹白光,没入龙三体内,瞬息将龙三的伤抹除干净。

只是她的伤虽治好了,可到底是被伤了元气,狐十四便施术让她在多睡一会儿。

看着龙三煞白的脸颊,狐十四的心微微下沉。

一人一掌,终归是太轻了些。

遂脱下的外袍盖在龙三的身上,起身,仰看着桃林的上空。

快了,再给他些时间……

龙雨被狐十四教训了之后,便径直去了蒹葭殿。

不等宫女通传,便闯了进去。

“你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和你说了多少次,女孩子要稳重,要矜持些。

你看看你,咋咋呼呼蓬头垢面的像什么样子?”

被打断假寢的龙母,在侍女的搀扶下坐上后座。

“母后,儿臣都被人打了,儿臣还要什么稳重矜持啊……呜呜……”

龙雨一跺脚,一头扎进龙母怀里,哭的分外委屈。

她长这么大,就没受过委屈,更别提挨打。

第一次,就被人打掉了牙齿。关键是,她还不知道是谁打的。

“抬起头来,让母后看看。”听说女儿被打了,龙母顿时满眼厉色。

“母后……”

言罢,龙雨抬起头,掀开脸颊旁边碎发。

红肿发烫的左脸,是清晰的五指山。

“告诉母后,谁干的?”龙母的心丝丝抽疼,手颤抖的抚上龙雨的脸。

“疼疼……”

“好好,母后不碰,告诉母后是谁伤了我儿?母后要他偿命。”

“母后,是一个小妖精。”龙雨咬咬牙,将锅甩在了龙三头上。

“雨儿,不是母后说你。你是我东海的二公主,怎还让一个小妖精欺负去了?

传扬出去,没得给你大姐脸上抹黑。”

不禁懊恼,你这孩子有你大姐一半本事,母后也不至于操心如斯。

“不是的,儿臣本来快要把那个小妖精杀了,谁知那小妖精邪门的很。

关键时刻,弄出一团白光保命。

女儿不是对手,只好先走了。”

说到最后,龙雨越说越没底气。

“好了,你说说你在何处遇到的?”龙母也知道龙雨的性格,多半是自己的女儿惹的祸头。

“在……在……明珠。”龙雨说不清楚,她是跳墙进去的,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哪里。

“奴婢明珠,拜见娘娘,公主。”

“起来回话,你如实告诉本宫,今日和雨儿去了何处?”

龙母头疼的揉着太阳穴,瞪了眼自己的女儿。

“回禀娘娘,奴婢们和公主今日去了碎荷宫。”明珠福了福身,如实说到。

龙母闻言,忽然暴起,眼神如刃,吓得龙雨主仆瑟瑟后退。

碎荷宫,碎荷宫,雪儿,你果然偏了母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