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满了 h-看了就湿的小故事口述

“你要问什么?你问吧,我知道就一定会回答你。”

君墨尘缓缓道,傅纨兮犹豫了片刻后还是问出了她最想问的问题。

“君墨尘,我现在问你这个问题你必须要如实回答我,不能骗我。”

傅纨兮认真地看着君墨尘道,君墨尘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睛仔细紧盯着傅纨兮的双眼。

“我就想问你一句,你是,真心喜欢我的吗?”

君墨尘听见傅纨兮的话语,先是沉默了片刻后,正当傅纨兮准备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的时候,君墨尘双手搭在傅纨兮肩膀上认真的看着傅纨兮道:“纨兮,你不相信我吗?”

看着君墨尘一脸认真的模样傅纨兮内心狠狠震撼了一下。

“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我的身份有些尴尬,或许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但是我自己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我是个跟男人订过婚又退了婚的人,而你是堂堂王爷,若是娶了我叫世人唾弃只怕会对你不利。”

傅纨兮认真的说道,像她这样的身份在现代也许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这是在古代,古代思想封建。

“不许这么想,我喜欢你跟别人没关系,我要娶你跟外人的眼光没有关系,以后有本王护着没人敢欺负你的。”

君墨尘将傅纨兮搂入怀中,下巴顶着傅纨兮的头顶,鼻息间尽是傅纨兮发间的清香。

“可是……”

傅纨兮还想说话,君墨尘打断了她:“没有可是,本王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许反驳,你乖乖等着本王来娶你就行了。”

“纨兮,我是真心喜欢你的,第一次在湖中将你救起来我就喜欢上你了,后来发现你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才出那个主意,目的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想着先把你娶进府中。

只要把你娶进府中,我就比别人多有机会了,我想着只要好好对你好,你迟早会被我感动。”

傅纨兮听完后心里满是甜蜜,以前她不确定自己的内心,可此时她敢无比确定,她喜欢君墨尘,虽然君墨尘这人嘴巴毒了点,气场冷了点,但是对于傅纨兮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其实傅纨兮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君墨尘的,也许是在徐府的那一面,也许是后来在锦绣阁大家制作图纸朝夕相处的时候,反正无论什么时候,现在傅纨兮很肯定自己就是喜欢君墨尘了。

“那你就没有想过如果最后我没有喜欢上你你怎么办?”

傅纨兮伸出双手环住君墨尘的腰间,既然两人都表明了心迹那就不必藏着掖着了。

“如果最后你没有喜欢上我,我会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如果你喜欢那个人对你好你那么我会放你离开,如果你喜欢的那个人对你不好那我宁愿把你拘禁在我身边,让你恨我我也不会放你离开。”

君墨尘宠溺地抚着傅纨兮浓密的乌发道,傅纨兮突然有些心疼君墨尘。这样的君墨尘实在是太傻了,怎么能为了她一个人而违背自己的内心呢?

“原来是这样啊,君墨尘你怎么会这么笨,你堂堂一个王爷这么笨,让你的那些小迷妹怎么想?”

傅纨兮一笑道,君墨尘惩罚式的在傅纨兮腰间轻轻掐了一下:“是啊,要不是本王喜欢你,本王怎么会这么笨呢,就是因为本王喜欢你,所以才害怕失去你,就想到了这么笨的方法。”

傅纨兮依偎在君墨尘的怀抱中,君墨尘这话说得很有道理,有时候就是很喜欢一个东西所以才会担心捧在手上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因为喜欢,所以害怕失去。

金碧辉煌的勤政殿上,皇帝一脸威严的坐在大殿之上扫视着下面的臣子们。

“如今又到了到选秀之际,傅家有一位小姐名叫傅纨兮,天资聪颖很有能力,又是大家闺秀,前几年因为一些事耽搁了进宫,不如这次就直接把傅纨兮列入候选名单吧。她的父亲也是朝中忠臣,如今她父亲已经不在了,就她一个女孩子也是不容易,不如进宫吧,众爱卿怎么看?”

皇帝最终还是说出了这件事,自从那晚他见过傅纨兮之后就一直对傅纨兮念念不忘,若不是那晚有君墨尘有事找他,只怕他已经将傅纨兮接进皇宫了。如今正值选秀之际,借此机会将傅纨兮接进宫中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恰好又可以堵住悠悠众口。

“启禀皇上,傅家那女儿确实是八面玲珑,只是她毕竟是退过婚的女子,只怕会有损皇家颜面。”

一位老臣站出来说道,皇帝听后点了点头,内心却是不高兴,傅家只剩下傅纨兮一个人,不会有权倾朝野的机会,而且傅纨兮长相漂亮,确实是选妃的不二人选。

“傅家小姐?傅纨兮?三弟,你最近不是跟那个傅小姐走得挺近吗?”

君墨锋听罢皱着眉头疑惑地说道,果不其然皇帝的视线立刻转到君墨尘身上,君墨尘点了点头,皇帝见君墨尘并不否认,道:“定王,是这样吗?”

“回父皇,是的,儿臣以为儿臣年纪不小了,也是该成家的时候,所以想着寻一名姑娘好好相处,若符合儿臣心意那就请求父皇赐婚。”

君墨尘朝着皇帝拱手行礼道,皇帝听后没有答话,虽说傅纨兮确实是个不二人选,可她毕竟退过婚啊,若是为定王妃,只怕……

徐逸杰站在君墨尘身后不禁在心里为君墨尘的智慧点赞,看来君墨尘与君墨锋是早就串通好的了。

“还请父皇成全,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儿臣认定了傅家小姐傅纨兮,还请父皇择个吉日为我们赐婚。”

君墨尘语毕跪下朝着皇帝磕了几个头,皇帝见君墨尘此状只是皱着眉并不言语。

“皇上,定王的想法固然是好的,只是那个傅小姐身份尴尬,若是成为定王妃只怕会引起很多不满啊。”

刚刚那位老臣又说道,君墨尘起身站定,看着勤政殿的某个地方冷冷道:“这位大人此言差矣,本王要娶傅纨兮为王妃有谁不满?是边关将士不满还是您不满呢?”

老臣一听君墨尘出此言立刻反驳:“老臣并不是这个意思,定王要娶王妃自然是一件极好的事情。老臣并没有不满,只是傅纨兮那身份确实是很是尴尬。”

君墨尘一听后冷冷一笑:“我当是大人不满呢,既然大人并无不满那本王想娶谁都与你无关,本王未来的王妃轮不到你来评判。若是边关将士知道本王有成家的愿望一定会很开心的。”

不得不说君墨尘这话说的真是太好了,一语双关啊,一方面维护了傅纨兮并且让老臣难堪,另一方面说明了边关将士绝对不会反对也就说明了君墨尘的位高权重。

“还请父皇成亲,我自小就与边关将士一起长大,从小没跟您要过什么去,如今我只想请求父皇赐一纸婚书,让我与纨兮完婚。”

君墨尘沉声道,君墨尘的脾气秉性皇帝也了解,君墨尘做事一向是先斩后奏,有时甚至连奏都不奏,完全凭着自己的心情行事。不过也还好君墨尘自幼就沉稳所以皇帝也不怎么担心他,但想到君墨尘从小生母去世,自己也不怎么管他所以皇帝内心还是有些愧疚。

“请父皇成全赐一纸婚书。”

君墨尘再次高声道,皇帝也知道君墨尘此时是在通知他并不是在与他商量,就算皇帝不允许那君墨尘也还是会娶了傅纨兮。虽然皇帝很是无奈,但这毕竟是他的儿子,而且君墨尘还管理着军队,虽说君墨尘手中并没有兵符,但边关的所有将士都听他差遣,连皇帝都调遣不动那些士兵。

“定王,你可是想好了?”

皇帝对君墨尘手下的将士还是有些忌惮。

“回父皇,儿臣想好了,还望父皇成全。”

君墨尘已经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够改变,所以皇帝就算是再怎么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强行霸占傅纨兮,最后落得个与自己的儿子争夺妃子的骂名。

“既然如此那就待朕选个时间给你们俩下达婚书。”

皇帝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答应了。

“哟,三皇弟这是要抱得美人归了啊,到时候我一定要去定王府讨杯喜酒喝。”

君墨啸笑着朝君墨尘走去,君墨尘淡淡看了一眼君墨啸道:“二皇兄真是客气了,宁王府什么好酒没有,定王府的酒只怕是入不了宁王的眼。”

君墨啸听罢倒也没有气恼,只是哈哈一笑,君墨尘转过身也淡笑着对君墨尘说道:“三皇弟真是谦虚了,谁人不知道定王府的桂花酿呢?那可是三皇弟你亲手酿制的呢,旁人就是想闻一下只怕都没有机会,不如就在三皇弟大婚的时候拿出来好好招待一下皇兄皇弟们。”

君墨尘听罢并没有答话,倒不是君墨尘小气,只是君墨啸这一副嘴脸君墨尘实在是讨厌得打紧。

“只怕定王府地窖里的桂花酿招待了其他人就没有足够的量招待二皇兄了,若是只剩几小滴还请二皇兄别介意。”

君墨尘话已经说的很明了,君墨啸只是一笑也没有恼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