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后妈把我睡了

霍华德第一个罚球就磕框而出。

赵客捡到篮板球,扔回给霍华德,大声“鼓励”他:“德怀特,放轻松一点,慢慢来,你还要投至少一千个,这只是开始!”

排排坐在三分线上的的队友们发出一阵哄笑。

没心没肺的霍华德自己也咧着大嘴笑道:“老大,你能不能鼓励我一下,我还是个孩子!”

赵客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屁股:“加油吧少年,争取在一千次以内完成挑战!”

撸铁者联盟又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夹杂着几声假意的抱怨:

“哦不,我们回不了夏洛特了!”

“老大,我要睡觉!”

“快打电话给队医,某人的手腕可能会劳损过度……”

年轻人们的烦恼总是来得快,去的更快。此时,他们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失败带来的沮丧,汗津津的脸上,更多地是面对挑战的跃跃欲试!

霍华德瞄准篮筐,准备良久,这才轻轻起跳,把篮球送了出去。

这次罚进了。

霍华德转过头做出来一个“这很容易”的表情,颠颠的跑去捡球。

客串了一次球童的赵客已经在霍华德之前的位置盘膝坐下来,加入了啦啦队的行列。

很快,霍华德装逼失败,第二个球铁了,姿势没有问题,出手力量略大,篮球转了一圈掉了出来。

在赵客这一个赛季高强度的投篮训练之下,夏洛特山猫所有人的投篮姿势都标准的跟教科书一模一样。

虽然联盟中又很多用怪异的投篮姿势依然能够投的很准的球星,比如歪把子机枪凯文·马丁,再比如“骇客”马里昂,但他们只是个例,并且都没有成为神射手。

神射手像雷吉·米勒、雷·阿伦还有后来的克莱·汤普森的投篮动作都是非常标准的,只有标准化的动作才能保证稳定性,才能量变引起质变,迈入神射手的行列。

赵客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作为一个有强迫症的助理教练,他同样是这样要求自己队友的。

所以,就投篮姿势而言,夏洛特山猫目前应该是联盟中最标准的球队,所有人都用同一个动作,全都美如画!

霍华德继续着他的挑战,热心的队友们则坐着说话不腰疼,在一旁不断的“好意”提醒他。

“德怀特,你太用力了,你得像照顾女友一样善待篮球……”

这么猥琐的话,只有“马政委”才能说得出来。

“德怀特,你这次劲儿太小了,你撸多了吗,强撸灰飞烟灭啊!”

哦不,其实克里斯·安德森也同样猥琐。

“德怀特,为什么你不能持久一点,这才第四个球你就泄了,这是个不好的习惯,相信我……”

马特·巴恩斯也不是好人。

霍华德被这群贱人干扰的心浮气躁,连续铁了十一个球,气得他抱起篮球跑到篮架前“咣咣咣”拿脑袋砸了半天篮球架。

砸完篮架以后,霍华德明显心气儿顺了许多,连续中了六个球。

然并卵,第七个铁了,他得重新来过……

一个小时以后,霍华德终于投进了第十个罚球,总数字是五百七十六!

很争气,他没有超过一千次就挑战成功了。

所有人都站起来,依次上前拥抱第一个成功的挑战者。

赵客在最后,他拍着霍华德的后背说:“干得漂亮!魔兽,你盖特到了新的技能包!”

霍华德惨兮兮的说:“老大,我感觉手要废了,需要希尔瓦娜斯的大胸脯来给我安慰……”

赵客翻了个白眼,说:“不,你需要的是瑟莱德丝公主!”

霍华德躺倒在地板上,有气无力的说:“让我狗带吧……”

第二个出场的是凯尔·科沃尔,然后是大卫·韦斯特、安德烈·伊戈达拉、斯蒂芬·马布里、艾尔·杰弗森……

德怀特·霍华德带了个坏头,从他开始,所有人都跟自己较上劲儿了。

内线们都选择了罚球,而非篮下出手,外线们都选择了自己平时最不热的点。

以至于等到赵客最后一个出差扔完连续十个三分球时,天都亮了。

踏着沉重的步伐,夏洛特撸铁者联盟勾肩搭背的走出灯火通明的康塞科球馆,在印第安那波利斯的万丈霞光之下,每一个疲惫的壮汉都拖着一条高大的背影……

5月31日,东部决赛第三场移师夏洛特。

时代华纳中心球馆坐满了兴奋的夏洛特球迷,他们除了穿着白橙相间的主场队服之外,几乎人手一只夏洛特黑猫手办。

首轮制造了“黑八奇迹”之后,以横扫之势一黑到底的夏洛特山猫表现出令整个联盟瑟瑟发抖气质。所以,有好事的球迷给夏洛特山猫起了个应景的绰号,叫做:

邪恶的黑猫!

夏洛特山猫的市场部看到了这个名字背后蕴含的巨大商机,他们迅速开发了一款叫做“幸运的夏洛特黑猫”的手办。

与夏洛特山猫的吉祥物橙猫鲁弗斯的形象完全不同,这是一款手捧拉里·奥布莱恩杯的萌萌哒大脑袋卡通小黑猫,非常可爱。

结果,小黑猫在夏洛特本地上架伊始就被疯狂的球迷们抢购一空,甚至在其他地区,这一款手办的销量也十分紧俏。

一时间,夏洛特黑猫成为了幸运的代名词,也成为夏洛特山猫忠实球迷的标准配置。

现在,乔老板在办公室里咬着雪茄,幸福并烦恼着。

他面前放着一只“幸运的夏洛特黑猫”,球迷们请愿要把丑陋的球队吉祥物鲁弗斯换成萌萌哒小黑猫。

这并不是一件值得伤脑筋的事情,问题的关键是还有不少球迷建议球队把啦啦队女郎全部换成黑猫装扮!

这群变态!

想一想头戴猫耳朵,吊着长长的尾巴,穿着暴露,手持皮鞭的猫女啦啦队,乔老板的内心就一阵阵压抑不住的烦躁。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喷出一大口烟团,感觉脑子里逐渐变得清醒起来。

拿起笔,在更换吉祥物的策划方案上画了个对勾。

然后在啦啦队的换装策划方案上打了个叉,沉吟良久,又把叉划掉,在傍边画了个对勾。

做完这些,乔老板长长的出了口气,仰着头躺倒椅子上,继续吞云吐雾,喃喃的说:

“真是个,好点子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