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撩的肉肉章节—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

很撩的肉肉章节—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

丁睛坐在草地上,穿着不合身的大号病服,瘦小的身体在灰白条纹衣里晃来晃去。脸小的已经只有巴掌大,更衬的两只乌黑眼睛大而无神。

“晴晴,”苏薇在她身边蹲下,伸手轻抚过她头上枯黄的发说:“还认得我吗?我是薇薇!”

丁晴慢慢抬起头,眨着眼睛看她,身子缩成小小一团,过了半晌,像小猫似地轻轻叫了声:“姐姐。。。”

苏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落,一把抱住丁晴薄薄的肩哭道:“晴晴,我是苏薇啊!为什么你连我也不认得了呢?你忘了我们以前有多要好?忘了说过一辈子都不许忘了我吗?”

丁晴被吓住般哆嗦起来,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苏薇因哭泣而抽动的背。苏圆圆正要上前去劝,丁晴忽然慢慢抬起手,拍着苏薇的背说:“姐姐。。。姐姐乖,别哭,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跑的快,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

丁晴像哄小孩般耐心地安慰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的姐姐,她把苏薇的头搂在自己肩上,眼睛看着远方的天空,专心地唱着歌,原本空洞洞的黑眼睛里竟有了天真无邪的神采。

苏圆圆看着这一幕,怔怔地,过了良久才发现,自己脸上冰凉一片,伸手去摸,原来泪早已流了满面。

****

苏圆圆没有骗苏薇,她说一定能把丁晴带走,真的能。当然过程并不轻松,她打了许多电话,找到医院的院长,最后,是曲凌亲自出面协调,才把丁晴的出院手续办好。

出了医院门,苏薇才想起,她这样把人接出来,下面要怎么办?是去找丁晴那些冷血的亲戚们请求他们收留,还是把丁晴带回S市去?第一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那些亲戚既然当初不肯管她,现在也不会,就算苏薇愿意出一笔钱作为生活费,那些人拿了钱也不会对丁晴好。第二个想法也有难度,她现在还和父母住在一起,冷不丁把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病人带回家,母亲多半不会同意。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苏薇握着丁晴的手,急的满头是汗。

苏圆圆看出她心里的焦急,握了她另一只手说:“苏薇,先带丁晴回我家,我和爸妈说一下,请他们先照顾着。”

“这。。。这方便吗?”苏薇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小事,收留一个神智失常的人在家里照顾,并不像养只阿猫阿狗那么简单。

“没事,我觉得丁晴只是严重的自闭,并不是什么神精病,你看她一直这么乖,这么安静。我家里人都开朗,也蛮有爱心,说不定和他们在一起,丁晴慢慢就好了呢!”苏圆圆从小是侠义心肠,见到丁晴这么可怜,心里就起了侠意,想出手相助。

苏薇并没有喜出望外,她想了想说:“圆圆,你心真好!太谢谢你了!不过,丁晴是我要接出来,也是我自己想照顾她,如果这么不负责任的扔给你,我良心何安。可是,因为事出突然,我是真的没办法马上把她带走,只能先请你家里照顾几天,等我回S市安排好,立刻回来接她。”

苏圆圆见她说的认真,对丁晴全然一番真心意,心里更感动,抱了她说:“和我家还计较什么!丁晴是你朋友,也就是我家的朋友。以后的事再说,眼下咱们先回去把她安顿了才是要紧。”

苏薇点头,带着丁晴坐上苏圆圆的车。丁晴乖乖坐在苏薇身边,低头安静地玩手指,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只是在短短半天之内,自己的命运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车子还没进城,苏薇就接到苏天天的电话。他和朋友们在KTV,声音太吵,所以没听到电话,见苏薇连着打了好几通,害怕是有急事,急急忙忙回了电话来。苏薇听见苏天天声音,心里情绪一阵阵涌动,想说的话千言万语,最后到了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只能轻淡地说:“没事了,你放心,圆圆和我在一起,我们马上回家。”

“真的没事了?”

“恩,你开车慢点,一会儿家里见。”苏薇心里已经想好要多请一天假留在H市,怕苏天天担心,电话里也不和他多说,等回家见了面再说也不迟。

苏圆圆载着苏薇回到苏家,苏天天正站在门口不断踱着步子张望,看见苏薇从车上下来,眼睛一亮,待见到跟着她一起下来的丁睛时,苏天天却是呆了。

“天天,”苏薇拉着丁晴走近,“出了点情况,我今天回不了S市。”

苏天天皱眉问:“到底是什么情况?这。。。这位是。。。”他盯着丁晴的脸,仔细辨认,待看清楚之后,不由倒抽了口凉气,“丁。。。丁晴?”

“你还认得出她?”苏薇也有些意外,苏天天和丁晴不熟,况且丁晴这两年样子变化也大,认不出来是正常,认出来反倒让人觉得意外。

苏天天默默点头,垂着眼睑,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苏圆圆这时也走了过来,她听见苏薇和苏天天对话,便道:“天天和丁晴高二时是一个班的,当然认得。”

“哦?”苏薇心中一动,脊背上发寒般轻轻颤了下,“原来这样。天天,那丁晴的事你肯定比我更清楚。你也该记得,原本,丁晴和我是最好的朋友,她现在人变成这样,家里又遭了变故,实在是。。。我下午去找她,才知道她被送去了疯人院。我不能放着她不管,我。。。我。。。”苏薇说着喉咙便酸涩地哽咽,语不成声。

苏天天又看了丁晴好一会儿,长叹了口气,将手轻覆在苏薇头顶说:“没事了,咱们先回家。吃了饭再说好吗?”

苏天天掌心的热量传到苏薇身上,苏薇心里便安定了许多,她点点头,任苏天天牵着进院门。

****

结果,苏天天也跟着苏薇一起多请了天假。他怎么可能把苏薇一个人丢下?何况还有个可怜又棘手的丁晴。

丁晴很粘苏薇,不管苏薇走到哪里,她都紧紧跟在她身后,小猫般姐姐,姐姐地叫着,别人和她说话,她都像听不见,一心跟着苏薇,仿佛只有苏薇才是她唯一可以依靠和信任的人。

到了第二天傍晚,苏薇和苏天天必须走了,丁晴还是不肯离开苏薇半步,苏薇拉着她的手柔声对她说:“晴晴,我要回去安排一些事情有,你先呆在苏爷爷家,等我把事情安排好了,很快就来接你好不好?”

“姐姐!别丢下我!我会乖!”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丁晴乌黑的眼珠里掉落,小脸上全是害怕与恐慌,不管苏薇说什么,她都只是反反复复念着一句,姐姐,别丢下我。

苏薇心痛的揪了起来,抱着丁晴又是大哭一场,从三点到四点半,折腾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走成。最后,苏天天眼看着是走不掉了,便横下心说:“咱们带丁晴回S市。”

“可是。。。。”苏薇也想带丁晴走,心里又犹豫,苏天天这么一说,却中了她的心意。

“没关系,你带着她先住到我那里,我去朋友家住段时间,船到桥头自然直,别的事以后再说。”苏天天手一挥,把丁晴和苏薇一齐推到门外,一行三人,终于踏上了归途。

回到S市时已是晚上九点,满城的灯火辉煌,繁华似锦。

苏薇带着丁晴先打算回家试试,结果,苏妈妈的反应比预料的还要激烈,坚决不同意把丁晴放在自己家里。苏天天在楼下看着她气冲冲地拉着丁晴下楼来,立刻安慰道:“别怪你妈妈,确实很突然。先把丁晴安顿到我那里,等联系了好的精神疗养院,再把她送去治疗。”

苏薇含泪点头,觉得还好有苏天天在身边,不然天大地大,她带着丁晴,竟然要没了容身之所,世事寒凉,伤透人心。好在从苏家人那里得到了许多帮助,知道这世上还有着可以照亮生命的温暖,不管以后有多艰难,她也有力量撑下去。

两人带着丁晴到了苏天天的住处,是个两室一厅的小套,精装修的酒店式公寓,地点环境都是最好的,苏薇觉得有这样一个小窝也不错,比住在家里强,不禁开始考虑也给自己买一套这样的房子。

苏薇带丁晴去浴室洗澡,苏天天在厨房煮面,屋子里开满了桔色的暖灯,水气香气四溢之下,倒给人一种安逸幸福的错觉。

丁晴梳齐了头发,穿着苏薇给买的新睡衣,上面印着她最喜欢的小熊,瘦瘦的小脸被热水蒸出些红润来,眼神也不再是惊恐而空洞,样子看上去比在精神病院的时候要好很多。倘若只是静静坐着不说话,谁也看不出她有精神上的毛病。

苏天天将一锅西红柿鸡蛋面端上桌,先给丁晴盛了一碗,丁晴也是饿狠了,接过碗狼吞虎咽,汁水顺着下巴往下滴,苏薇一边用纸巾给她擦拭,一边柔声说:“晴晴慢点吃,还有很多呢!”丁晴咽着面条冲苏薇嘿嘿笑着,样子让人心痛又心酸。

苏天天默默看着二人,给苏薇盛了面,搁好筷子推到她面前说:“你也吃点吧,中午你就没怎么吃东西。”

“谢谢。”苏薇接过碗,抬眼看苏天天,心中百感交集,现在本该是他们最快乐幸福的时候,可是却偏偏。。。。

似是猜出她心中所想,苏天天微笑着握住她的手说:“薇薇,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我们。。。我们来日方长。”

是呵,我们来日方长。苏薇心绪渐渐舒展,她与苏天天,才刚刚开始,前方还有那么多美景等着他们携手去看,等着他们一步步走过。眼前的困境也未偿不是好事,所谓祸福同当,只有在困难中依然不离不弃,相依相助的人才能厮守漫长一生。

吃完面,苏天天回房收拾行李,苏薇帮他整理东西时有些担心的说:“朋友那里真的方便吗?”

“放心,是很好的朋友。”苏天天合上行李箱,箱盖合上时,他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这是他应该的。”

“什么?”苏薇没听清追问道。

“没什么,”苏天天笑,“我走了。晚上门窗要关好,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不要自作主张。”

“恩,放心,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苏薇送他到门口,临别前又想起问:“你住在哪个朋友那里?”

“呃。。。原来的同学。”苏天天含糊回答,伸手将苏薇揽入怀中,闻着她发际的清香说:“薇薇,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

“恩!”苏薇用力点头,有苏天天在身边,她相信,一切都会好。

****

晚上哄丁晴睡了,苏薇锁上门又回了趟家,回家免不得又和母亲大吵一架,红着眼睛收拾行李出了门,苏薇想,这家估计得有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让丁晴睡了朝南的房间,苏薇自己住在朝北的书房。书房里搁了一张沙发床,苏薇铺了床,躺在上面翻来覆去睡不着。头太痛,脑子里像炸了锅般热闹,无数纷飞思绪在里面涌动,却没有头绪,都是乱的,毫无章法。实在没法子,干脆坐起身把苏天天的笔记本电脑抱过来上网。

随便看了几个网页,不知还有什么好看的,信手点开收藏夹,大概看看,许多工程设计的专业类网站,不感兴趣,正要关上,突然看到最下面的一个网页,校友录。

校友录里故事多,新的老的,沉的旧的,只要你想知道,在里面都挖出来。

苏薇想挖,又有点怕。

她对了网页良久,还是点开了H中学,高二(五)班的那一页。

这是苏天天高二分班后所在的班,也是丁晴所在的班。当年,那个害丁晴精神失常的罪魁,也在这个班。

苏薇是很恨那个男生的,他一时恼怒的几句话,却让一个女孩子改变了整个人生!都说言语是最厉害的无形剑,伤人之深,钢铁犹不及。那个男生,他有没有后悔过?他后来有没有想过被他害的如此凄惨的丁晴?

留言记录一页页地翻下去,多半是无聊的灌水,也有回想高中时的趣事,却没有人提起丁晴。苏薇叹息着想要关掉网页,鼠标停顿之间却又滑向了下一页。是几位女生的留言,寥寥几句对话,却让苏薇如坠冰窟。

“咱们班真是幸运啊,玉璧成双两只竟然都在我们班。苏至渝和刘淘现在混哪里?怎么不在班里冒泡?”

“就是,两只太傲气了,都不理人!虽然魅力大到都让人发了疯,也不能这样没情义啊!”

“楼上两个别说了,丁晴很可怜,别拿她扯话题!”

“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对话到这里就停了,显然话题内容太过敏感,是这个班级里其他人不愿意触及的。

苏薇心里一股寒气冲上来,全身冷的轻轻打颤。

苏天天,是你吗?难道当年那个害丁晴至此的人是你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