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自拍高潮流白浆&浓甜深渊全文在线阅读

白依恋面容(娇jiāo)媚神色撩人,她衣领凌乱,抹(胸xiong)处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xiong)脯,此刻躺在地上任君采摘的模样,(诱you)人可口。叶圣微笑,弯腰蹲下(身shēn)子,轻轻拂过白依恋乌黑发丝,道,“你现在动弹不得,当然是我想怎样就怎样了”

说罢,叶圣将白依恋抱起丢到了(床)上,并且狠狠拍了一下她不丰满但是(挺tg)翘的(屁i)股,“为了正义”白依恋眼神慌乱,(娇jiāo)媚的容貌终于露出了一丝杀机,“你若敢动我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放心,我对你这种青楼女子没有兴趣”叶圣不以为意撇嘴,坐在(床)边,瞧着卧榻在(床)的妩媚佳人,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夺舵主之位,掌控江南分舵”白依恋面无表(情qg)瞧着叶圣,细长眼眸之中尽是警惕,“我若老老实实说了,你就放了我”“当然,不但解开你(穴xué)道,顺便还喂给你解药,毕竟你可是我姐姐”叶圣笑容憨厚。

白依恋叹气,随即婉婉道来,“我入明教,本是为了风光前景。曌朝皇帝乃是沉迷酒色的昏君,碌碌无为,民怨载道,龙椅上的人早晚会被取而代之”叶圣了然,微笑问道,“你想在明教立功成为元老,然后将来等教主坐上皇位你也能分个一官半职”

“没错”白依恋毫不否认,“虽然女子不能加爵封官,但是将来明教攻入皇都,肯定少不了我的好处我潜伏在江南辛辛苦苦执行着明教给予的任何任务,却发现,女子在明教备受轻视,若想出人头地,恐怕是难上加难。”

躺在(床)上四肢无力的白依恋用明媚的眼眸冷冷瞪着叶圣,“我为明教立下不少功劳却仍无任何封赏,你刘波只不过被我挟持去了凤凰山,随便说了三言两语就成为了红旗队长,职介更在我之上我就知道,这赵无极,也是一个肤浅无用之人小看了女子,他(日ri)后必定会付出代价”

叶圣听闻不(禁j)哈哈大笑,“原来你羡慕嫉妒我因此也嫉恨上了有眼无珠的教主”“没错”白依恋冷眼相视,“我(诱you)杀了前任舵主姜哲,又排除了所有不听命的明教弟子,最后以寸心散控制服从我的众人。这样一来,江南分舵便尽入我掌控之中”

“你能(诱you)杀姜哲,恐怕是以美色吧”叶圣目光打量着白依恋红裙下的一双修长,这娘们的腿真是又长又好看。白依恋不否认,只是面无表(情qg)盯着叶圣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该解开我的(穴xué)道了”

“急什么,我还没问完呢”叶圣微笑,“你掌控了江南分舵之后想要做什么”“荣华富贵。”白依恋的回答很简单,却也很真实,“没有人不喜欢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权力赵无极既然不给我这个机会,那么我便自己动手换取机会”

叶圣眯眼盯着白依恋这张愤世嫉俗的脸蛋儿,感叹的伸手捏了捏她圆润的粉腮,“好好一个姑娘,整天打打杀杀成何体统逍遥宫为什么会袭击那位高雅的夫人”见叶圣突转话题,白依恋一愣,随即面无表(情qg)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女子从北方南下,一路遮掩(身shēn)份毫不声张,鬼鬼祟祟却又来头不小”

“逍遥宫在江南聚众闹事,你这位江南分舵的舵主不会坐视不理的,对吗”叶圣想要击退逍遥宫,凭借一己之力太难,只能借助明教弟子的人势,“作为条件,只要你能击退逍遥宫,保得那位夫人安全离开,我就不会把这里的事(情qg)禀报给教主,你仍潇洒做你的舵主。”

白依恋将信将疑,只不过此刻她自己也没有选择,“好一言为定”眼波流转,白依恋红润唇角露出妩媚笑容,“臭弟弟,你难道对那位夫人有意思那女人(身shēn)材丰腴皮肤白皙,就算是我也不得不佩服她是个尤物,若你想染指,我倒可以相助。”

叶圣面无表(情qg)瞪了白依恋一眼,“我刘波光明磊落、一(身shēn)正气,怎么会偷别人家的妻子而且”叶圣眼珠子一转,凑到白依恋耳旁,低声说道,“如果被那夫人知道了,岂不是要弄死我她来历不小,我单枪匹马,又如何躲得过无穷无尽的追杀”

白依恋媚笑着,仰头瞧着叶圣这黝黑粗犷的脸蛋,低声回应道,“我这里有一种妙药,乃武林第一奇毒奇(淫y)合欢散,你让她服用之后,她神魂颠倒如坠梦中,跟谁发生了什么事(情qg)她根本都不知道”

叶圣眼眸之中尽是笑意,这奇(淫y)合欢散白依恋亲自体验过,由她来说,简直是有凭有据、令人信服。叶圣故作惊讶,挑眉问道,“真的这么神奇”“自然”白依恋保证,“你毕竟是我弟弟,姐姐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叶圣闻言,手指在白依恋腹部丹田下一点,解开了她的气海(穴xué),“将此药拿出来”

恢复体力,四肢活动自如,白依恋立刻翻(身shēn)坐起,依靠着(床)头,从腰带之中摸出了一青花瓷瓶丢给了叶圣。叶圣接过一瞧,“果然是奇(淫y)合欢散”白依恋瞧着叶圣嘴角绽放出来的猥琐笑容,她柔媚一笑,依靠过来贴在叶圣肩膀上,“姐姐在这里祝愿弟弟心想事成好了,姐姐连这种宝贝都献上了弟弟是时候该给寸心散的解药了吧”

叶圣将奇(淫y)合欢散收起,然后微笑抚摸过白依恋青丝秀发,“听不听话姐姐”

白依恋可不想让自己的体内残留着寸心散之毒,虽然还没曾体验过,但是白依恋知道此毒狠厉钻心之痛能够让人受一层皮,“姐姐(日ri)后一定对弟弟的话言听计从。”“好”叶圣站起(身shēn),一脸灿烂的微笑,“你既然对分舵众人服下了寸心散,说明,你有能镇压一天效果的解药,你还不快快自己服下”

白依恋一怔,斜躺在(床)上,搁置在秀白大腿上的手掌紧握成拳,“你什么意思”“寸心散的解药名为舒心散吧可以永久根除寸心散之毒”叶圣双手叉腰,说道,“但我何曾说过,要将舒心散给你的”

“你不要欺人太甚”白依恋从(床)上站起(身shēn),手一甩,软剑横出,剑锋直指叶圣,“信不信老娘与你同归于尽”“你杀不了我的”叶圣不屑摇头,转过(身shēn)子朝门槛走去,“省些力气吧以后我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忤逆我命令的后果,就是永远都得不到舒心散”

瞧着叶圣消失在屋内,站在(床)上的白依恋冷眸尽是杀意,恼恨一剑将眼前的圆凳劈成两半,白依恋迫不及待从腰带之中掏出一粒解药塞入嘴中,此药虽然能够化解寸心散十二个时辰的毒效,但是因为还要给分舵其他弟子服用,药丸数量远远不够白依恋握紧双拳,(娇jiāo)媚容颜尽是恨意,必须早点从叶圣手里夺回寸心散的解药舒心散

离开了白依恋的院子,叶圣趁着夜色行走在江南屋檐上,借着明月,叶圣摸出了一包红色的药包,这自然是从郭赞(身shēn)上顺手牵羊来的解药。叶圣不想以真面目示人送上解药,免得难以解释这解药的来历。

在药包上留下盗圣二字,叶圣将这红色药包丢入夫人居住的院内,然后便扭头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叶圣回到客栈躺在(床)上,回想起白依恋那吃了屎一般的难看表(情qg)不(禁j)就美滋滋一笑。郭赞也许已经活着和逍遥宫的弟子见面了,而白依恋也已经服下了寸心散被自己胁迫,接下来,叶圣想要做的事(情qg),就是尽快镇压逍遥宫,救出失踪的独孤傲雪,找到天山雪莲好尽快治愈自己体内寒冰绵掌之毒

第二天晌午,叶圣悠然自得的穿过江南诗(情qg)画意的街巷来到了夫人的府邸。这夫人似乎铁了隐姓埋名低调行事,这居住的院子竟然连一个匾额名称都没有。得到了门口护卫的通报,叶圣来到了中堂之中,迫不及待想要一见夫人芳容。那一夜别离,不知道夫人有没有变得更好看些。

“你来做什么”徐凤从后堂走出,小姑娘(胸xiong)不大,脾气不小,仰着头用下巴瞧着叶圣说道,“我家夫人可没有召唤你”叶圣微笑,亲切打招呼道,“我听闻前天夜里府内出现了一些动静,不知道夫人安好否”“你这慰问也太后知后觉了吧”徐凤冷笑,“隔了一天才上门拜访不过,我家夫人(身shēn)体安好,请你放心,你可以走了”

“哎,你怎么这么无(情qg)呢”叶圣嫌弃,“夫人在哪里我不亲眼所见,恐怕寝食难安。”“你无需见夫人夫人(身shēn)体有恙,不能动弹,现在正在寝屋休息。”徐凤自然不会让夫人和叶圣见面,哪怕有自己在场,也是万万不合规矩的,“上一次因让你看病所以目睹了夫人一次,这已经是逾越,你就不要妄想还有下次了”

叶圣奇怪,自己昨天晚上已经送来了解药,难不成夫人没有服下莫不成是怀疑那解药的真假叶圣着急,皱眉问道,“夫人她她不是中了逍遥宫的十香软筋散吗你们前天夜里面对逍遥宫弟子的围剿,就没能得到一两包解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