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200篇小说_沙发上12p

景曦被酒呛得有些咳嗽,景曦用那江湖侠客的衣袖给他擦了擦脸说到:“大侠,我真不是故意的。”

那江湖侠客将剑驾到景曦的脖子上说到:“臭小子,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长得娘里娘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景曦看着加在自己脖子上的剑,这剑比自己的逆荆可是差太远了。但好像也挺锋利的。

“大侠,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刀动枪。”

那江湖客拍了下桌子,桌子立刻散成了两半。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好像是在说,大爷我厉害吧。“小子,你是对我刚才说的话不满吗?故意喷我这一脸。”

景曦自是不怕这种江湖客,不就是桌子被拍成了两半,景曦要是想要拍桌子,桌子就直接变成渣了。可眼下这情景还是不要那么招摇的好。

“大侠,其实吧我刚才之所以喷了你一脸是觉得你说的真的太有道理了。所以一时没控制好情绪太过激动就不小心把酒喷在你脸上了。真是万分抱歉啊。”

江湖客旁边的一人对江湖客说到:“老兄,这小子既然道歉了。就算了吧,咱们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人,大家都是在五洲有声望的人伤了和气可不好。”

那江湖客松开景曦的衣领,将剑收了回去说到:“下次注意点儿。”

景曦整理了下衣服说到:“注意、注意,下次肯定不会再喷你脸上了。大侠消消火。”

景曦说完,屋外面传来一个邪魅的声音“今夜好生热闹啊。”

客栈里的小二和所有的歌姬都出来说到:“掌柜的好。”

掌柜的,这声音听起来倒还真不像老男人,景曦甚是好奇这掌柜的究竟是何人,又有何等的风采。

客栈里的其他人也是很兴奋,那掌柜的推开门,一身黑红色的衣服彰显了这人的邪魅,脸上的肌肤如玉。一双桃花眼又是非常的摄人心魂。红唇间的微笑仿佛是更像是樱桃。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风华绝代的感觉。还真的不像是老男人,不过按理来说他应该年纪很大才对,为何样貌如此年轻?难不成不是凡人。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想必就是描写的眼前这人。

但他的眉眼间的那股英气倒是像极了叶枫,景曦仔细看着那掌柜的,怕是这掌柜的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像叶枫一样不好对付。现在景曦不知为何只要是见到眉眼间有些英气的男人都会觉得像叶枫,可能是在景夜城太烦那个家伙了。

客栈里有人说到:“渊掌柜好些日子不见了,不知前几日都上哪去了?我们想找您喝酒都找不到人啊。”

那邪魅的男子走进来从桌子上直接端了一壶酒喝了两口说到:“我这不是来了,前些日子遇见一些有趣的事给耽误了。”

客栈里一人说到:“渊掌柜该不会又是被哪家姑娘给迷了眼,不愿再回来了吧。”

那人哀愁的叹了口气说到:“唉,我也倒是想跟随她去,不再回来。可是她却不喜欢我,非要弃我而去,我有什么办法。只好作罢,回到我这穷酸的店里来了。”

一江湖客劝慰到那渊掌柜说到:“渊掌柜,不要伤心嘛。凭您这相貌,这家当世上那个女人不想嫁给您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那渊掌柜又喝了一口酒说到:“唉,可我渊某一生只爱她一人,也只想娶她一人。别的姑娘我渊某没有兴趣。”

那江湖客拍了一下桌子说到:“嘿,听渊掌柜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好奇。这姑娘是何需人也?竟让我们渊掌柜如此上心。”

“我对她一见钟情,她是我渊某见过世间最美的女人,只是轻轻一瞥我渊某就便沉沦了。自此对她念念不忘,可真是让人苦恼啊。”

景曦心想,这渊掌柜的当真还是风流啊,说白了就是贪图人家姑娘的美貌,想必这渊掌柜的肯定祸害了不少姑娘。

江湖客又说到:“现在这姑娘不都是喜欢有很多银两长得又帅气的公子哥吗?你把那银票摆在她面前她保准会跟了渊掌柜你。”

那渊掌柜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到:“唉,可她也是有很多的银两长得又是人间极品。最重要的是她比我渊某有钱的多还比我有地位有权势。”

江湖客挠了挠头也很是苦恼的说到:“这个,就有点麻烦了。钱还比您渊大掌柜多还比您有权势,这骨头不好啃啊。”

另一人说到:“有什么不好啃的,你直接给她下点迷药等到生米煮成熟饭,管她有权还是有势,到时候那姑娘不想跟着渊掌柜的你都不成。”

“我渊某不喜欢强人所难,只希望我们能够彼此真正的喜欢。她真心的心悦于我。”

景曦看着这些人说来说去,都是为了情这一个字。但一堆人在这里围着说这个倒是显得有些矫情了,尤其是这个邪魅的男人更矫情。

“矫情。”景曦一时没忍住,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这句话说完,客栈里的众人又纷纷看向景曦。刚才那个江湖客又走上来揪住景曦的衣领说到:“我看你小子就是 存心来找事儿的。说谁矫情。”

景曦僵硬的笑了一笑说到:“大侠你看你这火气又上来了。我没说谁,我说的我自己。我发现吧,我这喝了几口酒,有些上头脑子晕晕的。我刚才吧是骂我自己矫情,没说你们谁。”

那江湖客使劲瞪着景曦说到:“放屁,你说这话你以为老子会信?你当老子是傻子啊?臭小子今日我看不给你点儿厉害尝尝是不行了。”

江湖客冲着景曦就想给 景曦一拳,景曦正想反击的时候。发现那个渊掌柜握住了即将冲景曦来的拳头。

“哎,区区小事何必动粗呢?来我渊某店的都是客。”

景曦连忙附和道说:“对对对,渊掌柜的说的极是,何必动粗呢。”

那江湖客见渊虚都出来拦着了,也只好作罢。不情愿的松开景曦的衣领说到:“渊掌柜的我这是在为您打抱不平啊,这小子分明刚刚是说的渊掌柜的你啊。”

景曦听后说到:“你信口雌黄,我都说了,我刚才骂的是我自己。”

那江湖客看景曦顶嘴,还想上去教训教训景曦说到,被渊虚的一个动作给拦了下来。

渊虚对着景曦说到:“这位公子敢问您尊姓大名?为何要说在下矫情啊?”

景曦说到:“我..我叫。。我叫风叶。我没说你矫情啊。我说的我自己。”景曦一时想不出什么名字来,就干脆将叶枫的名字倒过来借来用一下。

那渊掌柜的说到:“风叶…好名字。既然风叶兄说不是那便不是。我渊某人信你。”

“还是渊掌柜的通人情。”景曦说到。

“不过,还有一事我倒想着问风叶兄问个清楚。”渊虚看着春梅、夏蝉、冬草三人说到。

景曦看渊虚看去的方向,这个掌柜的看来是想要替自己的那三个歌姬出头。

“喔,何事?”景曦装作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说到。

“今日我听我家的小蝉儿说有位客人将她们三个姐妹给绑了,还想拿匕首刮花她们的脸。我看风叶兄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店吧,不知我家小蝉儿说的那人是不是风叶兄你呢?”

景曦看了看夏蝉又看了看渊虚说到:“误会,都是一场误会。”

渊虚从那江湖客身上取下剑,直对着景曦说到:“这么说还真是风叶兄你喽?”

景曦看着渊虚,这家伙怕是要动真格的了,这家伙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 凡人,待会儿动起手来。还真不知能不能打过他。

景曦正在思量的时候珍儿却跑了出来,大喊道:“你是 何人竟敢拿剑对着我家公子,说是不想要命了吗?”

景曦看着突然跑出来的珍儿,真是头痛。这丫头怎么这时候出来,还真能够为自己添乱的。

渊虚看着珍儿说到:“你是何人?”

珍儿掐着腰士气十足的说到:“我是我家公子的奴仆。”

渊虚嘴角露出邪魅的一笑说到:“那正好,连着你和你主子我一起收拾。我的人可不是随便就能被欺负的。”

珍儿说到:“收拾,我家公子不收拾你就不错了,你还敢收拾我家公子还带着我一起,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你这长得妖媚和狐狸精一样。”

景曦无奈的扶着头,珍儿这丫头真是再给自己火上浇油啊。

渊虚冷哼一声,愤怒都摆在了脸上,明显是被珍儿惹火了。“狐狸精,你竟敢说我是狐狸精。今日你们主仆二人休想离开我这客栈。”渊虚愤怒的说到。

珍儿看着渊虚愤怒的模样,有些怂了。急忙跑到景曦身后说到:“公子你要保护奴啊,公子上,给他点厉害尝尝。”

景曦此时非常的懊悔带这个小拖油瓶来,带珍儿还不如带小不点呢。珍儿这家伙的惹祸甩锅的毛病一点都不输小不点。

景曦对渊虚说到:“渊掌柜,别生气。我这小奴不会说话,脑子还笨,您不要往心里去啊。至于今日那关于您的那三个歌姬的事我可以和渊掌柜的您慢慢道来的。”

渊虚拿着剑对着景曦怒气一点不减“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家小蝉儿已经都给我说了。你嫉妒我的美貌,所以绑了我家的三个小美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