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逆袭韩三千-老板在车上擦我

想到这里之后,太子顿时便开始仔细思索韶云的话来,皇帝一直以来都将体统放在嘴边,这自然是极为看重这些来自于面子上的事情的。

怎么着自己也还是一国太子,如今储君的婚事都办的如此仓促和随意,这显然便不符合皇帝的性格。

太子立即便皱起眉来,他看着韶云,便道:“你的意思是,父皇其实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并不是想要本太子大婚,而是想要借着这大婚的由头,去办一些其他的事情?”

如此想着,太子就好像是醍醐灌顶一般,旋即便对着韶云有了其他的见解,他原本以为这女人不过就是在深宫里待久了的寂寞女子。

可是现在看起来,却好像并非如此。

“你在宫里的时候,出嫁之前,父皇有对着你说过什么吗?”

韶云听到了这句话,顿时便明白了太子的意思,便回答道:“不曾。”

“若是太子作为储君,下一任的帝王,事事都需要皇帝去指点,什么都需要皇帝给太子铺路,那陛下还有什么好放心的将这江山交到殿下的手里呢?”

韶云的话,一字一句,就好像是一针见血,一点点就融进了太子的心里,他顿时便被眼前的女子给说动了。

“你说的对。”

太子拍了拍手,脑海里已经开始将所有的事情都归结到了韶云刚才说出来的话里头。

难不成皇帝之所以会将面前这个女人许给他,原因便是想要这女人能够提点自己?

这想法一出来之后,太子顿时便好像没有那般生气了,连带着看着面前的韶云都好像变得极为眉清目秀起来。

“本太子或许明白父皇的意思了。”

太子这般开口,视线在韶云的身上转了一圈之后,便继续开口道:“所以你的意思其实是,父皇会接着今日,想要引蛇出洞?”

“我也只是说了,这只是猜测罢了,没有其他的意思。”

韶云继续道:“所以这些,其实都该是太子自己所思所想才对。 ”

太子闻言之后,便直接笑起来,道:“本太子知道了。”

说着这么一句话之后,太子顿时便直接朝着眼前韶云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一下子目标极为明确,韶云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登时便往后退了几步。

只见太子慢慢走到了韶云的面前,随即便停了下来,他低着头认真地看着韶云,道:“太子妃,早些休息。”

说着这么一句话之后,太子顿时便直接迈步出去了,在门口的时候看见了衣衫不整的宫女,他顿了顿,像是意外眼前的宫女竟然会这般忠心一般。

太子停下脚步,随后看向了这个宫女,宫女见状吓了一跳,登时便跪下去,道:“太子。”

“没事了,你进去好好照顾太子妃吧。”

太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与之前进来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语气,听得让眼前的宫女都是一愣,因为太子和之前的态度简直是大相径庭。

宫女错愕起来,但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捣蒜一般点点头,便直接站起来,推开了门便走了进去。

太子眯起眼睛,转而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有暗卫站在他的身后,等着太子的吩咐。

“殿下。”

暗卫静静地垂首,盯着眼前太子的衣摆,一时间像是一尊雕像一般,就这么站着。

“你觉得,那个女人说出来的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太子将韶云的话从头到尾都想了一遍,随后便直接对着暗卫开口道:“你是母后培养出来,放在本太子身边的人,本太子现在唯一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便是你了。”

“你一定要好好思索,然后给本太子一个答案。”

太子面上有些急切,因为这时候,如果韶云说的是真的的话,那自己现在带人进宫,若是时机尚可的话,自己便可以在父皇面前博得一阵好感。

也可以就这般直接戳破西狄石闵的计谋,也算是给了皇帝帮助了。

想到这里之后,太子几乎便是极为迫切的想要只是这个消息的可靠性,现在他就相信眼前暗卫的话了。

“殿下,属下只能说,太子妃说的话,很有道理。可这些消息来源,并没有地方可以去考证。”

暗卫慢慢开口,他跟在太子身边许久了,自然对太子的性格极为有了解的,只是现在,太子想要听见一句肯定的话。

然而以客观的角度来看,韶云说的话的确没有半点证据性,所以他继续开口道:“可是若是殿下不放心宫里,现在也可以以其他理由进宫去探查。这样便不会被人怀疑动机,并且发现。”

太子或许等着的便是这么一句话,所以当暗卫说完这句话之后,太子顿时便点点头,极为高兴地道:“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现在悄然进宫。”

“即便是宫里没有出什么事情,那也算是好的。可是万一要是西狄大皇子有了什么异样的举动,到时候,我们也可以趁机立功,到时候,本太子便可以重新进入父皇的视线当中。”

说着这么一句话,太子登时便直接挥了挥手,道:“好,那就这么去准备吧。你去带上一些人,跟着我一起,现在入宫。”

“是。”

而这边的宫女,正抱着受了惊吓的韶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抽了一口气,道:“原来在宫里的时候,奴婢还以为,公主的好日子要到了,可是现在看来,竟然是踏入了一个地狱里。”

“想不到,太子竟然……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男子……公主,您之前说的对,这以后在东宫的日子里……”怕是不好过了。

宫女的话并未说完,便被韶云给打断了,只听见韶云慢慢开口道:“你没事吧?”

“奴婢只是一个低贱的宫女,能出什么事啊?公主的事情可是要比奴婢大得多啊。”

宫女这般开口,旋即便脑子一转,想起来之前在外边看见的太子的模样,与之前完全不一样,心里顿时便直接出现了好奇,她看着眼前的韶云,慢慢询问道。

“不知道公主是靠着怎样的办法,才让那太子罢手离去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