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H文细节—乖,最后一次,好不好

“诶,小轩这是干啥呢?”一班的班长拿胳膊肘杵了杵一边的列兵。

“不知道啊,盯着小壮半天了,班长……你说小轩姐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诶呦呦喂”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拳头砸脑袋上了。

“放屁!老子从新兵连就认识她,也没见着她对谁动过心。”班长瞪大眼睛盯着他。

“班……班长,说句话 你可别生气。” 小兵往后错了两步颤悠悠的说道。

“说你的!”

“那你可不许打我……”

“诶呦你这小崽子!”说势就摘下帽子。“说你的!”

“要我说,那可不一定啊。”搭了个嘴跟个小老头似的说道。“你看小轩姐她打小就跟你们在一块,都跟兄弟似的,再说了,她当年才多大啊,你想让她对谁有好感她都不懂,可是现在呢,十五六岁正是要情窦初开的时候。”他摇摇头“我看班长们是没有啥希望了。诶呦,班长你说好不打我的。”说完抱着头就灰溜溜跑开了。

“这小崽子!都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把帽子带好骂道。

看着小壮的小黑脸,似乎也不算太黑,至少比她家爹比起来还差远了,端端正正的样子,即使是在装东西感觉他的每个动作都异常板正。也许万星轩不知道是因为她把人盯得都尴尬了。那严肃的样子确实是越看越熟悉,想着不免思绪就飘到那部剧的情节里了……

这边,叫小壮的列兵让万星轩盯得有些发毛。放下手中的背囊……

“咳。那个……”

“恩?”小轩像是才反应过来。

“那个小轩……轩姐,你有什么事吗?”他的小黑脸有些不明显的泛红。

“诶……那个,叫我小轩就行,咱们从小玩到大都这么熟了。”天呢,从小玩到大小时候还总训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就是耿继辉啊!

“我看他们就叫你小轩姐。”他挠挠头说道。

“他们看我在部队时间长叫着玩的 。小壮啊”

“是。”

万星轩有些尴尬了,看着那张青涩而又有些相似的脸,万一真是他怎么办,那么就说明我真的来到……

“耿继辉……是吗?”万星轩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微颤。

他像是想起了些什么,楞了一下。“是”

万星轩哽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我还要再确认什么……明明遇到小庄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了,不,是见到高大壮或者应该叫他老高那一刻起。’

她再什么都没问,转身走开,只是背影有些颓然。

‘我活了十多年了,到今天才发现原来都只是一个书中的角色。那我曾经是不是一个真真实实的人?还是那些都是我臆想出来的,我从来只是个小角色,一个在书本里剧里一个虚拟的背景?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亲爹,亲妈,老高,苗叔,和这里的人十多年的“兄弟” ’她回过头来,注视着每一处,每一人。

不远处的新兵蛋子们被班长训得表情麻木,就有几个还愤愤不平,麻木的好啊,就算有愤愤不平到最后也会变得麻木了。他们只是些普通的列兵还算好,等到往上考察成为侦察兵,特种兵,那才叫真的麻木。一个理论要考察几十遍,一个动作要几百遍,一个操作技能要天天练。不知道有多少种方法,总是要反复练习,为的就是提高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可就是那零点几秒,没准就能救你一命。”我还记得这句话是前年侦察兵排长跟列兵讲,让我偷听来的。

不知不觉的走到侦察兵训练营,坐到一旁的台阶上。闭上眼睛,耳朵听着侦察兵打击着沙袋一边喊着“杀杀杀!”

还有排长们的训话:“别以为你们来了侦察连就算能耐的了,我告诉你们你们怎么来的,我还能让你们怎么回去……熊包蛋们” 这句话是李排长说的,年年新进侦察兵都会来这么一次。

“小轩。”

似乎听到有人喊她,声音还很熟悉。太阳晒着,她似乎疲乏得很,不想睁开眼。

“小轩,你这是怎么了?”

一个人站在眼前,挡住了阳光。她微微抬起头,看清楚人“苗叔……”

“怎么了,还掉金豆子了?” 笑着逗弄着她。

她随手抹了下脸,拍了拍旁边的台阶示意他坐下。

“苗叔…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眼前的所有东西所有人都是虚拟的,那你该怎么办?”

“傻孩子……”他嗤一声笑出来。“你管别人是不是虚拟,虚假的干嘛,只要你是你自己就行。”

“那要是,连自己都可能是虚拟的呢?”

“哈哈哈,叔教你个方法啊。”他撸撸袖子。“跟我学啊。”

“手握拳头”我跟着他把手握成拳头。

“张大嘴”我也把嘴巴张大。

“咬,狠狠地咬。”

我愣了一下,把拳头放进嘴里,狠狠地咬。似乎都咬破了皮……

“疼不疼?”他抓着我的手问道。

“疼。”

“疼就对了,那就说明你是真的。别管别人怎么样,你是真实的你自己就行。”说着,他拍拍左胸。“保留真心,这里是真的就什么都不用怕。再真的现实都会有虚假的一面,能做的就是初心不变。”

“初心不变,只要心是真的……”我呢喃着这句话。

“诶呦,你这孩子可真狠,都出血了。走走我带你上医务室擦点药去。”

————————————————————————————————————————

“没多大事儿,就是破了点皮儿。包这么严实干什么。”出了医务室嘟囔道。

“你是小闺女,像我们这些大老爷们也就是扔出点药让我们自己擦了。”苗叔笑道。“哎,回家跟你爹说,这几个月我们就不去看他了。上面交代下来点任务。”

“那时间也太长了吧。”心头一突突,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脑子里错过了,但是她却没抓住,有些慌张的感觉。

“怎么了,怕没人陪你玩啊?等这次任务回来了,我带你去个有意思的地方。”

“什么地方?特种部队训练营?”

他摇摇头“比那个地方还有意思,不过你得保密。那里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好吧。那你们可要平安回来。”压下心底的那点不安和焦急。

“行了,我知道了。我也会转告老高的。”他边走一边摆手。

“苗叔!”她大喊一声。

他回过头来看着万星轩。

看着那张大黑脸,眉毛有些像乱草一样不规则,那双小眼睛在远处注视着我,憨憨的脸,和他那张脸比起来,他的眼睛异常的锐利,像鹰……不,是像狼。我的苗叔是一匹狼! 他很帅!

渐渐地,他的脸开始变得模糊,她眨眨眼睛,挤掉眼里温热的液体。注视着那张脸,那双眼睛。

她举起那只被绷带缠绕的手,握紧拳头。“一路平安!”

苗叔朝她一笑,也举起拳头。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那天被我压在心底的的焦躁和不安,竟成了我一辈子都难以放下的心结。我的苗叔……我最敬爱的苗叔,他的人生,就在这一次任务中扭转了,这不只是我的心结,也是他的心结,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跟他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