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把我摁倒办公桌不分场合_我又想了大叔我要

千落羽已经看出了女人的目的,坦白地揭露了对方的身份。

而女人听了千落羽的话后,神情未变,仍然温柔地笑着。但是,桥下的湖水竟是“沸腾”起来了。

女人用同样温柔的语调说道:“姑娘,说我不是人就不好听了。”

停顿了一下,然后下一秒——伴随着突然涌向千落羽的湖水,女人一边说道:“好歹直接说我是妖怪啊。”

想来,她是知道人类中“不是人”一词似乎隐含着贬义。

面前,千落羽已经被那湖水圈禁住。女人温柔笑道:“小蓝,出来吧。”

“是。”只听着耳熟的声音一出,湖水中跃出一道影子。一个只达女人腰间的书童模样的女孩站在了女人旁边。

千落羽了然,她便是这湖中的水鬼。小蓝?这名字挺不错,很符合这片湖水。千落羽不着边际地想着。

小蓝恭敬对女人道:“大人。”

女人笑得温柔,问她道:“这么弱不禁风的女人,就是她破了你的幻术?”

小蓝有些颤抖,她知道这位大人对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妖怪露出这种表情时,就代表大人很不高兴,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后果令她不敢想象。

小蓝低着头,害怕地回答:“是的……”却说不出一句解释的话。

女人充满笑意的眼里闪现出杀机——呵,竟是连这么个弱小的女人都困不住,阿九也不需要这么弱小的手下。

小蓝见大人的笑意森然,不作多想,连忙道:“不过,这个女人并不是大人您所想的那样弱。”

女人稍弯眉头,满是兴趣道:“哦?”,她见小蓝的神色不像作假,想到了之前自己的猜测,或许,是真的。

女人走近水圈,探视着千落羽,看她气质淡然,面色平静,似乎柔和地看着自己,突然觉得她难不成真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为了弄清情况,女人问道:“你来此处是为了什么?”

千落羽语气淡淡的,回答道:“救人。”

女人对千落羽的回答毫不意外,她想:阿九经常抓那些处女来补精元,会直接用处女作“炉鼎”,与其结合,取处女血。来找人的,可不只有面前的女人。

于是,面若桃花的女人无所谓地说道:“那你还是别想了,那些被抓的处女要么自杀死了,要么被‘用完’还了回去,你找的人肯定早已不在这里了。”

千落羽摇了下头,说道:“不,我是要救一个名叫沐目的男孩。”

这话一出,女人有些吃惊了,沐目的事,现在所有“橦栈”的妖怪都知道。他似乎无人关注一样,至今无一人来寻他,倒不想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来救他的。

女人掩面而笑道:“哈哈哈,你连这水圈都出不了,想救人?”

谁知千落羽露出一个略带深意的笑,将手轻轻触上那水圈,从灵魂中传输出能量——这必须有强大的精神力,才能用灵魂输出能量,因为,这必须承受如同剜心般的莫大痛楚。

接着,那水圈消失了,惊讶了小蓝。她以为之前破掉自己的幻术不过是侥幸和偶然,但这次,她不得不真正意识到千落羽的厉害。

女人看见水圈轻易地消失,笑得更温柔。水鬼一族最厉害的禁锢之术——水圈,被轻易破了啊。

“和我一战,赢了便依你;输了,就成为我的手下。”她说。

千落羽看出女人对手下强弱的在意,对她提出的条件也没有任何不满,她也一定会赢,救回沐目,不过——

“你是否应该坦诚相待?”千落羽突如其来地一问,但女人似乎不为所动,反问道“什么意思?”

千落羽也不拐弯抹角,十分直接的说道:“你现在的样子是变化来的吧,我希望我们在打之前互报姓名,不作假,包括外貌。”这是千落羽的一个原则,她一直认为只要互相打斗过的人,都是关系比较不错的,需要从浅层了解彼此。其实她误解了,关系好的打斗,叫做“切磋”。

女人听了,哈哈一笑,不过还是应了千落羽的意,手一挥,整个人变了样——一身黑色长衫,一丝不苟地穿戴在身,乌黑的及腰长发整齐地搭在背后的衣服上,与其相融,美玉般的脖颈露出,左耳戴着一条黑色的流苏,俊俏的脸上呈现出“君子”一样的神情。

这外形,不就正是之前“橦栈”里的男人。没错,他就是故意扮成女人试探千落羽的。

现在,周围的空气变得令人窒息,充满压迫感,小蓝颔首向男人示意后,迫不及待地跳入了湖水中,因为这里的威压让她受不了。

实际上,是男人先释放出了妖力,使周围的空气产生了波动。他挂着一幅充满善意的笑,意味不明地看着面前一片怡然的千落羽。

他的声音温柔却不缱绻,平直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茨木童子。”

千落羽同样道:“千落羽。”

话音刚落,茨木童子便想乘机攻向千落羽,他一步瞬移,已经将用妖气凝成的刀刃抵在千落羽的脖颈处。

茨木童子的笑容略带遗憾,他轻轻在千落羽的耳边说道:“是我高看你了吗?怎么这么弱呢?”

但千落羽毫不慌张地反问:“是吗?”

茨木稍有警惕,她就已经将精神力转化为防御力,覆盖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茨木童子发现了异常,把刀刃刺向千落羽的脖颈处,却不想,不仅没有伤到千落羽,自己也被反弹了几米远。千落羽的防御力量是还会以同样的威力,将别人反弹出去。

茨木童子见状,虽是笑着,却已经没了轻松之意,她的确是小瞧了千落羽。

刚才,虽然他用妖气凝聚的刀刃并不是最强的,但至少能抵得上人类中中级异能者的倾力一注。更何况,刚才明明攻击了她最薄弱的一处,竟毫无效果,她的能力至少是高级异能者的水平。

茨木童子的能力,刚好是高级异能者的水平。他从不做吃亏之事,从刚才的一招判断,这场对决会很吃力。

一瞬间的时间,他想了很多。千落羽不过是要救人,他其实也是无所谓的,那个叫沐目的男孩已经被折磨得差不多了吧,还回去也没什么。

茨木童子的想法是正确的,他完全不想做吃力讨好的事。显而易见,如果耗费许多妖力战胜千落羽,还不如直接把人给她,不会有任何损失。

于是,茨木童子从战斗状态恢复到悠闲状态,说道:“我认输。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就依你吧。”

千落羽挺喜欢这个懂礼的妖怪,虽然他总是笑得虚假。她点头,同意了茨木童子的话。

小蓝隐匿在湖水中,忽然庆幸于千落羽没有真正跟自己打,同时也很乐意与现在的局面,否则,她的湖就遭殃了。

茨木大人不愿和闯入者打了,是因为大人本是一个注重利弊的妖怪,不过,不知酒吞童子大人还会不会轻易放过这人了。

就这样,千落羽进入结界,随茨木童子来到了“橦栈”。

“橦栈”也就是一座类似于宫殿的巨型房屋,里面有很多殿,住着不同的妖怪。最中心最大的一处,就是酒吞童子的殿了。

一边在行道上走着,千落羽一边环视着周围,茨木童子见状笑道:“你不要想着那男孩会在哪里,跟着我走就行了。”

千落羽略微摇头,说道:“不,我只是觉得你们这设置的格局不错,很有欣赏价值。”

茨木童子的笑意明显,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柔意,说道:“这是我们的王建造的。”

千落羽点头,嗯,酒吞童子设计的这个宫殿的格局还特别注重了攻击的力量。不过,正是因为特别注意了攻击,所以轻怠了防御,如果首领不在,即使攻击格局再怎样好,防御低下的“橦栈”也会被有心人攻垮。

想来,酒吞童子是一个对自己的武力值十分有自信的妖,而且,有些小小的鲁莽。

千落羽状似随意一说。道:“你很在意酒吞童子吗?”

茨木童子又笑了,答道:“当然,他是我们的王呀。”

千落羽也笑,说道:“不,我指的是超过主仆限制的重视。”

茨木童子因为这句话有了片刻的沉默,又问道:“何以见得?”

千落羽哑然失笑,不仅想着这还用问吗?

只是片刻的时间,千落羽就早已看透了茨木童子在话语和神情中,对酒吞童子那绝非主仆所能概括的感情。就算他说的话不多,同时也用笑容掩饰自己的神色,但从他极速来到奈良桥,对小蓝能力的怀疑,以及那对利益的重视,完全能明白啊。

极速来到奈良桥,是为了为避免千落羽“打扰”酒吞童子。

怀疑小蓝的能力,是为了避免造成酒吞童子手下的无能。

至于对利益的重视?哈哈,茨木童子能从中获得多少利益呢?这,不过还是为了酒吞童子的利益啊。

茨木童子不能耗尽力量或受伤,否则,还有谁会像他一样待酒吞童子啊?即使酒吞童子很厉害,很强大,可是有些事情只有茨木童子能为他做。

茨木童子看了一眼失笑的千落羽,也不语,径直带她来到了主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