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英真实事件过程-兄妹家丑不可外扬

“师父,你要杀了我吗!”青笛冲他大喊道。

银面男将自己随身带着的刀扔给青笛,道:“我不是给你一本刀舞的书么,今夜检查一下你学的怎么样了。”

青笛这段时间忙得很,根本没有时间看那本书,连他给的医书都没有看呢。

她皱着眉头道:“师父,你怎么能这样啊!不提醒我一声就直接打过来了!”

“我是要告诉你,很可能前一瞬与你亲密无间的人,下一刻便会成为你的敌人。”银面男问她道:“你可受到教训了?”

青笛没有回答他的话,紧紧握着他扔过来的刀,突然间毫无征兆地拿着刀砍了过去。

银面男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拿着树枝迎接她的攻势。青笛手中的刀与他手中的树枝本是有着天壤之别,但银面男将那树枝使成了绝世的好武器,一边躲着青笛的刀,一边在她的身上挥动树枝,还总是往大腿、腰肢、屁股这样平日里看不到的地方打。

不多时,青笛便觉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把刀一扔坐在地上不打了,委屈道:“师父,你下手太狠了!”

银面男声音冷冷,道:“起来,继续。”

青笛被他这样的态度吓了一跳,在她的印象中,从第一次见到这银面男开始,他就一直是温柔体贴,处处为她考虑的,今夜为何会这般欺负她?

青笛摸了摸被他打痛的屁股,摇头道:“不打了不打了,要不然你打死我吧!”

银面男一听她说这话,将树枝扔到一边,俯身把大刀捡起来,架到青笛的脖子上。

青笛大骇,难道他真的要杀了她?

她母仇未报,弟弟未安,岂能就这么死了?青笛来不及多想,立马从他的刀尖下穿了过去,捡起他丢掉的树枝,闭着眼睛一阵乱挥。

银面男起初还跟她打了一会儿,后来发现她打的实在是毫无章法,便无奈地叹了口气,站到一边去看着她打。

青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面具男已经不打了,她终于敢睁开眼睛,气喘吁吁地问道:“怎么不打了啊师父?你是怕了我吗?”

银面男终于笑了起来,道:“今日对你的考核结果是不合格。你根本就没有好好学习啊。”

青笛满心委屈地道:“我忙着嫁人忙着保护弟弟,哪有空去学这些东西?”

“没学好就是没学好,你的借口倒还很多啊。”银面男逼近她道:“你仔细想想,那个怀孕的丫鬟和风幼平这件事,需要你插手吗?如果你不插手,殷永旻就查不出来了吗?若是你不在这件事上耽误工夫,风幼平会记恨你吗?洺儿会出事吗?你节省下来的事情用来学习武艺和医术不好吗?”

青笛被堵得没话说,虽然仍旧有些不服气地看着银面男,但不得不承认,银面男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我说的不对?”银面男伸出拳头轻轻打了一下她的脑袋:“涨点儿教训吧,若是突然有一天相府被满门抄斩,大批官兵进来要杀掉你,我看你什么都不会怎么从他们手里逃脱。”

“知道了!”青笛皱着眉头道:“我回去就学,总有一天我要打败你!”

银面男上下打量了青笛一番,满眼地不相信,他道:“行啊,等着你。”

青笛冷哼了一声,偷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一阵火辣辣的疼。这人下手太狠了。她还记得那天她被风言荟伤到胳膊的时候,银面男发现之后担忧地摸样,还连夜带了药过来。如今换成他下手,就一点儿不知道让着她点儿。

银面男发现了青笛的小动作,不禁笑了起来,问她道:“我打疼你了?”

青笛反问道:“你觉得呢?”

银面男没有回答,掏出一瓶药道:“你也别生气了,我有分寸的,用了这药,两天便会好的。”

青笛没有去接那瓶药。他是故意的吗?打的都是后腰附近的地方,她根本就擦不到好吗?既然用不到,还要这药做什么?

面具男见她久久不动作,恍然大悟道:“对了,你擦不到这些地方是吧?那没关系,我来帮你便好了。”

“我才不要!”青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若说是胳膊这样的地方,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去就算了。后腰附近那些地方……哪里能给别人看?

“怎么?你这是嫌弃我吗?”银面男双手环胸,调笑着问她。

青笛翻了个白眼,本以为回到相府之后,遇到了两个好人,一个是他,一个是楚遥岑,现在看来只有楚遥岑一个是好人了。

“你又在想什么呢?”银面男见她走神,拍了拍他的脑袋道。

“你也不是个好人,”青笛也不瞒着了,直接对他道:“这里只有楚遥岑一个是好人,你们都太坏了。”

银面男不禁笑起来,对她道:“看来你是被楚遥岑这傻子捕获芳心了啊。”

青笛脸上一红,愤愤道:“你瞎说什么,我才没有,我还打算学成武艺之后,带着洺儿逃跑呢!”

银面男点点头:“既然你有这打算,就好好学,你这个年纪开始学武,本来就有些晚。你若再像之前一样不努力,就真的什么也学不会了。”

虽说这句话是在督促青笛,但青笛却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她转而问道:“师父,我这个年纪学武艺有些晚,那洺儿呢?”

面具男听她这么一问,便知道她作何想法,回答她道:“洺儿倒是不算晚,但也不早。可是我可没空再去教他,教一个你已经够累了。”

青笛张了张口,想说如果只能教一个,那就教洺儿好了。不过她还没说出口,面具男又道:“但是你可以叫完杀去教他,那孩子也挺不错的,而且听话。”

青笛眼睛一亮,对啊,可以叫完杀去教洺儿,而且殷氏也知道完杀是楚遥岑的人,看着楚家的面子不会难为完杀的。

“今后洺儿不是要上学了吗?你可以日日让完杀去接他下学,下学之后教他一些功夫,晚些时间回相府。”

这样洺儿一天之内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头带着,相府的人就更少有机会欺负他了,真是一举多得的办法。

青笛连连点头道:“师父说的是,我回去便与完杀商议,师父能想到这样的主意,真是太好了。”

银面男淡淡一笑,道:“我又变成好人了?和楚遥岑一样的好人?”

青笛这才想起刚才还说了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好在银面男也不会跟她一个小丫头计较,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道:“时间挺晚了,回去吧。”

青笛点点头,便和银面男回了相府。

银面男把青笛送回秀阁之后便回去了,青笛依旧坚持不让他帮忙擦药,银面男只好离开了。可怜青笛对着镜子擦了半个时辰,总算弄得差不多,然后才睡下。

*

次日一早,青笛刚起床便听春分说沈氏过来了,一想到昨晚跟师父商量怎么对付殷氏的事情,青笛还想着今日去找沈氏,没想到她就主动过来了。

沈氏进来关上门之后,便对青笛道:“青笛啊,你知不知道,昨晚殷氏的院子里死了个丫鬟!”

青笛故作惊讶道:“是吗?又是被人杀的?”

沈氏摇摇头:“听说是自杀的。可我派人去偷偷看过那具尸体,全身都是伤痕,怎么可能会是自杀啊!”

青笛小声问道:“沈姨娘怀疑是被人所杀?”

沈氏点点头:“相府接二连三发生灾祸,真叫相府中人皆人心惶惶,这到底是何人所为呢?”

青笛眼珠一转,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问她道:“二姐如今还未从侯爷这件事中走出来吗?”

沈氏叹了口气:“她太爱他了。”

“二姐真可怜,年纪轻轻的,便要受这样的罪责。”青笛无不可惜地道:“不过那风言荟也没好到哪儿去,风言荟被四王爷退了婚,恐怕日后要嫁出去也困难了。”

沈氏又是长叹一声。

青笛也跟着叹了口气,旋即似是无心地道:“沈姨娘有没有感觉,这接连死的几个人,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

“哦?”沈氏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她指什么。

“先说前几日死去的小桃,听说她是因为怀了风幼平的孩子才会死的,昨夜那个丫头,也是死在殷氏的院子里。”青笛顿了一下,接着道:“而侯爷的死,他死了,对这相府中何人有最大的好处呢?”

沈氏细细想了想,侯爷死在相府,应该对相府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但若是侯爷之死,是为了对付她呢?因为侯爷一死,风怜意便无依无靠了,她自己也缺了一条有力的胳膊。

所以,这连续死的几个人,都是对殷氏母子有好处,或有一定关联的!

“莫非是殷氏母子做的好事?”沈氏问青笛道。

青笛摇了摇头:“这个我便不知道了。”

沈氏突然站起来,激动道:“绝对是这样!她看自己的女儿嫁不了四王爷,而且名声也臭了,说不定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就想叫我的女儿也守寡!”

“这一切都是猜测,殷姨娘且不要激动。”青笛连忙安慰沈氏。

沈氏缓了缓,冷哼一声道:“我这就去告诉老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