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宠妻太甜蜜全文免费阅读_张怡佳大狼狗

沐晴呆了,若是能发声,她此刻一定在长声尖叫。

但是,血流成河,内脏满地的景象并没有出现,甜甜的下半身掉落在地上,“梆”的一声,竟似木头落地。

夏远山则皱起眉头,双手往怀中一缩,扯下甜甜的上半身来,从她手里取下沐晴。

“对一个小女孩,你下手也太狠了。”夏远山带着愤怒和惋惜的神情,却是不怎么悲伤。

“这……”领头的落到地上,看看甜甜的尸体,看看夏远山,忽然明白了什么,“夏师傅,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

“走,现在还来得及。”夏远山伸手往背后一抓,不远处的空中立刻出现一片红云,周围响起一片嗡嗡之声,扰得人心烦意乱,耳膜发痒。

“焱蜂。”小三最先看清那是什么,吓得声音都变了。

领头的当然知道焱蜂的厉害,向红云望一眼,又不甘心地瞪一眼夏远山,急忙忙地带着众人撤退了。

夏远山没有让红云去追,而是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后,开始好整以暇地打量起沐晴来。

沐晴脑中一片空白,还没从甜甜被砍成两半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我有办法可以让你行动自如,你要不要试试?”夏远山将甜甜的上半身从脚边踢开。

又是“梆”的一声,沐晴如大梦初醒。

甜甜怎么了?她暂时只有这个想法。

“死了。”夏远山看起来并不怎么关心甜甜,“你到底要不要试试?”

什么?沐晴像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甜甜已经死了。我有办法可以让你行动自如,你到底要不要试试?”夏远山开始显得不耐烦。

试试?好,试试。沐晴想点头,无奈完全无法动弹。

夏远山似乎松了口气,在沐晴喉头用力一按。

沐晴不由“哎哟”一声,紧接着,便意识到自己再不是哑巴。

“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甜甜是谁?真的是你的女儿吗?”一旦能够说话,她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

夏远山不答,只道:“这几句话,听好,等我说完,重复一遍。”

沐晴不做声。

夏远山继续道:“沐晴以魂盟誓,认夏远山为主,受其魂魄,始为傀儡。”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这几句话让沐晴觉得有些不妥。

“因为你,甜甜死了。”夏远山终于回答了,“现在,我可以给你我的一魂一魄让你行动自如,作为交换,你必须为我服务。”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为你服务?怎么知道为你服务了之后,会不会也有甜甜这样的下场?”沐晴很是不安,不知面前的人是正是邪。

“我是个傀儡师,甜甜是我的傀儡。她原本是我做的人偶,经过几年的相处,成了你之前看到的样子。”夏远山耐下性子,“我不敢保证你不会有和她一样的下场,但我可以保证,你会活得像个人。”

这话听着还是挺诱人的,但沐晴犹豫不决:“刚才那些人再回来怎么办?”

“你愿意,我们就搬走。”夏远山已有打算,“不瞒你说,我是个被流放的罪犯,要找块地方住下而不被发现,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

“如果我不愿意呢?”沐晴还没有拿定主意。

“如果你不愿意,等那些人回来,我会开个好价钱,把你卖了。”夏远山笑了笑。

“你这是胁迫。”沐晴是万般不想被卖掉的。

夏远山摊摊手,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认我为主,之后,看你的造化,如果能修炼到有本事下山,并能养活自己,你的去留我不管,反正到了那时,你已经用不到我的魂魄,我可以收回,再做一个人偶;要么,跟那些人走——不要以貌取人,有可能他们并不坏。”

沐晴无比纠结,脑中转过无数个念头:“有了你的一魂一魄,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开头,你是会走动的人偶,到了后来……”夏远山一指地上的甜甜,“要不是被弄坏了,你能看出她不是人吗?”

对于甜甜,此刻的沐晴连想都不愿去想,更不要说去看她的残肢断臂。

“怎么样?”夏远山朝院门外看了一眼,“那些人很快会再回来的。”

沐晴其实还是不很愿意,但想到刚才领头的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对甜甜下手时的毫不留情,心一横,打算同意。

“夏师傅在家吗?”这时,有人叫门。

夏远山皱起眉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来的是个女人,高挑纤瘦,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衬得她的肤色白皙胜雪。

“什么事?”夏远山不自觉地将捏着沐晴的手背到身后。

“擎正堂的东西,还请奉还。”女人客客气气的。

“什么东西?”夏远山装傻。

“阁下手里的东西。”女人慢慢走到院子里。

“明明是我的,什么时候成了擎正堂的了?”夏远山退几步,与女人拉开了距离。

“跟这种人废什么话。”又来个男人,话里满是轻蔑。

女人脸色微变,甫张嘴,还没来得及出声,男人便从背后取出柄巨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夏远山当头劈下。

夏远山没有躲闪,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他是贼!”男人是被女人挡住的。

“不是他干的,你清楚得很。”女人压低了声音。

“他霸着擎正堂的东西不还,也是有罪。”男人收起巨剑。

“有罪无罪不是你说了算的。”女人相当不满。

“是啊,少堂主。”又有人来了,“你伤了他,是滥用私刑,就算卓堂主是你的父亲,我看也很难交待。”

沐晴听出来了,最后来的人正是之前的那个领头的——他们果然又回来了。

“黑胡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回去告诉南王,那东西在擎正堂已经好几百年,无论如何都不会到他手里。”女人不明显地叹了口气。

黑胡子。沐晴有些奇怪,似乎印象中,那领头的脸上并没有胡子。

“荣泉,这就是擎正堂不地道了。”黑胡子不紧不慢地说道,“明明是我们的东西,怎么在你们那里寄放了些时日,就不肯还了呢?”

男人闻言怒极,再度挥巨剑出击。

黑胡子这次是有备而来,剑光乍闪便举刀相迎。

只听“当”的一声,两人都退了一步——初次交锋,未见上下。

“荣泉,看住那东西。”男人撂下一句话,又再欺身上前。

一时间,巨剑与大刀,你来我往,难分伯仲。

夏远山看着院子里的两拨人,始终若有所思,直到见荣泉走来,才猛地回神,以极快的速度在自己眉心抓一把,随后,狠狠地将什么东西按进了沐晴的胸口。

沐晴只觉胸腹之间一阵剧痛,眼前顿时金星缭乱。

“你干什么?取出来。”荣泉一惊,忙去抓夏远山的手腕。

夏远山似笑非笑道:“晚了,取不出来了。”

“胡扯!”黑胡子发现了异状,推开对手,大踏步走来。

男人也无心恋战,一叠声地问“怎么回事”。

“卓越,他把一魂一魄塞进去了。”除了抓住夏远山,荣泉也不知还能怎么办。

“取出来。”黑胡子抬手,刀尖在夏远山脸上开了个小口子。

夏远山则毫无惧色:“真的,取不出来了。杀了我,傀儡就毁了;毁了傀儡,不管里面放的是什么,都完了。”

“你当我傻是不是?刚放进去的魂魄还没有融合,要取出来容易得很,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黑胡子完全不信。

“你要是这么认为,大可以试试。”夏远山掀开沐晴的裙角,指着她的脚踝,“不过我可提醒你,这是我做的,这里,有我的印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