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家里连开两个处苞-老公叫我给他老板睡觉

二月末的夜里,春风料峭,紫薇树荫里影影幢幢,看不分明,只有秋曳澜一双眼睛灼灼明亮,带着嘲弄静静的望出来。

秋孟敏花了一点时间,才掩好门,转过身来,脸上却也没什么惊色,只淡淡的道:“早年听说阮老将军武艺超群,果然是将门虎女。我原来派在这儿的心腹?”

“晕在那边呢,知道伯父您栽培人手不易,怎么舍得就这么除掉?”秋曳澜掩唇一笑,轻轻道。

“你知道我不曾习过武,不妨过来一叙。”秋孟敏吹灭后门下挂着的灯,招呼道,“我想你三更半夜打晕我的手下,在这里等我,既然没有揭发,总该是有商有量的。”

秋曳澜施施然道:“叙是要叙的,但还是伯父您跟侄女走吧——今晚您都安排了些什么,侄女也不知道,跟您走的话,侄女心里怪不安的。”

秋孟敏思忖了下,却也不反对,随秋曳澜到了花园中三面环水的凉亭里说话。

“伯父可曾过河拆桥?”秋曳澜在亭中站住,率先问道。

秋孟敏淡淡的道:“这个你可以放心,母亲她仅仅只是一片爱子之心,从来都没想过要害谁。”

“噢?”秋曳澜不信,“您可是孝子,生母这么去了,您肯不抓住机会坑侄女一把?”

“当我傻的么?”秋孟敏漠然道,“这主意是你给我出的,你岂会没有后手?就算我猜不出来你的后手是什么,也知道你如今有皇后撑腰,这事要不沾上你,倒容易息事宁人;若沾上你,皇后肯定会让彻查……就算我自认手脚干净,可世事难料。如今最重要的是保住王位,我何必冒险?”

他看向秋曳澜,“你呢?你刚才居然只是一个人在等着我,而不是喊了一群人等我?这倒奇怪了。”

秋曳澜笑着道:“伯父您是聪明人,做您的侄女,怎么敢太笨?侄女就带了几个丫鬟婆子回来,您呢,不知道侄女跟着外祖父学过些武艺,才粗心的叫侄女能在外头等您!侄女要带了能顶用的人手回来,伯父您的把柄,哪有那么好抓?这王府落您手里十来年了,侄女可没信心揭露您之后,能全身而退!”

秋孟敏注意到她说的是“全身而退”而不是“活着离开”,这意味着秋曳澜即使认为王府处在他的掌控之下,但也有把握退走的,最多吃点亏而已。

“开诚布公吧。”秋孟敏心里沉吟着,道,“如今四围无人,也不必说虚的了,你出声惊动我,必有用意——你想要什么?”

秋曳澜道:“侄女哪里敢跟您提什么要求?只是侄女看到了不该看的,您是不是……该给侄女点什么压一压惊呢?”

“你既然瞒着我们学了武,看起来学得还不差,以有心算无心,若想要这府里的谁死,这些日子不会没有机会。”秋孟敏嘿然道,“你却兜了个大圈子,不惜涉入二后之争!无非就是觉得亲自动手,对老夫人来说不够残酷,非要我来出面……我如了你的愿,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么说的话,您确实成全了侄女这些日子以来梦寐以求的结果呢!”秋曳澜轻轻笑了笑,道,“那这事就这么揭过,您不把侄女卷进去,侄女也不会拿这事来拿捏您——不过有件事情侄女得问好了:路氏的后事,您打算怎么办?”

秋孟敏哼了一声:“你既然说我是孝子……”

“别忘记她是王府弃妾!”秋曳澜淡笑着打断,“去年初冬,侄女的母妃过世,听说后事简薄无比,若非表哥的话,甚至寒酸到了比下人都不如的地步?伯父您该不会糊涂到了,让路氏的后事越过侄女的母妃去吧?”

“我的意思是,我既然是孝子……”秋孟敏面无表情道,“乍闻生母为了我而自尽,悲痛欲绝之下,卧榻不起、难以视事,也是理所当然!而你的堂兄弟都年轻、也没经历过这种大事,他们纵然有什么疏忽,也值得原谅……等事情办完后,我大概才能好吧。”

秋曳澜怔了一会,寻不出什么破绽来,不禁失笑:“伯父好魄力,以前侄女还说您不是做大事的人,如今才晓得,是侄女年轻识浅,看走眼了!”

“你到底打什么主意直说罢。”秋孟敏既无得色也无恼色,平平静静的道。

“侄女从帝子山回来时所挨的那顿打,您都看在眼里了的。”秋曳澜嫣然一笑,“这么久了,才死了一个路氏。侄女这心里的委屈翻腾起来,半夜睡不着,这可怎么办?”

秋孟敏冷然道:“锦儿本就是你害的,自古以来杀人偿命!你不过挨了一顿打,这也算委屈?”

“路氏跟您说的?”秋曳澜笑容转淡,“那侄女的母妃之死又怎么说?”

秋孟敏讥诮道:“时过境迁的事,若无铁证,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侄女母妃的事可不是什么小事啊!”秋曳澜淡淡的道,“至于说证据,您怎么知道侄女没有?”

“就算有,人也已经死了,你待如何?”秋孟敏看了眼路老夫人住的院子,冷静的道,“你难道还能把她挫骨扬灰?”

秋曳澜沉吟了片刻,才道:“您是说,侄女只能吃这个亏?”

“你不是已经拿捏住了丽儿?”秋孟敏哂道,“这样,你以后要对你姑母做什么,我也可以装几次糊涂……其他你就不要想了,我连生母尚且下得去手,对你让步到这里,已经是念着太妃的情面!”

……目送秋孟敏远去,秋曳澜又独自在凉亭里徘徊了一阵,才拂袖而去。

次日天明后,随着打水进内室伺候的翠眉一声凄厉尖叫,整个西河王府都陷入一片混乱!

因为受了廷杖正卧榻的秋孟敏,得知噩耗后,赤着脚,散着发,疯了也似冲到生母的住处,看着已被移到榻上的冰凉遗体,不顾满室狼藉,重重跌跪下来,痛呼了一声:“娘——!”就此不省人事!

这下子,王府更乱了!

趁着这乱七八糟的光景,春染和夏染从花园凉亭下,将五花大绑、嘴里还塞了东西的康丽章,悄悄架到秋曳澜的屋子里。

“怎么样?”秋曳澜笑吟吟的亲手给她松了绑,又让苏合端来饭菜,看着狼吞虎咽的康丽章,好心的提醒,“我就说把你骗到那里绑上,绝对不是害你,而是为了你好嘛!你现在该相信我了吧?”

“求表妹救救我们母女!”康丽章糊里糊涂被绑了一晚上,中间还听到秋孟敏亲口承认的惊心动魄之事——虽然这季节一晚上不换衣服不至于有味道,可她现在身上明显一股尿臊气,可见她被吓成了什么样子!

趁秋曳澜说话的光景扒了两口饭,有了点力气,康丽章也管不上脸上伤口没愈合了,一个头磕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我哥哥罪有应得,表妹杀他是应该的。我跟母亲从前也有许多得罪表妹的地方,可表妹既然助我识清了大舅舅的真面目,想也是可怜我们母女——求表妹开一开恩,救救我们!”

秋曳澜拖着下巴笑眯眯的道:“我拿什么救你们?要不是之前蒙皇后娘娘多看了几眼,昨儿个晚上我自己都未必能活下来!”

“表妹您但有什么差遣请尽管说!”康丽章听出她这是拿架子——本来路老夫人没了,康家母女没了后.台,单是跟杨王妃结下来的仇怨,就够她们坐立难安了。

但秋孟敏这些年来一直顺着路老夫人,偏心外甥、外甥女,不免让康家母女觉得,哪怕没了路老夫人,有他在,总不会看着杨王妃太过分。

如今知道路老夫人竟是被秋孟敏骗死的,康丽章哪还敢指望这个舅舅?

饶她城府深沉,此刻也不禁方寸大乱,什么面子、什么仇怨、什么以后……她全不想了,上前抓着秋曳澜的裙角苦苦哀求:“只要表妹肯给我们母女条活路,您要我们做什么都成!”

秋曳澜似笑非笑:“活路是有,可不知道你敢不敢去走?”

康丽章忙道:“表妹请说!”

“回头你找个机会单独跟你大舅舅说,昨儿个晚上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秋曳澜话音未落,康丽章已吓得松开她裙角,双臂紧紧抱着胸,惊恐道:“那大舅舅不得反手灭了我的口?!”

“如果他灭你的口,事情的真相就会被公布出去呢?”秋曳澜哼了一声,“如果你不去这么说,你大舅舅以为你不知道真相,兴许不会怎么样你吧。但,别忘记你那大舅母,这些年来,被你们母女压得多惨啊?你说她会放过你们?”

她俯下身,也不嫌康丽章现在身上味道不好闻,凑在她耳畔轻轻的道,“昨晚你都听见了,主意是我出的,可我是当着你那大舅母的面出的……当时你大舅舅可没答应,你敢说你大舅舅最后采纳了这法子,没有你大舅母的挑唆在里头?”

康丽章全身都在发抖,嘴唇哆嗦良久,才道:“可是……我……”

“没有可是。”秋曳澜一摊手,无情的道,“活路我给你指了——你不去胁迫你大舅舅,往后你大舅母随手就能捏死你们母女!你去胁迫你大舅舅,只要后手留得好……还怕他不护着你们?”

说到这里,她眼波一转,提醒道,“你是在王府长大的,今年十七了吧?还没说婆家,你说大舅母会给你说个什么人?没了路氏在,康姑妈、或你们康家,拗得过大舅母?我这个郡主,尚且被许了那么个人,你说,你会被许给什么样的腌臜货?!”

打发走康丽章,苏合等人连忙开窗透气,又点起香炉到处熏,以驱散她带进来的味道:“以前看表小姐怪能干的,原来胆子也这么小!”

“她以前显得胆子大,是因为倒霉的不是她。”秋曳澜哼了一声,“如今事情临到她头上了,顿时就露了底细了!”

她思忖了会,问,“东西都预备好了吗?”

苏合忙道:“都预备好了,郡主要看看吗?”

“不了,这些我也不是太懂……”秋曳澜吐了口气,目光沉沉的道,“这次主要是给母妃传个好消息,东西什么的,想来母妃也不会太在意吧!”

虽然到现在她都没弄清楚路老夫人到底是怎么弄到幽眠香、又以此香算计了阮王妃与阮老将军的,但至少这个直接害了阮王妃父女的人,已经死了。

秋曳澜觉得,自己应当去扫一回墓,给阮王妃报个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