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胸衣给你看的_腿间红肿花瓣滴出白浊

公元前37年,扶余王子朱蒙在一场政治的斗争中失利,逃离故国到达汉代玄菟郡内,在纥升骨城建立高句丽政权。此后,高句丽便开始四处扩张,先是吞并了周边一些民族的领地,势力壮大后便发动对汉代所辖的玄菟、乐浪等地的进攻。然而,在汉魏帝国的打击下,高句丽惨败,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也没能缓过劲来。

不过在西晋时期,塞外众多游牧民族趁西晋八王之乱、国力衰弱之际,陆续建立了数个非汉族政权,其中以匈奴、鲜卑、羯、羌、氐为首的胡人大部落与南方汉人政权相对峙,随着中原地区陷入动荡不安的大乱局中,高句丽乘势迅速崛起,公元313年,高句丽攻破西晋乐浪郡,次年,又占有带方郡。其后,高句丽不断向西北扩张,兵峰直指辽东地区。经过百余年的苦战,到鲜卑慕容氏衰落后,高句丽终于将辽东控制在自己手中。

于是,到了公元五、六世纪,高句丽已经形成了一个横跨长白山和鸭绿江两岸,西至辽水,东到日本海,南跨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北部广大区域的强大国家。毫不夸张地说,此时的高句丽已是东北亚地区的一方霸主,靺鞨、室韦、契丹、奚以及朝鲜半岛南部的诸多政权,都在高句丽的强权之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高句丽之所以能成为一方区域的霸主,自然是离不开它对辽河流域的控制。

通过占领辽东地区,高句丽这个国家获得了大量肥沃的农耕地,增强了经济实力;一方面也阻断了其他国家对东北民族的沟通,而另一方面则又能接纳由中原地区而来的人力、财力,增加国家的综合实力;尤为关键的是辽河流域易守难攻,能有效增强其国防力量。

简而言之,辽东地区是高句丽生存发展之命脉,无论是军事国防还是经济建设,通通离不开这一地区,同时这个区域离中原近,很容易受到文明传播。地形易守难攻,形成了独立的、有规模的、亚文明的政治实体。有经济后撑,有善战的军队,同时,辽东又是华北地区的安全保障,因为魏晋以来,随着政治中心的东移,以及经济地区的自关中转移到华北,东北地区的战略地位越发突出,这一地区的稳定已变得举足轻重。而更令隋王朝担心的是高句丽也有逐鹿中原的意思。

总之,高句丽严重威胁着隋王朝的江山,而且它素来与隋朝关系不友好,公元598年,高句丽王率骑兵万余进扰辽西,隋文帝即命汉王杨谅、上柱国王世积为行军元帅,周罗喉为水军总管,率大军三十余万,分水陆两路进攻高丽。

汉王杨谅率陆路隋军出山海关,时逢雨季,道路泥泞,粮草供应不上,与此同时,军中疫病流行,虽然勉强进军到达辽水,却已无力战斗。水路隋军由周罗喉率领,自东莱出海,直趋平壤城,结果在海上遇到大风,船只大多数都沉没了。于是水陆两路被迫退还,死者十之八九。

隋炀帝自然也视高句丽为“眼中钉,肉中刺”。隋炀帝的心腹也就是当时大隋朝“五贵”之一吏部侍郎裴世矩,他深知隋炀帝心意,遂进言道:“高句丽本来是商朝纣王叔父箕子的封地,汉晋时就是中原的一个郡县了,而现在高句丽却不向大隋朝臣服,成了有威胁性的异域。先帝早就有了想收复高句丽的心,只是当初汉王杨谅征讨不利,现在是隋朝的全盛时期,很适合讨伐高句丽。”

隋炀帝忖度一番,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在大业七年(公元611年),隋炀帝以高丽不遵臣礼为由,下诏讨伐高句丽。隋炀帝开始在全国征兵:隋朝各地军户籍人家,凡是家有成年且康健的男子,都要服兵役,参与到讨伐高句丽的队伍中,无论南北远近,都在涿郡聚集,刻不容缓!

“小盛,你看到杨广那厮颁布的征兵通告了吗?”爹爹问我。

“看到了,所有军户籍人家的康健男子都要参与到讨伐高句丽的军队中,无论远近,都在涿郡集合。”我把征兵通告的内容说了一遍。

“你和馨儿新婚还没多久,你就要被强征入伍了。”爹气愤地说,“杨广这厮,实在是一意孤行,先前大费周折地修建大运河,现在又要征兵讨伐高句丽,胜败与否还另说呢!”

我两手一摊,无奈地说:“那又能怎么办?总不能不去服兵役吧。”

“我当官这么多年,多少认识一些在朝廷当官的人,兵部侍郎我倒也认识,交情还颇深,我去央求他把咱家的军户籍改成民籍,这样你就可以不用入伍了。”

“这样真的好吗?”我疑惑地问道。

“走一次后门吧,说实话,这次讨伐高句丽我并不看好,我觉得杨广有点急于求成,准备的并不充分,而高句丽这么多年,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发展得很迅速,实力实在不容小觑。”爹爹摇摇头,“你和馨儿新婚还没多久,战场上是不讲情面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要是不小心丢了性命,我们怎么办?”

“那还有很多人家不也要面临生离死别的抉择吗?”

“我管不了别人啊,我只能管好你。”爹爹叹了口气,“黎民百姓摊上这么个君王,实在是可悲啊!”

说着,爹爹就开始收拾简单的行囊,即刻启程前往洛阳寻找兵部侍郎。

征兵的通告下达了五、六日,此时涿郡已经聚集众多前来服兵役的男子,涿郡还从未如此热闹过,不过整个氛围还是比较阴沉的,可能他们都知道这次讨伐行动,生死都不好说,当然,战死疆场的可能性还是大一点。

第七日的时候,爹爹终于回来了,只是他的脸上挂满着失落,准确来说是绝望吧。“兵部侍郎换了人。”爹爹萎靡地说,“别说求情了,连面都见不上,看来杨广这次是下定决心要讨伐高句丽了。”

“爹,没事,我就去服兵役吧,我答应你一定活着回来!”我宽慰道。

“我连我的孩子都护不了啊!”爹爹痛苦地说,“我真是窝囊!”

“爹,你别这样说,我会活着回来的,相信我!”

于是乎,新婚不久的我,也被强征入了讨伐高句丽的军队里,分别那天,馨儿泪眼婆娑:“你一定要平安归来,我不想失去你!”

爹爹和娘亲也望着我,平添了几道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