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多水的老熟妇—我和老头性过程小说

“这薛大哥可真是糊涂,天子脚下,还如此任意妄为,如今惹来大祸,可如何是好。”湘云听闻薛蟠与贾琏入狱,忍不住摇头叹息。

“可不是嘛,如今连累二爷,二奶奶气得一夜没睡着,薛姨妈那边有夫人挡着,她也不好发作,便只能去找老太太哭诉。”袭人一边领着两人往贾母处走去,一边小声地说道。

黛玉听闻贾母是因为薛蟠与贾琏的事,突然想起昨日弘辉问她的话,心中似有所觉,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

到得贾母处的时候,屋中已坐了好些人,就连贾政与贾珍也在,一左一右地分坐两侧,皆是沉默不语。

“你等也不要过于忧心了,已经与元春去了消息,且再等等吧。”贾母斜靠在暖榻上,面色虽有些灰暗,看着精神却还好。

薛姨妈捏着帕子,刚拭去眼角的泪,面上仍有赧然之色。

宝钗坐在王熙凤身侧,一边安慰熙凤,一边俯首低泣。

宝玉与三春姐妹此时自然也不敢随意,都老老实实地立于一侧,纳言沉敛。

黛玉与湘云进屋,俯贾母身侧询问几句病症,便默默地退到迎春等人身边,不再多言。

贾珍见着黛玉出现的时候,原本喝茶的手指微微顿了顿,掀盖的指尖蓦然放下,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来,引得旁边的贾政侧目。

“药来了……”黛玉与湘云方坐下,鸳鸯便端了药进来,小心翼翼递给一边伺候的王夫人,薛姨妈在旁边搭手,帮着接了过去。

贾母顺着王夫人,刚喝了一口,便见送信去的老管家回来,气喘吁吁低头道:“回老夫人,四贝勒府的守门并不让奴才进门,便连信也不肯收。”

“怎地如此?”那贾母正一口药哽在喉咙,一听此言,呛咳起来,吓得王夫人和薛姨妈忙地给贾母顺气,拍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你可是不经事,也不知道打点一下。”一边的王夫人好不容易给贾母顺了气,才回头脸色微冷地对老管家说道。

“奴才自然知道,可是那守门并不收,还说四贝勒爷下了令,他们不敢违抗。”老管家见王夫人面色难看,忙地解释。

“这可如何是好?”薛姨妈与王熙凤闻言俱是一愣。

“连消息也送不进去?”那贾母顺了好一会儿才悠悠地转醒,看着屋中沉默凝滞的气氛,忍不住转头去看贾政道:“不若,你去寻寻那顺天府尹,打点一下。”

“没用的……”那贾政还未开口,一边的贾珍却是悠哉地放了茶,脸色不明地看着贾母道:“顺天府尹特意派人来知会老太太,四贝勒爷何时发话何时放人,便说明四爷给府尹下过话了,今日四爷府连门房也下了令,看来此番是铁了心要收拾两人。”

“铁了心?”那薛姨妈与王熙凤此番听贾珍之言,心中均是一沉,立刻便泪水连连,王熙凤受不住地上前拽了贾母的衣角道:“老太太可救救二爷吧。”

“要救两人,也不是没有办法……”贾珍唇角浅笑地掀眼极快地看了黛玉一眼,虽是很快便转过,却仍让黛玉警觉地抿紧了唇。

“什么办法?”屋中众人皆一片慌乱之时,突然闻得贾珍说有办法,心中一震,忙地看向贾珍。

“解铃还须系铃人……”贾珍见黛玉忽然沉下去的脸色,便知她猜到他要拉她下水了,轻声一笑道:“听闻林姑娘与十三格格相识,不如请林姑娘下一封拜帖,到时带上二嫂子与薛大姑娘进府。”

“这个办法可行得通?”那贾母虽知道黛玉与十三格格曾接触过,但因那之后,两人这么些年再未结交过,现在突然下拜帖,也不知那十三格格可还记往日交情,况且此番得罪的是四贝勒府的小主子,寻十三格格也不知可有用处?

“十三格格好歹是皇家的,又常常在四贝勒府留住,关系自然是更近的,若十三格格肯帮忙说话,此事便简单了许多,即便退一步而言,十三格格不愿帮忙,二嫂子与薛大姑娘进府自去找元春,至少这消息是传进去了。”贾珍漫不经心地分析了一番,说得屋中人豁然开朗,只除了黛玉,面上虽没有表情,心里却是冷若冰霜。

“林妹妹觉得这个办法如何?”贾珍说完,掀眼去看黛玉,见她沉默地冷眼盯他,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浅笑来。

“林丫头……”贾母见黛玉默然并不回答贾珍,忍不住唤了她一声。

“并不知十三格格如今是否仍住在四贝勒府,且自两年前与格格见过后,便再未结交过,如今下帖,更不知,格格可会接下。”黛玉见贾母唤她,方不得不回道。

“既是无路可走,便试试也是无妨的。”那贾珍见黛玉面色如霜地拒绝,眸色幽深地笑了笑:“若连此路都不通的话,便劝二嫂子和姨妈不要再多想了,也许等四爷觉得两人苦头吃够了,便放两人回来了。”

贾珍一语落下,便如雷电,瞬时劈在王熙凤与薛姨妈心中。

“林妹妹,便算二嫂子求你了,试一试吧。”王熙凤动作快,忙地便转身握住黛玉的手求道:“即使不行,嫂子也记着这份大恩。”

“林妹妹……”那宝钗此时亦红着一双眼,走到黛玉身边小声央求。

黛玉无奈地瞥眼去看贾母,却见屋中人一应地都瞧她,终究是忍不住地点了头。

鸳鸯见黛玉点头,立刻便去准备了用物,润好笔墨后,递给了黛玉。

清浅的天色,大雪早已放晴,黛玉心中却是幽冷如霜。

落笔之前,她突然想起弘辉问她的那句话,此时想来,她的回答真是个笑话。

俗世红尘,想置身世外,谈何容易?

黛玉自嘲地讽笑一声,而后落笔而下。

鸳鸯收好贴后,便交给外间等着的管家,叫他快点去送。

“若那门房仍不收怎么办?”宝玉见黛玉坐回来,眸中仍是担心。

“先试试吧,不行再另想办法。”贾母此时心中亦仍是担忧,她也知道,此番只怕仍是不行,只是看着王熙凤与薛姨妈心中存了些希望,也不好去戳破,只缓缓地靠在床沿闭目养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