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解锁情侣在床上的n种姿势

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解锁情侣在床上的n种姿势

“刘叔,你往旁边让一下,我把衣服搭上去。”徐菲温柔地对老刘说话。

虽然她不理解为什么房东赵阿姨不跟老刘结婚,但是住在一起了,她还是尊重一些好。

老刘的视线从电视上收回来,转身让开。

只是这一转身,视线就再也挪不开了。

他第一眼见到徐菲,就知道她长的好看。

虽然徐菲还住在这里有些不合适,可是赵友娟对徐菲的感觉很好,像孩子也像朋友,不舍得让她搬出去,只能这样住下。

一开始还有些别扭,后来就能正常相处,慢慢的也熟悉了。

但是现在,这种平常的心态好像变质了。

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儿身上只穿了一个吊带和很短的运动短裤,丰满结实的臀部被包裹在短裤里面,勾勒出里面小裤布料的痕迹。

胸口起伏不是很大,但是顶端略微凸起。

她没穿里衣!

老刘脸色一红,咳嗽着收回视线,换了一个地方:“那什么,菲菲怎么想起来洗衣服了?”

“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你阿姨不是出去了吗?所以我帮你把衣服洗了,免得你过几天没衣服穿。”徐菲把一件小小的衣服搭上去。

“哦。”

老刘只能左右看,只是看到绳子上那块深蓝色的布料,他忽然咳嗽起来:“咳咳!菲菲你怎么能帮我洗小裤!”

别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房东的情人和租客的关系,就是家里亲生的孩子,女儿都二十多岁了,也不能帮当爹的洗小裤啊!

徐菲有些惊讶他这么强烈的反应,有些心慌:“我怕你的衣服都换了,还不洗明天就没衣服穿了。”

老刘哭笑不得,无奈地道:“别的可以,小裤就算了。”

说着,他的眼神落在那拿着自己另外一条黑色小裤的手指上,红着脸把小裤夺回来。

徐菲的表情似乎有些遗憾,最后也只能无奈地道:“那好吧。”

弯腰拿盆里其他的衣服。

只是弯腰的时候,吊带顺着重力往下,露出里面雪白的胸口,还有一抹分红的颜色,不算很大,看上去像是颤颤巍巍的布丁,诱惑着人上去咬一口。

老刘反应过来自己心里的形容,赶紧收回视线,急忙说:“我先去厕所,你等会儿先别进来。”

徐菲不明所以。

老刘急忙走了,经过狭窄的阳台门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徐菲坚挺柔软的臀部,不偏不倚正好是中央裤裆的位置。

徐菲背对着他,留给老刘一个背影:“刘叔,你身上是不是装钥匙了?硌着我了。”

关键是还有些热热的。

老刘脸一红,捂着裤裆中央鼓鼓囊囊的部位火烧臀部一样地钻进厕所。

“差点儿晚节不保,只是菲菲这丫头,确实是个极品。”坐在马桶上,老刘红着脸小声嘟囔。

裤裆中央已经鼓起来一大团,宽松的裤子已经撑了起来,哪怕被遮掩都能展现出它的宏伟。

老刘赶紧把裤子拉下来。

他看着那处,心里有些骄傲,就是大部分年轻人都不一定有这么大,但是对徐菲那个,情人又不在家,这就有些尴尬了。

眼神胡乱地四处瞄,最终落在旁边的脏衣篓上。

徐菲洗衣服之前也换了一身衣服,只是还没洗完。

脏衣篓上方放着的,除了一个粉色的胸衣以外,还有一个粉色的纯色小裤……

老刘心虚地看了一眼门口,确认徐菲短时间不会进来,纠结地伸向那条小裤。

“刘叔,你还没好吗?”

门外忽然传来徐菲着急的声音。

她忽然想起自己刚才换衣服,小裤什么的都在在脏衣篓里明目张胆的放着呢,这会儿刘叔进去了……

心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老刘赶紧收回手,心里暗骂自己怎么什么心思都有。

外面徐菲还没走,没听到里面的声音,还以为老刘已经出去了,直接推开门。

“你怎么进来了?”

老刘着急忙慌地想挡住不该露出来的那根东西。

可惜身材宏伟,老刘两只手握着,还露出一点根部。

徐菲愣了一会儿,赶紧红着脸把门关上:“刘叔你怎么也不出声啊。”

关上门的徐菲心里还是扑通扑通跳,脸上火热一片。

刘叔刚才估计是在厕所里干那种事儿,自己居然就这么推门进去了,只是,刘叔那里真的好大啊……

老刘可不知道徐菲心里想的是什么,刚才被这么一刺激,他心里也没那种心思了。

急匆匆地揉搓两下,才出去。

“亲爱的,你在厕所这么长时间干嘛呢?”

老刘的情人,也是徐菲的房东,赵友娟在桌子旁边说。

老刘看到她,心里松了口气:“你怎么回来了?厕所香啊,所以呆一会儿。”

他调侃道。

赵友娟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摆着筷子:“那你在厕所里吃饭吧。”

赵友娟也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风韵犹存,身材相比徐菲的青涩多了一些丰满,尤其是在床上,不管是圆润的臀部还是饱满的胸口,都能让老刘流连忘返。

他在赵友娟臀部上抹了一把,感受到肉感的颤动,才贴在赵友娟耳边说:“比起吃饭,我更想吃你。”

“想得美,菲菲还在呢。”赵友娟笑着说了一句,眼神看往身后的位置。

徐菲等两个人打情骂俏都结束了才出来,尴尬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吃饭。

赵友娟对她这态度有些不满:“你看看这丫头,一句话都不说。”

老刘心里还记着刚才的事儿,眼神在徐菲身上转了一圈,脑子里出现的全都是她弯腰时候露出的那一抹雪白,急忙埋头吃饭:“人家这是大学生有教养,哪儿跟咱们一样,吃饭还说话?”

赵友娟也是担心老刘和徐菲之间关系不和睦,现在好了,倒成了她的不是了。

吃过饭,徐菲自觉地去收拾,老刘就抱着已经一周没回来的赵友娟回了卧室。

“亲爱的,都好多天了,你不能这么就不管我了吧?”老刘色眯眯地把赵友娟身上的衣服扒了。

赵友娟用了点儿力气把人扒开:“我先去洗个澡。”

“不用,完事儿再洗,我都等不了了。”老刘猴急地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

手上快速地把赵友娟全身的衣服都扒了,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露出下面。

一脸渴望的躺在床上的女人只见岁月留下来的韵味,而没有老态。

皮肤在灯光下都像是能发光一样。

赵友娟感叹地说:“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你这东西吓人。”

“那可不是,当初那么多人追你,还不是我天赋异禀,才能把你追到?”老刘得意洋洋地说。

这么多人追赵友娟,只有自己成了赵友娟的固定情人。

赵友娟下面已经有了反应。。

老刘眼睛发红,腰间一沉,扑哧一声,正中红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