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缓缓律动:警花自愿sm体验故事

在车里缓缓律动:警花自愿sm体验故事

陈果有些感动,没想到陈果对自己那么好

陈果征得了肖章的同意之后就走了进去,跟其他男孩子的房间不一样,肖章的房间看起来简单整洁,洁白的床单被褥,房间里也没有多余的摆设,让陈果惊喜的是,肖章的房间里居然还有沙发。

“我晚上就睡在沙发上吧,到时候你要是害怕可以随时喊醒我。”

肖章有些为难了,陈果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睡沙发呢。

陈果看到肖章犹豫,以为肖章觉得不方便,又急忙解释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什么让你反感的事情,我只是担心你,想要陪着你!”

被人关心的感觉很舒服,肖章一时间心里暖暖的,红着脸抬起头说:“那就麻烦你了!”

陈果大喜,肖章居然答应了他,能够跟肖章睡在一个屋子里,别说是沙发了,就算是睡在地板上陈果都是愿意的。

时间也不早了,陈果催促着肖章早点休息,肖章红着脸睡了下来,将房间灯关上。

黑暗中,陈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也才放松了下来。

看着肖章模糊的身影,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陈果感觉到无比的满足,要是肖章能快点答应他当他女朋友就好了,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搂着她一起睡觉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不小心陈果就想多了,然后悲剧的发现,身体的某些潜能被激发,难受的不行。

没办法,陈果只好再次钻进了卫生间,一番运动才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出来。

睡到半夜,肖章突然觉得一阵尿急,下意识的就从床上坐起来……

“肖章,你怎么了?”

陈果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肖章的动静,以为肖章怎么了。

肖章睡糊涂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房间里突然出现一个女人,他有点惊慌,忽然想到陈果之前来自己家。

“哦,没事,我上厕所!”

反应过来后,肖章拍拍她那饱满的胸,暗骂一句自己大惊小怪,然后便耷拉着拖鞋去了卫生间。

几乎是眯着眼睛一番释放之后,肖章才觉得舒服多了,一抬头便看到不远处的衣架上多了一件衣服。

陈果居然将自己的小内内晾在了卫生间里,肖章一时间有些好奇,就仔细的看了起来。

女人的小裤裤比男人的小裤裤小很多,是三角形的,最关键的是,是蕾丝透明根本遮不住什么,还有就是,最让肖章觉得好玩的是,陈果小裤裤上居然还有一个吊带线,显得俏皮可爱……

噗嗤!

肖章趁着没人发现,伸手将小裤裤拿在手里,上面的图迹已经干掉了,但那属于女人的味道还是很明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肖章在闻到那个味道的时候,就好像一股电流钻进了她的身体,麻酥酥的,难受的很。

想到陈果的那里被小裤裤包裹起来,肖章又忍不住多摸了一下,还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小章,你在干什么呀!”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陈果的声音,肖章一个哆嗦,小裤裤直接被他给弄到了地上。

站在外面担心肖章出事的陈果紧张起来了,急匆匆的跑到门口就要推门进去……

“肖章,你怎么了?”

肖章听到了陈果的脚步声,急忙冲着门外喊道:“没事,我没事!”

陈果的手都放到门上了,却被肖章阻止了。

“好,我不进去,那你赶紧出来吧!”

肖章暗道一声好险,急忙将陈果的小裤裤捡起来按照她之前的那样晾起来,心里想着,这么羞人的事情可不能让陈果发现。

肖章从卫生间走了出去,看陈果的眼神带着羞涩,搞得陈果也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思被肖章给洞悉了。

俩人再次睡下,陈果起得早,看到肖章还在睡觉,便换好衣服一头钻进了厨房……

肖章睡得迷迷糊糊中,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肖章也没有睁开眼睛,看都没有看就接通了。

“喂!”

“小章,怎么还在睡觉呀,我马上就到家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肖章一个激灵从床上起来,浑身都起了冷寒,要是被嫂子知道他晚上叫陈果过来陪她就糟了。

“哦,我想吃小区外面的那家包子,你给我买两个吧!”

肖章原本不想嫂子这么麻烦的,可一想到必须要拖延时间,灵机一动就想到了那家包子。

那家包子因为太有名了,导致每次都要排队。

放下电话后,肖章喊了一声陈果没有动静,便赤着脚连鞋子都没有顾得上穿,就直接走到了外面。

刚到客厅,就闻到了厨房里散发出来的味道,好香呀!

寻着香味过去,陈果正在厨房里切菜,那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好美。

“醒来了?赶紧洗洗吃饭吧!”

“哦!”

肖章被美色诱惑,大脑一时间有些空,在转身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嫂子马上就回来了,于是又急忙回头。

这一回头,刚好跟陈果痴迷的目光相对,让肖章有些害羞。

“那个,我嫂子马上就要回来了,你……”

让她赶陈果走,实在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明白,没事的,我这就走,粥已经好了,菜也到锅里了,你吃的时候盛出来就行!”

陈果一点都没有耽搁,洗了洗手转身就要离开。

虽然有些遗憾没有跟肖章一起吃饭,可来日方长,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见肖章家人的最好时机。

“陈果?”

陈果停下了脚步,看到肖章一脸惭愧的样子,陈果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挥挥手很大度的对肖章说:“没事的,我等你答应当我男朋友!”

肖章的脸瞬间就红了,这种被撩的感觉有点甜。

“嗯!路上小心!”

有了肖章这句话,陈果觉得自己这一早上的努力没有白费。

陈果几乎前脚刚走,后脚嫂子就回来了。

“咦,小章,你做饭了?”

萧玉儿一开门就闻到了屋子里浓郁的香味,一边换鞋一边就问了起来。

“哦,我随便做了点,嫂子一起吃吧!”

萧玉儿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肖章表现的很自然,可眼角那一闪而过的慌乱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好,让我尝尝我们家大厨的手艺!”

萧玉儿一边往进走一边仔细的观察起来,尤其是当她洗手的时候,发现卫生间里放着她的睡衣,就更加警惕了。

“肖章,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

肖章正在盛汤,听到萧玉儿这么问,顿时变得更加紧张了。

“没有呀,嫂子怎么会这么问?”

佯装着笑,肖章下意识的不想让萧玉儿知道昨晚陈果留在家里。

“那我的睡衣怎么会在这里?”

萧玉儿拿着睡衣走了出来,肖章暗道一声糟糕,然后急忙说:“哦,是我拿的,我刚好要洗衣服,想要顺便帮你洗洗。”

肖章没有别的借口,只能找出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哦,谢谢了,睡衣是保姆帮我洗过的,不用洗了!”

萧玉儿没有点破,趁着肖章在厨房里的机会,去了唯一的客房。

客厅的床铺很整齐,一点都没有被人睡过的痕迹,看到这里,萧玉儿的眉头皱了起来。

“嫂子,您尝尝这个瘦肉粥,很好喝呢。”

肖章刚刚喝了一口,被那独有的味道给惊艳到了,迫不及待的希望萧玉儿能够尝尝。

“嗯,的确不错,没想到小章的手艺这么好,以后嫂子可有福了!”

肖章顿时便觉得一阵阵的为难,粥不是他弄的,农村人做菜哪里会有这么精致,让他以后熬,他也不会呀!

肖章压下心底的紧张,嘿嘿笑着说:“我也就会熬粥,其他的还是要靠嫂子了!”

因为这点小插曲,俩人之间有些小尴尬,肖章为了缓解尴尬,接着又问:“嫂子,您父亲的病怎么样了,我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下午就回来了吧,老毛病了,时不时的会犯,过了就没事了!”

“哦,那就好,嫂子是因为跟高老板合作才赶回来的吧!”

肖章有些担心的问,毕竟事情是她搞砸的,她心里也有些紧张,生怕嫂子会埋怨她。

“是有一点麻烦,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姓高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大不了我让点利出去,相信他会妥协的。”

萧玉儿心里有着自己的计划,虽然也担心,但想到商人都注重利益,解决起来问题应该不大,便也没有多担心。

吃完饭,俩人就一起去了公司,陈果看到肖章来了,急忙上前客气的问候着,可肖章因为高总的事情总开心不起来,跟陈果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没一会儿,萧玉儿便打电话让肖章跟他走一趟。

“嫂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肖章坐在萧玉儿的车子里,眼皮一个劲儿的跳着,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心。

“去见高总。”

“什么?去见高总?”

肖章一想到那个中年妇女,就觉得浑身都恶心,根本就不想见到他。

“小章,你不用担心,今天有我在,她不敢把你怎么样的,你昨晚把人家弄到住院,今天我们去看一看也是应该的,毕竟以后还要合作,见面也少不了,免得以后见面尴尬,你说呢?”

萧玉儿这么一说,肖章也冷静了下来,他没想到姓高的会这么不经咬,要是他真的追究这件事的话,自己也要承担责任,这么一想,也就没有什么好埋怨了。

医院里,高总的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萧玉儿买了一大堆的营养品走了进去,肖章跟在他后面,显得很紧张。

可能是昨晚留下的阴影,就算知道面前的女人不敢把他怎么样,可肖章依然很惊慌失措。

“高总,我来看看你,实在是对不起,小章年轻不懂事,把您给弄伤了,我今天专门带他来看看你顺便给您道歉!”

说话间,萧玉儿往边上让了让,示意肖章过去。

肖章有些不情愿,可却又不敢违背嫂子的意思,只好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

“高总,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高总看了一眼肖章,肖章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虽然不是什么高端品牌,可因为底子好,硬是有一种时尚高级的感觉。

死中年妇女明显不死心,眼珠子咕噜一转,难看的脸色也有了好转。

“没事的,说起来我也有错,都是我一时冲动鬼迷心窍,我这也算罪有应得吧!”

高总这么说,反而让肖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乖巧的站在嫂子的身后不敢再说什么。

“高总,既然都是误会,您看,我们的合作!”

萧玉儿趁机问道,肖章看到她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明显有些紧张,肖章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合作的事情,等我恢复了再说吧,对了,麻烦小章帮我倒杯水吧!”

高总躺在床上,指着不远处的饮水机对肖章说。

肖章觉得倒水没有什么,便急忙跑过去给高总倒水。

“怎么回事,高总您住院也没有人伺候?”

萧玉儿不解的问道,其实这也是肖章想要问的,毕竟,被人当成佣人没有关系,可这个人是自己讨厌的人就不一样了。

“保姆出去买东西了,所以才麻烦苏小姐呢!”

高总很规矩的接过肖章递给他的水,一口气喝完后将杯子又递给了肖章,肖章很认命的去放杯子了。

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萧玉儿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有事需要他马上回去,萧玉儿顿时有些为难了。

“要不小章,你留下来照顾照顾高总?”

肖章愣住了,他有些不情愿。

可看到嫂子央求的目光,然后又想到姓高的现在住院,看起来挺虚弱的,想要动手动脚应该不可能,终于不忍心让嫂子为难,便答应了下来。

“等高总的佣人回来你就回来,小心一点!”

萧玉儿又叮嘱了一番肖章,最后那句小心一点说的意味深长,肖章总觉得嫂子是嫌她给他惹事了,心里一阵难过,发誓要做好这次嫂子交给她的工作。

萧玉儿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肖章跟姓高的了,之前萧玉儿在的时候姓高的还挺规矩的,现在萧玉儿离开了,姓高的立马就变了脸,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肖章,让肖章很不舒服。

“高总,您要不要再喝点水?”

肖章小心的问道,只是想要打破尴尬。

“好呀!”

肖章愣了一下,然后便去倒水,水端来之后,姓高的并没有立马接过来,而是让肖章扶他起来。

此刻,高总躺在床上,想要喝水的话的确需要坐起来,可一想到扶她起来的时候要肢体接触,肖章就有些反感。

“难道你是想让我叫你嫂子回来扶我吗?”

姓高的等不到肖章过来,脸色立马就变了。

刚才他的确是萧玉儿扶起来的,肖章无话可说,先别说萧玉儿公司有事,就算是没事,她也不可能让嫂子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赶来医院。

“我扶您吧!”

肖章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手拖住高总的后脑勺,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前面,一弯腰便开始用力。

夏天的衣服领口普遍比较大,而且也没有穿太多的衣服,这一弯腰,被姓高的看到了。

肖章强忍住才没有将手松开,好容易才将死沉的高总扶得坐起来。

“高总,您喝水!”

肖章实在是忍受不了姓高的那猥琐的目光,只能借着递水的机会提醒着他。

“萧玉儿可真是有福气,有这么俊俏的弟弟,身材又好,皮肤也好,真是好福气,要是你能在我身边的话,你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可劲儿的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