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着奶头不让断奶/你好紧好爽

刘静自小胆子就大,仗着自己会点跆拳道,一碰上什么稀奇的事情,首先就是要去探索清楚,否则,就算是回去了,也会时时刻刻想着这里,让人憋得慌。

她用手直接就拨开了面前的丛丛杂草,头就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站在原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头晕乎乎的,也怪她一时不察,竟然被人打了。

腰间摸上来了一只粗粗的手指,没来由得让她感受到厌烦,耳间还有那温热的鼻息,那抹冰凉感在自己的颈项间流连。

刘静心里忍不住恶心。

跟着,她感受到那个人粗鲁的手在扳扯想自己放倒,而她却头脑晕乎,眼皮想要睁开,却像是被胶水黏在了一起一样,始终都破不开。

感觉到那只讨厌的手竟然直接就摸到了自己的胸上,更可怕的是,她还感觉到那具身体浑身发热,俩只手肆无忌惮摸到她的敏感地。

天杀的色狼,也不看看姑奶奶是谁?!瞎了你的眼。

刘静正要动手,耳边传来一阵惊呼,她就被人抱在了怀里。

随后就是噼噼砰砰的声音,也不知过了好久,耳边是他那独有的声音。

“……没事吧?”

“嗯……”刘静脸色羞红,嘴巴艰难地说出两个字:“……头晕”

“一定是刚才那个色狼手里藏了什么药,我带你去休息一下。”

语落,天旋地转,刘静就知道自己被人拦腰抱起,脸蛋更加红润。

头埋在他的胸口,呼吸着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味,而孙磊穿着的薄薄衬衫,她的呼吸吹得他身心荡漾,脚步不自觉的放慢,手一动力就把她往自己怀里更加紧紧一揽,胸口被她红唇一碰,软软的感觉,让孙磊心头兴奋。

而刘静只以为孙磊不是故意的,哪里会想到这只是孙磊设的局罢了。

“到了啊。”孙磊心里微微失落,竟然这么快。

孙磊瞧着她的衣服皱巴巴的,里面的内衣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一双眼左盯盯右盯盯,就差拿双手去摸了。

“孙老师,我头好痛。”

刘静根本思考不了,只能痛呼,紧紧地闭着眼睛皱着眉头。

孙磊听见,面上的表情略略不自然起来,怀里的身体实在是太诱人,他根本有点控制不住,心里面的色心思,一泄而出。

想也没想,孙磊凑得更近了,语气有些为难。

“刘静啊,我帮你是能帮你,以前我学过可以缓解人疼痛的土方,挺有效果的……”

“……就是,我一个大男人,而你是个女人……我……”

他把孙老师那方面的文绉绉表现得十分完美。

被他说得让刘静的头更加痛了,现在只想如何缓解头痛,再加上方才被那个色狼摸的浑身燥热,难受死她了。

脸上的红晕惹得孙磊想要捧起她的脸,狠狠地亲上一番。

“孙老师,你别磨磨唧唧了,算我求你了,有什么土方子尽管使出来,我刘静不怕一时半会儿的痛。”

“好吧,这是一个按摩的土方法,只是恐怕……”孙磊听见刘静的急切,面色也有些高兴得红涨,脚下更急地逼近,语气还是有些犹豫。

刘静听他这样推三阻四,再也忍不住了。

“孙老师,求你了!”

刘静说着就要起来,奈何刚刚一动头更加的痛了,整个人都往一个方向偏过去,还好孙磊眼疾手快,把她扶起来,顺道吃了几个豆腐。

嘴里还歉意道:“啊?不好意思,刚刚急着扶你,结果没想到。”

刘静整个人都娇羞了,刚才情况紧急,孙磊为了扶住她,竟然碰到了她的酥胸,那里是她的敏感地带,这让她忍不住低声呻吟。

声音一出,脸蛋更加红了。

整个身上都软趴趴的倒在他的怀里。

“没事,孙老师,你帮帮我可以吗?”刘静说着竟然睁开了眼睛,只是水光潋滟的,让人看起来忍不住立刻就软下身来,合她的意思。

孙磊面露为难,实则心里兴奋极了。

“我真的很不舒服……”

刘静声音轻得几近呢喃。

孙磊才说:“好吧……”

实则,他迫不及待的把手放在了她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按摩着,刘静只觉得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了,特别是孙磊的手指还有一些冰凉。

刺激得浑身燥热。

随着刘静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孙磊的手指顺着耳垂,埋于她的颈肩,摸着她滑腻腻的皮肤,恰如上好的绸缎,手感极好。

“嗯哼……”

“舒服吗?”

女孩子特有的气息弥漫在孙磊的鼻息间,孙磊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手顺着额角,不受控制地落在刘静的脖子上,纤细的脖子上线条分布优美。

“谢谢你,孙老师,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刘静舒服地闭上眼,睫毛微微颤抖着脸颊上浮动出一股奇怪的色彩。

“没什么。好在你没事就好。”孙磊慌忙收回手,假装看着手表。

“小静,孙老师?”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俩人回头一看,是刘敏。

刘敏很惊讶之前明明是刘静送孙磊回去,怎么现在孙磊又和刘静回来了?

心里奇怪她丢掉自己带出来的垃圾迎上去:“孙老师,你怎么又回来了?小静,你不是送孙老师回去的嘛?”

“是,”孙磊连忙解释:“这丫头送我回去了,但我之后发现有人跟踪对刘静,我不放心跟着她回来。现在你来了我就回去了。”

“没事吧?”刘敏听完经过,赶忙拉住刘静左右查看,发现刘静只是神色微微苍白后稍微放下心来,再听见后半句忙道:“金宇呢?我让金宇去接刘静回来的啊?”

孙磊一怔:“没见,是不是没遇上。时间不早了,刘小姐,我先回去了。”

刘敏今天闹这么大,现在面对孙磊确实有点儿尴尬,于是干巴巴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刘静还在难受,所以也没和孙磊道别。刘敏目送孙磊离开之后,扶住刘静进了屋子。

“我让你姐夫去接你了?你没看见吗?”刘敏端水过来给小妹,抱着胳膊坐下来。

“姐夫去接我?我在楼下没看见啊?”休息了好久,刘静觉得自己的头稍微轻松点,听见姐姐说姐夫去接自己,她忍不住道。

怎么会呢?

刘敏沉默了,她担心刘静送孙磊回去一个人路上不安全,特意让金宇去路口侯着,难得金宇第一次乖乖按她说的办,怎么会没接到?

而此刻,孙磊楼下,草坪的灌木丛里一阵响动,一个头从其中钻了出来左右看看没人,这人走出灌木丛,嘴里不住骂咧:“妈的,没想到被孙磊这货给坏了好事。该死的老小子,一定和那贱娘们有一腿!不过,话说刘静这丫头看着没什么劲儿,霍,力气也不小看把我给挠的。”

眼前浑身是泥灰的,正是找不到人的金宇。

金宇不住在草丛里兜圈,埋头找着什么。

“奇怪,掉哪儿了?刚刚不是就在这里的?”金宇焦急地咕唸,恨不得变成狗去嗅。

刘敏让他跟着刘静接他回来,金宇本来是想借机找到孙磊的住处,然后调查这个姓孙的和自己家里的骚货有什么关系,结果看见刘静和孙磊眉来眼去的搞不清楚,金宇有点儿气愤这孙磊一个糟瓜,怎么连刘静都对他刮目几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