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滋噗滋乖腿张大一点/老师上课颤抖 嗯

年轻的时候,我和苏晚睛的爸爸一起捞偏门,赚了不少快钱,但最后苏晚睛的爸爸却卷了所有的钱跑路,还顺手把我给举报了。

我因为涉案数额巨大,被送进去关了二十几年,直到前些年才放出来。

从监狱出来,我已经快五十岁了,千方百计打探老仇人的消息,才知道他成了家,还生了一个女儿,就是苏晚睛。

我报仇的第一步,就是先办了她。

幸好我当初买了不少房子,最后基本都拆迁了,赔偿了很多钱,还在江夏大学城赔了我一栋楼。

我就在这里做起了房东,并且特意为了苏晩睛将房租降低,她便在我这里租了房子。

就在我思考方案的时候,我突然接到苏晚睛的电话,想让我送回家。

看到苏晚睛那美艳的容貌与完美的身材,我就心跳加速。

虽然羽绒服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依旧能看得出,她身材格外高挑、纤瘦,而胸前的鼓鼓囊囊,更是能看出她发育的极好。

我看到她这曼妙的身姿之后,脑海里不禁展开幻想……

我的车里暖气开的很足,苏晚睛一进来就觉得燥热,忍不住把羽绒服脱了下来抱在怀里。

我刚好钻进车,看她抱着羽绒服,便笑着说:“晚睛,给我吧,我给你放到后排座去。”

苏晚睛也觉得热,便点了点头,甜甜一笑,道:“谢谢啦,李房东。”

“客气啥。”我笑着接过羽绒服。

突然发现,苏晚睛里面居然只穿了白色薄毛衣,那毛衣超薄,她胸前那对丰满傲然挺立着,看得我心跳加速。

甚至还能够透过薄薄的针织衫,看到苏晚睛那更美丽的风景!

隔着针织衫略微粗大的线孔,我虽然看不清全貌,但也能看到那诱人的东西……

苏晚睛竟然没穿里衣!哼,表面看着清纯,其实这么开放!

其实是因为这几天都是阴天,苏晩睛的里衣没干,她想着反正隔着羽绒服,谁也看不到自己里面什么样,干脆就先不穿里衣了。

可万万没想到,车内的暖气太足,她又忘记了这茬,直接把羽绒服脱了……

我看着她那一对若隐若现的丰满,恨不得把她死死压在身下,把她那对丰满攥在手心里狠狠揉捏。

可是现在,我也只能暂时先克制住强烈的冲动,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开车,一边不停的偷瞄苏晚睛。

我觉得,照这么下去,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在半道上找个机会就把苏晚睛给办了!

等把车上了高速之后,我就开始试探起苏晩睛:“晩睛啊,好不容易放个假,你爸妈肯定做了不少好菜等着你吧?”

听完我的话语之后苏晩睛情绪就变得低落起来,轻声道:“我妈几年前去……”

“啊!”没想到当年和苏国庆一起追求的她居然去了,立马道歉:“抱歉啊,叔不是故意的。”

苏晩睛看着我这惊讶的表情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没关系,我都想开了。”

我想打探一下,苏晩睛家里现在都有谁,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到她家里下手是最好不过的。

于是我继续试探道:“那你父亲呢?”

苏晩睛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回答道:“我爸爸出差去了,家里就剩我后妈在家里。”

我听到她居然有后妈我好奇的问:“你后妈多大了?”

苏晩睛说:“差不多二十八岁,对我挺不错的,就像姐姐一样细心照顾我。”

我不禁暗喜,居然只有十八的女儿和二十八岁的小老婆,难道这是上天给我一个复仇的机会吗?不但能拱了他的白菜还能给他戴绿帽子。

虽然我没看过苏晩睛的后妈,但是以苏国庆年轻的时候的表现来看,肯定是娶很漂亮!

我放弃了半道上动手的想法,想去她家一箭双雕,不过我还是控制不住偷瞄苏晩睛。

苏晩睛突然发现我不断的偷瞄她,心中产生好奇,于是顺着我的目光低头一看,俏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自己怎么忘了没穿里衣的事儿了……

苏晩睛脸色羞红,自己都能透过这薄薄的一层看到里面……

“晩睛,你坐好还是我来吧!”

我看到苏晩睛想去拿衣服,故意抢在她前面,出言阻拦道。

说完之后,就抢在苏晩睛前面把衣服抓在手里。

我还特意将手臂朝苏晩睛那边挤,正好撞在苏晩睛的饱满之处,手臂上立马传来了柔软又有弹性的感觉。

此时苏晩睛觉得从丰满之地向全身传递一种酥麻的感觉,立即往后撤,可我怎么可能让她逃走,直接一打方向盘,使得她直接扑倒在我这里。

我手臂上清晰的感觉到有两团柔软在自己的胳膊上变形,挤压,那久违的舒畅感,使得我那里的妖物立马有了反应,我急忙靠向一边停车,一边稳住苏晩睛的身体。

“晩睛,快坐好啊,这可是高速啊!”

我表面上安抚她,其实暗中向她的柔软之地进攻,我突然抓住一只柔软,然后开始揉搓。

苏晩睛从刚刚的惊慌失措中清醒过来,突然意识到我的手掌居然盖在了她的饱满上。

这种从未有过的奇特舒适感使得她轻轻打颤抖一下,脸色瞬间变得羞红,而且她自己的内心还似乎有些不知名的快感。

我发现苏晩睛似乎回神之后,就在她要闪躲的前一秒将手拿开。

随后,我嘴里一本正经的说:“晩睛啊,我这车好像抛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走了。”

苏晩睛本以为我是故意的,但听我这么说,善良的内心立刻选择了相信我的说辞,急忙问道:“不能走了吗?”

“大概不能走了啊,不过这里离你家也不远要不让你后妈来接一下?”

苏晩睛急忙将羽绒服抱在胸前、挡住自己的上身,心里却在回想刚才李四捏到自己上身那一刻的感觉。

她觉得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

苏晩睛的后妈很快就来了,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个大美女,虽然比苏晩睛略逊一筹,但是她身上有一种苏晩睛不具备的成熟气息。

那漂亮的脸蛋使我有点看呆了,瓜子脸配上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大眼,我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欲求不满,而且这个女人给我一张似曾相识的感觉,总感觉我们在哪里见过。

赵舒兰看到李四之后也愣住了!

她的思绪飘回到一年的一天,自己因为丈夫经常出差而外出散心,可没想到却遇上了几个小混混,自己被那几个小混混按到地上,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件撕开,就在自己要被侵犯的时候,就是他路见不平,拿起地上的板砖,将几个小混混全部打伤,随后将自己的衣服给了自己,护送自己离开。

苏晩睛看着痴呆的赵舒兰笑着说:“舒兰姐,你这是怎么了?”

赵舒兰这才回过神来问苏晩睛:“晩睛啊,这位是?”

苏晩睛笑着说:“舒兰姐,这是我的房东,他人可好了,大学城旁边有栋楼,低价租给大学生,我们都叫他李叔,今天让他送我回来,可惜他车好像坏了。”

赵舒兰轻轻点了点头,看到我的这幅模样,便明白当年救自己的英雄已经忘记自己,可即便如此自己也要报答他。

赵舒兰只能客气的对我道了声谢,然后将我们拖回了家。

到她家之后,突然外面下起了暴雨,这时赵舒兰见此情形就借机将我留了下来。

我也心中狂喜,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

苏晩睛忍不住向我搭话。

“李大哥,今年多少岁了啊?做什么工作啊?你……”

“呵呵,我就是个无业游民,你丈夫苏国庆他情况怎么样?他现在……”

“呵呵,今天正好保姆不在,就让李大哥尝尝我的手艺。”

“哈哈,好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大概半小时之后,四菜一汤就到了餐桌上,中国人的天性就是在饭桌上聊天,我们的话题从事业到了青春,说着说着我的筷子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我俯下去拣筷子时,却发现筷子居然掉到了赵舒兰脚下,屈身过去,可无意间居然看到了她那黑色的蕾丝小裤裤…

酒壮怂人胆,何况我不是怂人。

看到如此美景,我拿起筷子的时候“一不小心”的轻轻碰到了她。

发生赵舒兰并没有异样后,我想要继续,就听到苏晩睛的喊声。

“李叔,你喝醉了吗?捡个筷子这么久吗?”

我听后急忙起身,辩解道:“人老了,没看清楚啊。”

突然苏晩睛接到了小姐妹的电话,然后就火急火燎的出门了。

吃完饭后的赵舒兰提出自己先去洗澡失陪一下。

我只能乖乖的坐在客厅之中。

打开电视看了一会,正无聊着,我想着能不能去偷看一下少妇洗澡的美景。

正在此时,赵舒兰就在浴室里呼喊我:“李大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吓了一跳,急忙缩回去,同时回应道。

“妹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赵舒兰听到我的回应之后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在浴室里摔倒了,起不来了,麻烦你进来扶我一下,门没锁。”

我听到后,心里有些兴奋,赶紧推门进入浴室。

我一推开卫生间的门,便看到赵舒兰坐在地上,并拢着双腿,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柔软,一脸害羞的看着我。

虽然赵舒兰已经将身上关键的点都遮掩住了,但她那无与伦比的美貌、完美无瑕的皮肤以及性感火爆的身材,还有这半遮半露的魅惑姿态使得我着迷。

可是我还是很快便回过神来,急忙上前焦急的问道:“妹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赵舒兰红着脸说:“我想洗澡,可是地上太滑了,导致我摔倒了,这尾椎骨好像受伤了,一直起不来,麻烦李大哥扶我去床上休息吧。”

我看到旁白的干净的浴巾,立马拿过搭在了赵舒兰的身上,随后伸出手去,架起她如藕般白嫩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将她搀扶了起来。

感受到她那美妙的触感,马上我的身下就起了反应。

赵舒兰无意之间向我那里看了一眼,眼神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立刻把脸扭到了一边,羞臊的不再看我。

我察觉到赵舒兰的表情有些异常,好奇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撑起大片,随后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扶着赵舒兰说:“妹子,你慢着点,小心地滑啊。”

赵舒兰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嗯咛一声没有说话,而我这时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看,低头时忽然发现洗漱台下面居然露出一截奇怪的东西,还有一瓶透明色的液体。

我因为是什么洗发露什么的,便直接捡了起来。

赵舒兰发现我要捡那两件东西的时候,感觉劝阻道:“李大哥,别捡啊。”

可是她还是说晚了,我已经拿起了那个东西,这东西可把我吓了一跳,这居然是那种玩具。

另一瓶上居然是那种液体,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样东西肯定是配套使用的。

我估计,赵舒兰应该是洗澡的时候有了那方面的想法,然后想要去用这两件东西,结果就滑倒了。

我一想到赵舒兰准备那这个安慰自己,我就忍不住血脉喷张,看来苏国庆喂不饱自己的老婆,自己得手的机会很大。

赵舒兰今年也才28岁,但是老公已经也快五十了,而且自己的老公有钱,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节制,以至于跟她结婚之后,男女之事一直都是有心无力,平均一个月下来还和自己不过一两次,而且每次时间都短,大概只有一两分钟就不行了。

可是这对于赵舒兰来说,她正值身体需求最旺盛的年纪,而且长期得不到满足的她,心里自然压抑的渴望格外强烈,可是自己的老公占有欲特别强,甚至于赵舒兰平时都不敢和其他陌生男人说话,更没有出轨的可能性。

而今天自己居然能见到救自己与水火之中的英雄,他还是那么的强壮,使得自己刚刚洗澡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到和他……

虽然赵舒兰自己清楚,自己这种疯狂的想法是违背妇道的,但是如果不是李四救了自己,自己可就被糟蹋了,反正苏国庆那玩意是那样的没用,还不如把自己给他,她已经无法抑制这种想法……

赵舒兰发现我还在发呆,俏脸羞红的说:“李大哥,愣着干什么啊,赶紧扶我去床上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点头,说:“行,妹子,我这就扶你过去。”

说着,我赶紧把那玩意又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洗漱台的底部。

赵舒兰看到之后那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李大哥,麻烦你扶我去床上吧。”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到了床边,赵舒兰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行了李大哥,你先出去吧。”

我想到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啊,于是说:“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毕竟这要是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的。”

赵舒兰立马惊恐的问:“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我认真的说:“我以前和一个老中医学过这些,自然是清楚,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百度。。”

赵舒兰急忙问我:“那麻烦李大哥能给我推拿推拿吧,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去医院啊。”

我当即答应下来,道:“行,你趴到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然后我走到赵舒兰的旁边。

看着赵舒兰这完美的臀部曲线,我暗自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妹子,要不你把睡袍掀起来,然后露出尾椎骨,这样我也好推拿的时候方便一点。”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情紧张,害怕她会因为矜持而拒绝我,毕竟如果把裙摆撩开,她的臀,恐怕都要被我看光了。

赵舒兰听到我这话,思索片刻,还是矜持的婉拒了:“李大哥,你还是隔着衣服给我按吧,毕竟我现在还是太害羞了。”

看到她这幅模样治好,我说:“行吧,妹子,等下我就这么给你按,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嗯嗯。”赵舒兰神色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

在得到赵舒兰许可后,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后,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小心翼翼的开始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是学过,在监狱的时候那些犯人有什么错位都是来找我的,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赵舒兰:“妹子,你感觉怎么样啊?”

“嗯啊……”赵舒兰发出长长的一声低吟,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我笑着说:“我当初和老中医学的时候可认真了,到今天才发现,幸亏当初学了点本事,不然我现在就帮不上忙了。”

赵舒兰一边享受,一边笑着说:“李大哥没想到你嘴巴还挺甜啊。”

我嘿嘿一笑,认真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看到赵舒兰的皮肤都开始微微变红之后,知道她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便乘胜追击道:“妹子,我怕你摔的不止是尾椎骨啊,要不周围也帮你推拿一下?”

赵舒兰点点头,声音格外享受的说:“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只想闭着眼睛好好享受一下。”

“好嘞!你就放心享受吧!”

发现赵舒兰居然没有反对之后,我立刻就变得大胆起来,双手从她的尾椎骨处开始向周围扩散。

从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然后攀爬到那饱满紧实的臀。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而赵舒兰也越来越沉浸其中。

到她这样都没有指责我,心里难免变得冲动起来,脑子里一个声音对我说,她现在已经动情,要不试试看吧,搞不好赵舒兰就在等着你迈出这一步呢!

我的心里越想越疯狂,然后我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起来。

“嗯……”赵舒兰突然发出一声勾人魂魄的娇喘,我能感觉到她正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声音。

我现在心里紧张极了,我害怕她这时候会骂我,或者打我,甚至会报警,那就证明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不敢更进一步。

可要是她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默许了我的行为,我就可以做更进一步的事情了。

一分钟过去了,我没有再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一直在等着赵舒兰的反应,没想到,赵舒兰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我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这时,赵舒兰用蚊子般的声音开口说:“李大哥,你刚才按的我好舒服,继续按那里吧,我还想要。”

她的意思难道是说刚才我摸到的那里。

天呐!这是不是一种暗示啊。

我的心顿时激动无比,手指捏起赵舒兰的睡裙,就想将它整个掀起来。

赞 (0)